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甲午戰爭到馬關條約,「創造近代日本之人」伊藤博文斡旋內外的活躍才幹

從甲午戰爭到馬關條約,「創造近代日本之人」伊藤博文斡旋內外的活躍才幹
Photo Credit: 廣場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但即使處在艱困的國際關係下,伊藤仍然打算貫徹和談的基本條件。就在此時,陸奧的病情惡化,僅剩伊藤一人處理問題。馬關條約的最後草案也是以伊藤為中心所擬定,經陸奧作最後的確認而成。

文:伊藤之雄

在陸奧與井上馨協助下主導戰局

有關戰時外交方面,伊藤相當倚重陸奧外相與駐朝鮮公使井上馨。伊藤與陸奧、井上三人可說是伊藤內閣的核心人物。

舉例而言,井上在出發前往朝鮮前,就面臨著英國提議調停日清和平問題。陸奧外相與伊藤首相在數次討論後,回絕了英國的提議。因為伊藤拜託陸奧將此事告知井上,因此十月二十六日陸奧寫信給井上,並附上自己寫給伊藤的信件抄本。

六日後 伊藤也寫信給井上公使,告知以下狀況,即對於英國的動向,其他歐州各「大國」以「時機尚未成熟」為由,未予贊同,而英國看起來也是「暫且放棄」的態度。伊藤認為,清朝似乎不會輕易議和,因此有必要拿下旅順,對天津進行大規模攻擊。並提到,也會將此事告知負責「軍務」的人。信件最後也說到,已指示陸奧外相,朝鮮相關事務應先與井上商議。

換言之,戰時外交是伊藤在獲得陸奧與井上馨的支持下所展開的。除此之外,即使成功地達成與英國間的條約改正,決定了仰賴英國的方針,但日本也擔憂一旦讓英國有機可趁,英國將會起而擴大利益。伊藤一直以小心謹慎的態度來與英國進行接觸。再者,由此也可了解,列席大本營的伊藤也對日本的軍事戰略提出意見,這頗耐人尋味。

另一方面,上述信中,陸奧也對井上提到,山縣有朋大將(第一軍司令官)過去以來便對外交交涉事務感到「苦惱」,因此,若井上有機會寫信給山縣時,也可以告知與英國間的交涉狀況。伊藤、陸奧、井上馨等核心人物與山縣間的合作關係,已經達到可以共享外交交涉中的重要機密的程度。就伊藤與井上馨而言,拉攏山縣,不僅在軍方的統制上,在說服薩摩有力者等時,都是個可以仰賴的存在。

憂心山縣的健康問題

山縣以第一軍司令官的身分渡韓,在仁川上岸,由陸路經漢城(首爾)前往平壤。一八九四(明治二七)年十月下旬,第一軍渡過中朝邊境的鴨綠江,進入中國。

但山縣在仁川上岸後,即苦於支氣管與腸胃疾病,十一月初胃病惡化,身體變得甚為衰弱。而朝鮮與南滿(中國東北地方之南部)時序即將入冬的寒冷及顛簸難行的路途,都使得五十六歲山縣的身體更加不堪負荷。

Manchuria-zh-cn
Photo Credit: potatohai @ public domain
滿洲範圍

伊藤因為擔心山縣的健康,似乎因此向明治天皇奏請讓山縣回日本。十一月二十九日,頒下敕語;十二月八日,敕語傳到人在鴨綠江旁朝鮮境內義州的山縣。翌日,山縣將第一軍指揮權交給野津道貫中將(第五師團長),隨即前往天皇所在的廣島大本營。

對於回國一事,山縣相當不滿。途中,在抵達仁川時,井上馨公使與山縣見面。井上在見過山縣後,向伊藤提議,唯一的辦法即是,奏請天皇任命回國後的山縣為大本營御用掛,輔佐有栖川宮熾仁參謀總長。井上馨接著提到,若不如此,看起來山縣將會以被解除第一軍司令官為理由,從陸軍引退。

十二月十六日山縣到達宇品港(今廣島港)。伊藤首相與土方宮相及陸海軍將官等共同搭乘小型蒸氣船前去迎接。這是伊藤所表現出來對於山縣的體貼。

同日,伊藤寫信給井上馨,內容如下。為了因應帝國議會的召開,自己必須在一、二日內前往東京,但山縣的職務不能定案,令人無法放心,因此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只好暫緩出發,等等。伊藤與井上憂心山縣的前途,打算介入軍方的人事。

