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助處理著一件又一件的過勞死個案,他們還是站在崗位上奮鬥著

協助處理著一件又一件的過勞死個案,他們還是站在崗位上奮鬥著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本《過勞之島》加上許多的田野調查,讓《勞動之王》的編劇們在過程中深受感召地發現:身邊還有非常多的人在不同的領域奮進努力,只是為了讓社會變得更好。

文:柯雁心 (《勞動之王》編劇之一)

勞動之王》是一齣取材自《過勞之島》這本書、講述一群在勞提盟的年輕人透過解決一樁樁勞動案件,從中追尋工作與生活的意義,從而找到幸福真義的戲劇。

還記得當初接到這個案子時,我立馬上網訂購了《過勞之島》這本書,書在我預料之外地短短幾個小時,便送達我的手上。還記得打開門發現宅配員送書來時的驚訝:「這麼快?!」只見宅配員風塵僕僕,臉上帶著一絲疲憊地對我笑笑。一想到手上這本《過勞之島》很可能是透過宅配員的過勞而取得,心裡就覺得諷刺又內疚極了。身在這個文明社會生活真的很便利,我享受這份便利,但我忍不住思索——其實我不「需要」這麼便利,尤其如果這份便利是諸多勞工付出血汗而來的話。

整個編寫劇本的過程、在田調許多過勞、勞資糾紛案件的過程裡,就像最初收到書時這般時時陷入思索:當你得知曾有個保全員每個月工時超過288小時,卻申訴無門終至過勞死,而他的葬禮冷冷清清,連一個探望的朋友都沒有,顯見他生前已毫無生活品質可言,人生該有多苦悶絕望;當你得知曾有個盡責的青年工程師服贋責任制,一天工時14到19小時,連車禍都還在家中遠端遙控工作,最終猝死在自家桌前,而公司代表卻說「同樣在加班,就你家兒子會死,別人都不會死」;當你得知曾有公司惡性倒閉,積欠員工薪水、加班費,員工已貧病交迫,日子過不下去,大老闆卻能事不關己坐擁財富……

你有時候會困惑這個社會、制度出了什麼毛病,焦慮自己還能做什麼,更多時候還會自省生活和工作的意義,檢討自己的冷漠與無知。在編這齣劇的過程裡,時時會被這樣的自我質問兜頭一擊,所幸我們也常為採訪的對象所觸動,從他們身上或能看到解答的曙光。

怡翎和有智是我們第一組田調對象。擔任國會助理多年的怡翎,從在立委辦公室時期就接了許多過勞案的陳情,過勞案件樁樁講起來都是血淚,許多經辦案件的當事者都已過勞死,來到辦公室的只剩家屬,哭訴著他們的痛苦懊悔,希望能爭取應有的補償及公道。

大部分的案件資方會隱瞞勞工真正的工時以規避責任,因此怡翎必須仔細查訪蒐證,除了調閱當事人的出入打卡證明、通聯記錄、信件之外,時常還得向同事、公司保全等周邊的人明查暗訪,透過死者遺留下來的蛛絲馬跡,拼湊出這個人生前的生活及工作樣貌。運用推理找出漏洞,從而拿到為他談判的證據,這些證據有時是一張便利商店發票、有時是悠遊卡的紀錄、有時是一段路上的監視錄影……整個過程彷彿警探辦案般耗時費力。

蒐證之後,還要經歷醫療及所屬機關認定裁決,繼而面對和資方一連串的斡旋、談判甚至對簿公堂,一個案子時常糾結多年,耗損諸多人力財力。怡翎年紀輕輕的可真能幹,就這樣帶著當事者家屬與資方或政府單位磨著耗著,直到得到合理的賠償與對待為止。怡翎自嘲自己其實也算過勞了,但案子經常必須打持久戰,她就是不能放手。我聽著,忍不住在心裡為之折服。

