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鍾萬學敗選花板談起:印尼民主之路,在雅加達大選後被政客拉回種族宗教為分野

從鍾萬學敗選花板談起:印尼民主之路,在雅加達大選後被政客拉回種族宗教為分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阿學施政很好,但很難贏了,因為我們祈禱的清真寺,講經者都一再向大家洗腦,千萬不可以讓非伊斯蘭教徒霸佔我們的位置。」

近日在印尼的社群媒體瘋狂轉傳幾張照片,是剛落選雅加達省長的鍾萬學(阿學 Ahok)收到上千幅的慰問打氣花板(如台灣的祝賀花籃)。據說這是印尼有史以來收到最多花板的政治人物,更何況是一位落選的候選人。連我孩子學校那些過去總是對印尼政治不聞不問的媽媽們,竟也以各式組織的名義送了感謝與鼓勵花板,並以此為傲將照片放在社群媒體,寫上對阿學省長的感謝,當然免不了對他的落選要哀嘆一番。當然,這些是阿學的支持者,大部分是將之引以為傲的華人,還有欽佩他的政績更勝考量種族宗教的本地人,大部分多是高階知識份子。

同樣的幾張照片,阿學的反對者轉傳時則是這麼寫的:「一個花板要價800,000印尼盾(約台幣1,800元)(註),這麼多的花板花這麼多錢,阿學為何不叫他的支持者把這些錢拿去救助窮人?為何還要收這些花板?」

原本對每件事每個人都可能有多元的聲音,這本是民主國家的正常現象不足為奇,但4月28日在雅加達又有場由伊斯蘭組織發起的大遊行,主要訴求為不滿日前檢察官對阿學市長因「疑似宗教褻瀆案件」求處一年徒刑,緩刑兩年,要求加重判決,頗有將其趕盡殺絕之意,可就不是樂見的情況。

事實上,在上週雅加達省長大選前,我因工作而接觸到的某些本地人,聊到大選可能結果時總是搖搖頭說:「阿學施政很好,但很難贏了,因為我們祈禱的清真寺,講經者都一再向大家洗腦,千萬不可以讓非伊斯蘭教徒霸佔我們的位置。」這麼分享的朋友不只一位,當然他們各自祈禱的清真寺也不同,由此可推想這是大致普遍的狀況了。

很可惜,原本朝著民主開放公民平等之路前行的印尼,因為一場大選,又被政客們拉回至以種族宗教為分野的過去。大選後華人朋友們若在公共場所談論政治,已不似大選之前的高談闊論,總以眼神略掃過周遭人事,才壓低聲量發表意見。有人說,「本來好不容易才開始覺得孩子可留在印尼生根,但也許還是該有移民計畫了。」印尼華人因歷史而生的不安感又再度點燃。

阿學市長已落選,但伊斯蘭組織還是規劃了三場大遊行,名爲將阿學治重罪以殺雞儆猴,但真正終極意圖為試圖造成社會不安,最終逼使以掃貪勤政著名的佐科威總統下台。其實這些都只是政客與某些既得利益個人與團體爲私利而行的整體計畫,在宗教種族爲名的面具下。佐科威總統在沈痾已久的政商體系所帶來的衝擊太大,阿學市長的落選讓他們食髓知味,想乘勝追擊。

宗教與種族實不該淪為分裂國家人民的藉口。但願人民仍能睜亮雙眼,好好守護真正為民為國的政治人物,當他們背後強大的支持力量,否則,他們隻身奮鬥的背影終將太孤單,人民最終仍須承擔自己的選擇與共擔國家的命運。

(註)雅加達市一般花板市價應是500,000印尼盾起跳(約台幣1,150元),價格視花板大小與設計繁複度而有不同。故阿學反對者寫的價錢偏高,有試圖誤導視聽之可能。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