對旅順屠殺事件感到憤怒

在同一封信件中,伊藤也提到第二軍第一師團在占領旅順時,屠殺清朝軍隊與旅順居民的事件。此事自從十二月十二日由美國的新聞《News Word》報導後,引起歐美國家的注意。陸奧外相也曾於十二月十七、十八日,在美國各報刊登澄清聲明,之後,歐美各國批評日本的聲浪逐漸沉寂下來。伊藤告訴井上馨,「旅順屠殺等一事」,使得列強「觀感」甚差,將盡量提供資金,努力辯白。

旅順一淪陷後,因為美國出面調停,陸奧外相與伊藤首相遂開始就取得遼東半島等的和談條件進行檢討。因為如此,伊藤與陸奥對於列強,特別是美國對於事件的報導相當敏感。

之後,關於旅順屠殺一事,大本營對第二軍的「非法作為」以「當下失策」為由,並不予追究。伊藤長期以來都會留意到帝國主義時代的國際規範,一方面對於陸軍的不在意態度感到憤怒,另一方面則對於這起事件,努力向歐美解釋。

正如旅順屠殺事件引起列強新聞媒體的關心所象徵的,十九世紀末,殺害非戰鬥人員與俘虜為非「文明國家」的行為的規範已逐漸形成。但即使在美國,印地安人戰爭期間,一八九○年重裝備的騎兵隊殺害了包括婦女、兒童在內約二百名的蘇族人,史稱「傷膝河大屠殺」(Wounded Knee Massacre);由此可知,規範意識仍然不足。而這就是對日本的批判何以會沉寂下來的背景。

解決山縣的困境

一八九四(明治二七)年十二月,天皇頒發「優詔」,免除回國後的山縣其樞密院議長與第一軍司令官的職務,改任監軍。監軍為陸軍中的閒差,畢竟這只是暫時作法而已。此外,十二月二十日山縣第二次獲頒「元勳優遇」的詔書。伊藤與黑田僅獲得一次,這是對於山縣的破例優待了。而這無疑是伊藤與明治天皇的考量結果。

十二月十八日,伊藤搭乘上午十一時五十分的火車,離開廣島返回東京。而這是在山縣一事的處理告一段落後的出發。

回國後的山縣再度出席大本營的軍議,但與川上操六參謀次長(陸軍中將,薩摩)等後輩軍人的相處關係並不融洽。而其背景為,有關作戰上,第一軍司令官山縣對於川上等大本營的作戰方針並非心悅誠服之故。

其間,一八九五年一月十五日,有栖川宮熾仁參謀總長因病過世(公布的死亡日期為一月二十四日)。當時的參謀總長位在參謀次長(陸軍)及軍令部長(海軍)之上,統率陸海軍的作戰方針擬定。這正是個適合山縣的職位。

伊藤首相與井上馨朝鮮公使聯手運作企圖讓山縣擔任參謀總長。但川上參謀次長及樺山資紀軍令部長(海軍中將、薩摩)表面上雖然看起來贊成伊藤的意見,但私下兩人卻考慮,只要山縣一成為參謀總長便辭職。因為與有栖川宮熾仁擔任參謀總長時不同,山縣一旦就任此職,可以想見將會強硬推動自己的想法。

因此,一月二十五日伊藤決定了推舉小松宮彰仁親王(陸軍大將)為參謀總長的方針,並勸說山縣擔任目前由西鄉從道海相所兼的陸相。戰爭時期,陸相一職重要性相對較低,第一軍或第二軍司令官,及參謀總長等乃是名分較高的重要職位。

伊藤深知山縣失掉面子之痛。應該是在山縣無法當上參謀總長後不久的事,伊藤寫下舊作七言絕句一首,贈與山縣,並附上寒梅一枝;詩中吟詠寒梅的清新及春天的氣息。結果,三月七日,山縣以兼任監軍身份就任陸相。即便如此,山縣卻將被任命為陸相一事視為「復職」,大感欣慰。想必也是因為有感於伊藤友情吧。

Yamagata_Aritomo
Photo Credit: 近世名士写真 @ public domain
山縣有朋
簽訂馬關條約

就在山縣職位一事持續紛擾中,一月二十七日,御前會議上審議日清戰爭的講和條件。出席者有明治天皇、伊藤首相、陸奧外相、山縣大將(監軍)、西鄉從道海相兼陸相、樺山資紀海軍軍令部長、川上操六參謀次長等。會議前,陸奧與伊藤商議,就基本講和條件擬定方案。陸奧提議割讓遼東半島及賠償軍費,因為出席者並無異議,因而天皇裁可。但天皇似乎認為不該在一開始即要求割讓遼東半島。

