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產會破解婦聯會六大財源:不只「勞軍捐」,還有無數國家稅捐流入

黨產會破解婦聯會六大財源:不只「勞軍捐」,還有無數國家稅捐流入
Photo Credit: 財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婦聯會到底多有錢?在黨產會不斷溯源下,資產拼圖已接近完成;接下來就要認定婦聯會 是不是國民黨的附隨組織?4月27日的聽證會,將釐清這項難解的歷史問題。

文:馬牧原|財訊雙週刊 第527期

全台灣資產最龐大的婦女團體「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因民進黨執政「討黨產」再度躍上媒體版面。面對黨產會來勢洶洶追查,婦聯會二月罕見發表聲明,強調「婦聯會不是任何政黨的附隨組織」,還表示願捐出總資產三百八十一億元的一百六十億元給國家做長照。首度將其驚人財力攤在陽光下,但卻讓外界更加質疑,婦聯會作為一個民間團體,如何累積數百億元資產?婦聯會究竟是不是國民黨附隨組織?黨產會4月27日舉辦聽證會,釐清這項難解的歷史問題。

婦聯會於1950年由當時第一夫人蔣宋美齡創立,組織歷史逾半世紀,資產卻從不公開。2007年,婦聯會首度被民進黨政府成立的黨產處理小組盯上,列為國民黨附隨組織之一,黨產小組並首次揭露婦聯會自1955年起,整整收了34年的「勞軍捐」,金額還可能高達九百多億元。但對婦聯會的追查,隨著國民黨2008年重返執政戛然而止。

四大財源來自國家稅收
成立60年 資產從未公開

去年顧立雄接下黨產會主委後,黨產會終於有了新突破,發現除扁政府時期揭露的「勞軍捐」之外,婦聯會早期還有「防衛捐」「影劇票附捐」「棉紗附捐」「國民黨代領轉發款項」「政府機關補捐助」等共六大財源,且前四項財源竟都來自國家稅收。可以說,婦聯會的成立與運作,幾乎是靠國家資源的挹注來維繫。

據黨產會調查,婦聯會早期得以收取影票附捐、棉紗附捐等國家稅捐,正是來自蔣宋美齡1956年時對興建軍眷住宅的號召。婦聯會當時為募款四千萬元,除了前述財源,還計畫向政府機關與公營事業募集一千萬元,中央及省各負擔五百萬元,民營工商團體八百萬元,個人勸募兩百萬元等。

為此,台灣省臨時省議會1956年通過相關辦法,民眾在電影院所購買的電影票,將以影院所在地區及電影院等級來區分,課予新台幣兩角、五角或一元不等的金額給與婦聯會。

美援棉紗進口時,對進口貿易的貿易商與紡織商課徵的「棉紗附捐」也進到婦聯會口袋。婦聯會收了多少、多久?恐怕除了婦聯會之外,無人可得知。但能確定的是,當時國家可說傾力滿足婦聯會的經濟需求,到了全民總動員的地步。

婦聯會附屬組織身價驚人
振興醫院就是房產大戶

針對較為人所知的勞軍捐,據悉,黨產會日前已向與勞軍捐相關的「軍友社」徵詢資料,發現軍友社在1955年至1989年間,一共收了一百二十億元勞軍捐,當時收取勞軍捐的比例為,婦聯會三分之二,軍友社三分之一。

黨產會並函詢中央銀行查閱相關外匯資料,以年度進口結匯金額估算勞軍捐金額約為九百六十五億餘元,如加計通貨膨脹,金額約為兩千一百三十九億餘元;如再加計利息,則金額約為一兆四千億元。

至於防衛捐,則是國民政府遷台後,東南軍政長官公署基於沿海防務需求,下令台灣省府施行的臨時附加稅,原是臨時性措施後轉為固定稅收,附徵範圍也涵蓋各主要稅目,供地方軍事、黨政、反共宣傳與勞軍等相關雜支,徵收時間自1950年至1967年止。

根據1957年6月時任行政院主計長龐松舟呈給行政院資料,婦聯會、婦聯會所屬華興育幼院,以及婦聯會舉辦的勞軍活動、婦女訓練活動等,全都是防衛捐補助的對象。值得玩味的是,行政院曾於1957年會議中,對防衛捐用途支配表達意見,明確指出如婦聯會等民眾團體舉辦勞軍由公款補助,「未免名實不副,似應停止。」

婦聯會還有部分財源來自「國民黨代領轉發款項」。當時國防部等政府機關在編列工作項目後,再委託國民黨辦理該項工作,經由政府撥款給國民黨中央委員會後,國民黨再將該筆款項轉發給婦聯會,大筆大筆的政府經費,就這樣透過國民黨做中介交給婦聯會。在層層轉手、一來一往之間,不難看出婦聯會與國民黨、黨國的緊密關係。