類似的感動也發生在採訪台北產業總工會(以下簡稱「北產總」)和桃園產業總工會(以下簡稱「桃產總」)時。當時還在桃產總的林佳瑋也是個年紀輕輕的女生,頭腦清楚,意志堅定,講起話來鏗鏘有力,行事很強悍的感覺。她還在念書時就被找進桃產總,在理事長毛振飛的帶領之下,參與了大大小小的勞運戰役,像國道收費員案華隆關廠工人案亞化勞資爭議等等,累積了豐厚的勞運經驗。前陣子她成為推動華航罷工的推手,是整起抗爭的靈魂人物之一,我看過她在現場對群眾喊話的影像,那番慷慨激昂的言詞、那份站到台前喊話的膽識,讓我佩服不已。

佳瑋曾提起從前剛入行時,爸爸多麼反對,甚至揚言要斷絕父女關係;菜鳥時期也曾在談判時,被資方的老闆罵到哭;參與抗爭現場更時常面臨各種危險,現在不僅已被警方列為黑名單,收到法院通知單更是家常便飯。佳瑋還曾分享過亞化抗爭中她難忘的一段,後來也被我們寫進劇本中——在長期抗爭未果,工會被資方分化,成員漸漸承受不了壓力而萌生退意,連她都曾動搖、質疑自己行事分寸的艱難時期,工會前理事長的遺孀仍不畏壓力,孤身一人捧著理事長遺照,站在工廠前靜佇抗議,不論晴雨風霜,她永遠一臉堅毅不移。

佳瑋深深被這一幕震撼,最終也決定陪著她抗爭到底。而劇中主角英泰和怡晨為了抗議必須採集牛糞、為了堵到資方老闆而假扮記者及花店員工等種種情節,靈感也是來自於她,這些細節信手捻來就十分精彩動人,並且震撼人心。

還有像毛振飛大哥、黃建泰、賀光卍……等勞、工運人士的訪談都十分精彩,但礙於篇幅無法一一詳述。我深感他們的工作必須感性與理性兼具;腦力、勞力和意志力一同密集運作才能勝任,工作性質更是以小搏大,以弱抗強,其艱難不足為外人道也。你問他們為什麼要做這一行,就像北產總的建泰所說:

「你看社會上這些問題就好像發現人的身上有腫瘤一樣,你看到了,不把它切除是不行的,而一旦做下去就回不去了。」

我對他們十分敬佩,我相信正是那份正直公義的心及對勞資平權堅定的信念,支撐著他們走到這裡。

而這也是我們設計出「勞動權益提升聯盟」(簡稱:勞提盟)這個組織的原型,我們綜合了這些勞運朋友的工作,虛構了這個處理各式各樣勞動案件的組織,案件包含了過勞、勞資糾紛、勞資不平權、工傷等各式勞動議題,希望能呈現真實世界中多元的勞資關係,給予大家省思及對話的空間。

我們也試圖在劇中角色裡,融入這些分享故事帶給我們的感動,包括他們的痛苦、熱血、困惑、悲傷、激情、對不公義的失落、被欺壓的憤怒、對未來的想望,及對正義的堅持。希望能讓大家理解與共鳴,並開始思索自身的勞動處境,關注周遭弱勢或不公義的結構。

做這個案子的田調大概是整個過程裡最快樂的事情了,這些真實存在我們生活周邊的人們,開啟了我看事情的另一種眼光。讓我瞭解還有非常多的人在不同的領域裡奮進努力,只是為了讓社會變得更好。他們讓我覺得「對的事,去做就對了!」,讓我也想本著做戲的初衷——溝通,做一點編劇所能做、又對社會有利而正向的事情。在產出這齣戲的過程裡,身為編劇,我們應該是第一個受他們影響而提升了勞動意識的人,我開始對所謂體制或結構的事情懂得反省自覺。如果能把這份感動和自覺透過《勞動之王》也傳達給觀眾,那就太好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楊之瑜
核稿編輯:朱家儀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