之後,二月二日,日軍佔領清朝最強的北洋海軍根據地、山東半島的威海衞。這一來,三月二十日伊藤首相與陸奧外相擔任全權代表,與清朝全權代表、最有實力的政治家李鴻章下關春帆樓,開始議和。四日後,發生李鴻章被槍擊的事件,受其影響,清朝方面拒絕日本的談和條件。

伊藤最擔心的是俄國的動向。三月中旬伊藤得到情報指出,即使獨力而為,俄國也打算進行干涉。

簽訂條約的二天前,伊藤得到密報,俄國對於遼東半島割讓給日本等領土分割,抱持不同意的態度已經非常清楚;此外,俄國也打算與法國海軍聯手阻止日本占領澎湖群島。英國看來則是作壁上觀。而即使有關朝鮮之事,顯然俄國也會插手。

但即使處在艱困的國際關係下,伊藤仍然打算貫徹和談的基本條件。就在此時,陸奧的病情惡化,僅剩伊藤一人處理問題。

馬關條約的最後草案也是以伊藤為中心所擬定,經陸奧作最後的確認而成。

四月十七日,馬關條約於下關簽訂,其中承認朝鮮獨立,割讓遼東半島、臺灣、澎湖群島,賠款二億兩(約三億一千萬圓)。日本最早雖然要求賠款三億兩(約四億六千五百萬圓),但作出讓步。即使如此,相較於日清戰爭二億圓的戰費,日本獲得了約一點五倍的賠款。

四月十九日,伊藤寫信給陸奧,信中提及,有關條約的簽訂,過去以來的「(陸奧的)苦心」,終於「出現」一些「成績」,這都歸功於陸奧的「盡力」;這全是為了國家,深受感動無法忘懷;昨晚至今仍在發燒,在這個時候,務請保重。伊藤非常關心陸奧的身體。

雖然伊藤對於馬關條約相當程度感到滿意,但仍警戒俄國等列強的干預,相較於與英國簽訂新約時,此時並未放開懷盡興。盡管如此,對於為結核病所苦,從戰爭指導到締結條約都扮演著重要角色的陸奧,伊藤的給予的讚賞勝過於自己。伊藤雖然相當自負,但卻有著率直公平的精神,對於心腹的行動能以充滿感謝的心情予以肯定。這點在井上毅身上也可以看到。

三國干涉

俄國一得知馬關條約的內容後,隨即聯合德國、法國於四月二十三日勸告日本,將遼東半島歸還清朝。英國也接到俄國的邀請,但並無回應。

在清朝於日清戰爭中敗給日本之前,俄國即使對於中國東北的滿州都沒有積極政策,更遑論朝鮮。這是因為俄國對於自己在東亞的陸軍沒有自信之故。在一八八六年時,俄國的遠東派遣軍僅有一萬五千人,其中大部分駐屯在海參崴附近。但清朝敗於日本後,俄國開始對進入滿州抱有野心。遼東半島的旅順等為俄國想得到的不凍港,對俄國而言,日本佔有遼東半島即是種阻礙。

另一方面,日清戰爭中英國見識到日本的國力,在遠東發生戰亂等時,為了維護英國的利益所尋求合作的對象,已非清朝,而是考慮日本了。因此,不加入干涉行列。

但若特別考量到海軍實力時,日本並無能力可與三國對抗。伊藤首相在檢討三國干涉的對策時,相當重視山縣陸軍大臣及陸奧外務大臣的意見。伊藤認為,俄國如今已不可能讓步,即使單獨也會進行干預。因此在五月四日的內閣會議中決定接受三國的建議,放棄遼東半島。

八天後,伊藤寫信給東京的梅子夫人。其中寫道,與其現在開始戰爭,殺死數萬人,不如返還獲得的土地較好;況且,天皇也有這樣的想法,因而做此決定。另外也寫道,日本人中應該也會有不明事理的人在說三道四、議論紛紛,但就我而言,為了日本除此之外別無他法,因此請放心。

對於屈服於三國干涉一事,伊藤應該也不會甘心。但這就是現在日本的國力,儘管對俄國有戒心,但日本也無計可施,這也許就是伊藤真實的感慨吧!

