特朗普的百日成績單(內政篇):兩大挫折與四個難題

特朗普的百日成績單(內政篇):兩大挫折與四個難題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總的來說,特朗普在頭一百天基本守住承諾,嘗試去做大部分承諾中的事,但限於執政能力有限、民主黨反對、以及承諾本身不靠譜等原因,有的已經註定行不通,有的還面臨很大的障礙。美國政壇角力還在持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四月二十九日是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一百天。通常,美國把新總統上台後的一百天,視為新總統的蜜月期,也以頭一百天的表現作為新總統的成績單。特朗普上台後就沒有蜜月期,對媒體聚焦於一百天成績單,他也貶低為「荒謬的標準」。雖說如此,臨近一百天,在外交與內政上,他卻動作多多;又抱怨無論自己做得如何出色,媒體都會貶低自己。這顯示了他其實還是蠻看重這份成績單。本篇總結一下特朗普的內政問題。

雖然自由派媒體經常說特朗普「違反了競選承諾」,但不可否認,特朗普在這一百天內確實嘗試過落實競選中的大部分承諾。在執政初期,他頻繁地通過總統政令,積極推行新政。當中很多政令都是在競選期間,特別是10月22日的「蓋茲堡演說」(Gettysburg Address)中作出的承諾。

最重要的是:退出TPP,恢復北達州與南達州的輸油管計劃,減少對開發傳統化石能源的限制,廢除奧巴馬(Barack Obama)的「廁所平權」計劃,取消對「庇護城市」的聯邦撥款,加緊遣返非法移民,縮緊H1B工作簽證,委任保守派的最高法院大法官等。他還如願廢除了奧巴馬時期的一些其他行政法令,把美國「回撥」到奧巴馬上任前。另外,他任命的絕大部分內閣成員,大都符合美國共和黨保守派的意願,也符合當初的承諾。可以說,在很多方向性的問題上,他確實說到做到。

但在兩個重要的問題上,特朗普卻遇到了重大挫折,嚴重影響他的成果。

第一是「入境限制令」

特朗普在一月底第一次倉促推出該政令時就引發無比的混亂,前線工作人員與旅客都不知所措,最後在一片批評中被屬於第九巡迴法院管轄的華盛頓州的聯邦法官裁決暫停執行。在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上任後,重新仔細修訂過,再第二次推出。如果說第一次推出時被禁,確實是高級策略顧問班農(Steve Bannon)「瞎搞」而導致問題多多的話,那麼再修改了絕大部分明顯不合理的條文,仍遭到同屬第九巡迴法院管轄的夏威夷聯邦法官判決的暫停執行,只能認為是民主黨支持的自由派法官故意刁難了。

不出意外的話,案件將會在最高法院進行裁決,新上任的戈薩奇(Neil Gorsuch)填補了史卡利亞(Antonin Scalia)的空缺,在九個大法官中,維持了四個保守派、四個自由派、一個中間派的比例。誰勝誰負難以預料。此事充分說明了在美國這種三權分立、聯邦與地方分權、兩黨互相攻訐的三重制衡機制下,推行法令殊為不易。特朗普則威脅要把第九巡迴法區分為較小的區域

第二就是推翻奧巴馬醫保法案

此事令特朗普顏面大失。如果說「入境限制令」是民主黨搞鬼的話,那麼醫保法一役,完全是特朗普與共和黨自己的問題。因為共和黨叫嚷著要推翻奧巴馬醫保法案,已有八年之久,沒想到一直沒有一個成熟的方案。到了天時地利人和,共和黨全面執政,能推翻法案的時候,竟然連共和黨自己的議員都無法達成統一意見。

議長萊恩(Paul Ryan)代表的主流派提出「廢除同時推出新法案替代」(repeal and replace),但搞出的替代版本卻只是「奧巴馬醫保2.0」。最後因為「自由黨團」 二十多票,堅持直接廢除法案,主流派方案因此流產。特朗普對「自由黨團」議員毫無辦法,也不主動拉攏民主黨的議員,其「善於談判」的神話被戳破。難怪此役失敗之後,特朗普的支持率一直下降。

RTS149D2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其他幾個重要的根本性的問題上,特朗普給出了方向性的措施,但以後是否能實現,還面對非常大的困難,殊不樂觀。

首先是美墨邊境的建牆問題

競選時,特朗普要墨西哥付錢建牆是他的標誌性的語言。上任後不久,他就簽發命令要求建牆。但是口說建牆容易,實際上建牆需要龐大的資金卻毫無著落。墨西哥總統涅托擺明不可能付這筆錢,特朗普施壓也無濟於事。於是只能退而求其次,要國會「預支」,再讓墨西哥通過某種方式「償還」。但國會撥款遲遲無法得到支持。所以,他的這道行政命令至今仍只有姿態性的作用。