婦聯會自稱有三百八十一億元的資產,事實上,婦聯會還有更多巨額資產隱身在旗下的附設組織,包括婦聯聽障文教基金會、婦聯社會福利基金會、國軍暨家屬扶助基金會,及振興醫院、華興學校等,涵蓋醫療、社福、教育三個領域,這些組織雖然都屬於非營利性質的財團法人,但個個身價驚人,還有數筆不動產,如振興醫院就是婦聯系統的不動產大戶。

顧立雄日前在電台接受專訪時,就揭露婦聯會約有現金存款逾三百七十億元,股票兩億多資產,但對婦聯會其他海外分會部分無法完全掌握;此外,婦聯聽障基金會及婦聯社會福利基金會兩者握有的不動產,相加的公告現值就高達八億元,華興育幼院現金資產也有近三十億元。

國民黨 黨產
Photo Credit: 財訊

釐清婦聯會與國民黨關係
黨產會已做足準備

雖然黨產會在調查婦聯會的資產來源有所突破,但要追徵婦聯會這個神祕又非國民黨正式編制內的組織資產,黨產會還得破解「婦聯會受蔣宋美齡掌握,是否等於婦聯會受到國民黨控制」的關鍵問題:婦聯會究竟是國民黨的附隨組織,抑或只是蔣宋美齡與國民黨官夫人的私人團體?

黨產會必須「連結」婦聯會與國民黨關係,進而認定婦聯會就是國民黨附隨組織、財產是不當取得財產等,才是能否追回婦聯會資產的攻防重點。據了解,黨產會對此已準備了「兩大論述」應戰。

前國民黨大掌櫃劉泰英去年接受《財訊》訪問時,曾表示「國民黨管不了婦聯會,連問都不能問」;婦聯會前顧問鄭佩芬也曾說,「婦聯會幹部多是國民黨大老夫人,當時連李登輝都管不到婦聯會!」婦聯會現任主委辜嚴倬雲今年接受媒體訪問更表示,婦聯會絕不可能成為特定政黨的附隨組織,若要說是附隨組織,婦聯會唯一就是「中華民國的附隨組織」。

但黨產會卻有不同思考。首先,黨產會委員指出,在早期「黨國一體」的時代,蔣宋美齡的權力事實上「已高過任何黨職」,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包括總裁蔣中正、總裁夫人蔣宋美齡、總裁接班人蔣經國,不管他們當時是什麼身分,基本上都有這種絕對的權力,這種權力運作的控制模式,「不會因為是某個人控制,其他黨職人員插不上手,這個團體就與黨無關。」

該委員進一步說明,透過某個權力極大的重要人物,或某派系系統進行控制,「也是黨的控制形態之一」,即使該人物沒有黨職,其所控制的團體也會被認定是黨的附隨組織,蔣宋美齡主導的婦聯會,及蔣經國主導的救國團都是如此。

黨產會委員並指出,除了要考量「黨國一體」的特質外,事實上,蔣宋美齡也擁有黨職,長期以來擔任國民黨婦女工作的最高職務。

1934年,蔣中正推行新生活運動設立「新社會運動婦女運動委員會」,蔣宋美齡就擔任指導長;到了1945年9月,蔣宋美齡又擔任國民黨第六屆中執會婦女運動委員會主委;1952年國民黨改造結束後,在次年中央委員會會議中組織了婦女工作會,同時設置婦女工作指導會議,指導長還是蔣宋美齡。

黨產會委員也指出,蔣宋美齡成立婦聯會時,非常堅持婦聯會的副主委、總幹事及十餘名常務理事等主要幹部,一定得由她親自指定,無需以社團法人理監事的選舉方式選出,因此當時婦聯會才會成立為「社會運動機構」,這也足以證明,婦聯會成立時,是受蔣宋美齡一人把持,其餘成員無從置喙。

避免長期爭訟變數
捐款給國家可替雙方解套

「婦女工作指導會議的指導長,直接控制婦聯會,難道不是控制?」黨產會委員認為,若是認為由下級的婦工會等國民黨組織來控制,才叫做國民黨的附隨組織,就變得見樹不見林。

即使黨產會在論述上做足準備,黨產會未來對婦聯會做成收歸國有等相關行政處分後,勢必還得面臨與婦聯會間的長期爭訟。討黨產之路長路漫漫,多少更影響黨產會內部對是否准讓衛福部接受婦聯會一百六十億元捐款的態度。

婦聯會2月表明要捐款後,衛福部立即行文黨產會詢問意見。日前,黨產會終於宣布「捐給國家合於《黨產條例》」,准婦聯會捐款給衛福部,但除了捐給國家以外,其他捐款都不算數。

據悉,黨產會內部對是否接受捐款一事有不同看法。部分委員認為應先經過《黨產條例》正式認定程序後再來處理;也有委員認為,從社會觀感角度,若婦聯會要捐錢給國家或自治團體,可以被接受,且政府追討政黨附隨組織資產,不僅程序繁複,未來官司等變數也很多,若此次准收婦聯會這筆巨額捐款,也等於讓「討黨產」任務提前有具體成績,並無不可。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