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好嗎?歐洲國家努力降低貧富差距,安倍帶領下的日本還在拼經濟

這樣好嗎?歐洲國家努力降低貧富差距,安倍帶領下的日本還在拼經濟
Photo Credit:wikipedi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惡化其未來所需目標市場的國際關係、大漲消費稅,安倍的經濟政策會帶日本走向何方?

作者:The Japan Times編輯群|翻譯:蔣昀修

突破外交困境,日本再起的契機?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OECD)的首席經濟學家玉木林太郎(Rintaro Tamaki),近日發表的談話值得全日本的經濟學家以及決策者洗耳恭聽。就他的觀察,日本仍將經濟政策的重點放在強化成長,但反觀歐洲國家最近的施政趨勢卻是努力降低貧富差距。

在今年六月東京舉辦的演講中,玉木林太郎根據一份有關OECD未來走向以及全球經濟發展的報導資料,指出新興經濟體的成長速率將在這幾年逐漸平緩至已開發經濟體的水準。所有已開發國家—包括日本在內—的經濟擴張都有其極限,而大部分的國家早已越過這道門檻。

這意味著:在持續追求經濟成長同時亦將不可避免地製造收入差距,但長期累積下來,收入差距造成的經濟不穩定將更加顯著。就OECD經濟學家的了解,各國為消減收入不平等所付出的種種努力,對於穩定經濟有長期的正面效果,歐洲國家已領悟了這點,並且正努力實行,反觀日本卻不怎麼在意收入平等的重要性。

玉木林太郎同時也點出,全球經濟在未來對彼此的依賴將會與日俱增。因此,日本應該聚焦在建立更加穩健的貿易關係上,尤其是與鄰近亞洲國家的貿易往來。因新興經濟體在未來將持續崛起,日本應該聚焦在如何從中獲利,而非與潛在的合作夥伴疏遠。但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政策和發言卻反其道而行,不斷惡化日本與其未來所需目標市場的國際關係。

就現狀看來,日本經濟有一大部分端賴經濟活動的增值產業,如成熟的服務業以及高技術的製造業,而這些產業在未來都是世界經濟活力的重要支柱。

日本在未來50年間有可能成功扮演改變全球經濟樣貌的重要角色,但前提是得先顧及國內勞動力的教育水平,以及保障社會相對平等,才能為先進產業(advanced economic sectors)立下基石。

日本同時需要胸懷遠見,才能了解經濟活動的本質即是不斷地演進。這代表著,因技能的汰換速率比以往都來得快,在職勞工仍需受訓習得新技能。業者和政府必須明白,為了適應瞬息萬變的環境,它們得時時保持創新與彈性。

不幸的是,安倍晉三絕大部分的政策都過於落伍,反覆利用通貨膨脹,試圖重啟經濟,僅造成經濟暫時性的小幅成長。

但這些小幅成長就長遠看來不過是杯水車薪,而改善教育水準、收入平等,以及與其他經濟體的關係才是對日本經濟有益的作法。OECD首席經濟學家玉木林太郎的一席話,或許能夠敲醒日本政府的春秋大夢。

Photo Credit:wikipedia

圖為安倍晉三2013年訪問美國華府。Photo Credit:wikipedia

消費者支出減少:日本經濟令人憂心的訊號

在消費稅增加後,接續著上一季的大幅成長,日本經濟在四至六月成緊縮狀態,而這項結果並不出眾人預料之外。但日本決策者仍不應把七至九月經濟的強勢反彈視為理所當然,畢竟在消費者支出的衰退伴隨因日幣下跌而上漲的稅率及物價,會造成大眾可支配收入的淨損。

日本四至六月的國內生產總值(GDP)與去年同期成長百分之6.1相較之下實值下跌百分之6.8,而今年四至六月在311大地震後GDP的下跌,是日本經濟最劇烈的一次。

由於消費者搶在四月消費稅升至百分之3前大量消費,造成GDP於一至三月急遽成長,而學界也普遍認為經濟將在下一季衰退。

現在大家的疑問是:日本經濟在四至六月不理想的表現,是否只是為了未來數月的穩定復原而暫時出現的挫跌?

其中一項令人擔憂的指標是消費者的購買力下跌百分之5,而光是消費者支出就佔了日本GDP近六成左右。汽車或電子用品等耐用消費品的銷售慘跌,導致七季以來個人消費出的首次下跌。這次的跌幅遠大於上次在1997年四月提升消費稅百分之3.5後,該年同期的結果,可說是日本自1994年開始有金融參照紀錄以來,最慘烈的一次。

這次的癥結在於,日幣走弱加上昂貴的進口能源(可參考日本擬重啟核電一文,文中倒數第二段)導致物價升高,儘管薪資因主要企業獲利增加而上漲,但大眾的淨所得仍下跌。近年來,受薪雇員的淨所得頻頻下跌,自四月以來更連續三個月有百分之3的跌幅。

沒錯,職缺與求職者的比例來在六月來到22年新高的1.10,隨著經濟在安倍內閣的政策下好轉,就業市場也改善了不少。但企業卻持續聘雇非正式雇員,如兼職員工等,緩解人力需求,導致新聘正職員工的比率持續低迷。

8069179200_efba8eb1be_h

大阪市區。Photo Credit:Luke Ma CC BY 2.0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經濟政策在幫助大型企業的表現上有很大的成效—這樣的政策規劃,或許是基於相信大型企業的獲利,能轉換為替雇員加薪,並讓整個經濟體系同樣受惠。自安倍回歸首相職位後,日本央行大規模的貨幣操作已導致日幣對美元匯率驟降,以及長期表現疲弱的股價迅速回升等影響。在17年來首次消費稅調漲後,安倍內閣也推動企業稅率減免,同時預期在2015財政年度時,開始大幅減低企業有效稅率。

日本許多頂尖企業在去年都因日幣貶值而深受其益,包括出口導向的製造業者也在獲利之中,但從其他角度看來,日圓貶值卻也造成進口產品用高漲,會嚴重增加家庭及中小企業的負擔。

日本政府需仔細研判消費者支出的驟降所代表的意義:是否只是一至三月消費熱潮的暫時後遺症,抑或是安倍內閣的政策失誤?最後,如果必要的話,得採取適當的補救措施。

本文獲The Japan Times授權刊登,原文請見:A better goal for Japan’s economy(7.19.2014)Worrying economic signs(8.15.2014)

你有最想看什麼主題的國際媒體報導嗎?快來關鍵論壇告訴我們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