事實上,現在美國國內反對建牆的聲音越來越大。德克薩斯州最近的一個民調顯示,超過60%的德州人反對建牆。在邊境附近居住的德州人對建牆更是反感,因為牆不是正好沿著美墨邊境建造的,而是在邊境線以內幾十公里。這樣不可避免會把一些人和土地「圈在」牆與墨西哥邊境之間的窄長地帶,他們生活在美國,卻會被大門關在「美國牆」外。現在政府已經放出風聲,牆還是要建,但不會整條邊境都建,只會在「重要地方」建,而撥款問題還懸而未決。

其次是稅制改革問題

特朗普要全面徵收入境調節稅,而總統權力只能向特定商品徵收不超過半年的稅。要完成特朗普的宏偉計劃,就要改革稅制。於是接下來,財政部就要推出一個稅制的改革方案,減少國內企業的稅率,以徵收入境調節稅彌補這部分的損失。這樣做,理論上說確實可以增加國內企業的競爭力,但實際上又面對很多困難。

首先,改革幅度太大,牽涉太多,難以按照現在的設想令國會通過。其次,美國製造業生產已經高度全球化,即便在國內的製造業也高度依賴外國零部件,因此新稅制運行初期,很多公司的生產成本會大幅上升,經媒體計算,而受影響最大的地區,就是支持特朗普的地區。最後,美國全面徵收邊境調節稅,很大機會引發外國引用WTO條款的訴訟,美國敗訴機會不小。美國是否能承受拋開國際條約的後果,難以估計。

4月26日,趕在百日之前,財長梅努欽(Steven Mnuchin)公布了這份「史上最大幅度的減稅計劃」。但隨即被自由派抨擊偏幫富人:高收入者稅率降低、股票得益稅降低、免除房產稅。最大的問題是,一直揚言的邊境調節稅不見蹤影,梅努欽強調,邊境調節稅會被進一步討論。顯然,如果沒有邊境調節稅的補償的話,這份稅制改革只會大幅增加政府赤字。稅制的鬥爭還會一直持續。

第三是財政預算案

特朗普在競選時一再強調強軍,加強國土安全,加強老兵福利。於是他在3月份提出堪稱史上改動最大的財政預算案:大幅增加軍費、國土安全費與老兵事務費用。但這必須以大幅減少環境、農業、勞工、社會福利、教育、住房、交通、科學、醫療等民生方面的投入,以及大幅減少外交活動費用為代價。一些部門的減幅高達三成左右。

預算案一出就怨聲載道。這份預算案不可能原樣通過,但其發佈已經在美國製造了不少混亂,製造了一片躁動的氛圍。比如不少有賴聯邦撥款的科研單位的經費申請被停止審批。在剛過去的星期六,首都華盛頓破天荒地有科學家大遊行,反對特朗普政府輕視科學,這在科學大國美國真是難得的奇觀。有民主黨人已經提出不惜讓聯邦政府停擺也要反對預算案。

第四是遣返移民問題

特朗普在競選時聲稱要遣返1,100萬非法移民。但聯邦在這個問題上能力有限,在主要的非法移民聚居城市都被宣布為「庇護城市」,即城市警察不能把執法中抓到的非法移民移送給聯邦警察。聯邦警察直接受司法部管轄,可以執行司法部的命令,但人數太少。司法部長塞申斯上任後搞過幾次突擊抓捕,有一定效果,但與龐大的移民人數相比杯水車薪。特朗普威脅中止給「庇護城市」的撥款,希望施加壓力讓它們放棄庇護政策。雖然有的城市響應,但更多的庇護城市位於民主黨州內,州又給這些城市撥款,與特朗普「對著幹」。聯邦法官又判決特朗普的停止撥款令違憲,又會有一輪新的司法鬥爭。

此外,對從小在美國長大的非法移民,媒體稱「夢想者」又面臨更大的問題。原因是2012年國會已經通過法案暫緩遣返夢想者。特朗普要遣返他們,又要打一場國會攻堅戰。夢想者因在美國長大,遣返原國反而生活成為問題,因此社會普遍同情。這樣特朗普也不得不在這個問題上轉變態度,在最近的《華爾街日報》訪問中宣布不積極尋求遣返夢想者了。

總的來說,特朗普在頭一百天基本守住承諾,嘗試去做大部分承諾中的事,但限於執政能力有限、民主黨反對、以及承諾本身不靠譜等原因,有的已經註定行不通,有的還面臨很大的障礙。美國政壇角力還在持續。

相開放章: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