破格恩賞及對陸奧的關心
陸奧宗光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
陸奧宗光

依照馬關條約,清朝割讓台灣給日本,因此日本派遣近衛師團接收台灣。一八九五(明治二八年)年六月七日該師團攻下台北,逐步佔領台灣。如此一來,日清戰爭的戰後處理也告一段落,八月五日公布首次戰爭恩賞。

文官首相伊藤敘大勳位並授與菊花大綬章。皇族以外的日本人中,伊藤為首位被授與大勳位菊花大綬章者。在恩典方面,一直以來伊藤都被賜與身為臣子的最高榮譽。

長州與薩摩中最有權勢的軍人山縣有朋(第一軍司令官,後為陸軍大臣)、大山巖(第二軍司令官)與西鄉從道(海軍大臣兼陸軍大臣)被授予武官中等級最高的功二級金鵄勳章(年金一千圓,現在約二千萬圓)及旭日桐花大綬章。伊藤早在明治憲法頒布時,就已經獲得旭日桐花大綬章。

接著,伊藤與山縣、西鄉、大山等從伯爵晉升為侯爵。儀式時的序列,如宮中席次基本上由現職與勳等決定,僅憑爵位序列無法往前。伊藤被授與的大勳位菊花大綬章,其等級較現職中序列最高的首相還要更高。亦即,在所有官方儀式中,伊藤已經獲得身為臣子的最高席次。

另外,依天皇特旨,賜予伊藤一十萬圓(現在約二十億圓以上),山縣、西鄉、大山則分別被賜予三萬圓。雖然山縣等三人分別有金鵄勳章年金一千圓,在金錢方面,伊藤仍是享有破格的待遇。

這個時期在賞賜給藩閥最有力人士勳章一事上,一般而言,較重視首相及藩閥最有力人士等的建議,再由天皇決定。由此慣例來看,身為首相且是藩閥第一人,又深受天皇信賴的伊藤,應當可藉由向天皇提出建議,進而掌握決定勳章的實權。但因為此次與伊藤及藩閥最有力人士等相關,因而天皇似乎並未與伊藤等人商議,而是與宮內大臣或侍從長等宮中相關人士商量後決定。下述伊藤給陸奧的信中即顯示此事:「恩賞一事,小生也被列入初期名單中,頗感困擾,因而先行辭退」。

正如上述,儘管伊藤辭退恩典,但天皇卻不予同意。授予恩典當日,伊藤也以生病為由先行報告無法出席,但卻因「種種事由」不得已而入宮謁見天皇。對於陸奧的恩典被列入後期一事,伊藤也特別提到,「會感到不悅吧」,因而對陸奧說到,因為發言未傳達,遂造成時期有所差別的結果,請原諒我的行事不周。

因為伊藤一直堅持辭退恩典,八月九日、十日時,天皇分別派遣土方久元宮內大臣、黑田清隆(樞密院議長)傳達「內諭」,要他接受恩典。及至十四日,天皇召見伊藤,加以勸說;並讓土方宮內大臣交付傳達天皇意向的「御沙汰書」,其中表示,以「日清交涉事件」為首,其他功績也甚為顯著,因而晉升勳章與爵位,並不得辭退。於是伊藤接受了恩典。

伊藤之所以頑強地採取辭退恩典的行動,主要也是考慮到陸奧。正如伊藤在給陸奧信中所提及,陸奧並未出現在八月五日首次公布的名單中。第一次名單中除了伊藤、山縣、大山、西鄉等大人物外,也不乏樺山資紀大將(軍令部長,台灣總督)、川上操六中將(參謀次長)等人。因為伊藤肯定陸奧有著與自己同等的功績,也非常了解陸奧的自負,因而擔心若是名單上沒有陸奧時,會傷害到陸奧的感情。

陸奧的名字登上八月二十日第二次恩典名冊,授旭日大綬章,由子爵晉升為伯爵,獲賜二萬圓。

伊藤之所以如此顧慮陸奧,乃是因為陸奧以外務大臣身分協助身為首相的自己,對於陸奧的這一功績,抱持著感謝的心情。伊藤有著將自己與心腹的功績分開,並肯定其功績的度量及良善。此外,也可能因為有所期待,即今後兩人一起穩固日本的「憲法政治」,在遵守國際規範的同時,開展謀求日本發展的外交。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伊藤博文:創造近代日本之人》,廣場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伊藤之雄

伊藤博文1841年生於周防國,68歲這一年(1909)在中國哈爾濱遇刺身亡。其一生歷經討幕運動、條約改正、大日本帝國憲法制定、日清與日俄戰爭,統治韓國,伊藤博文剛強凌直、波瀾壯闊的一生! 本書是創造近代日本之人——伊藤博文傳記的定本、顛覆它在通俗作品中的「惡人」形象。

getImage
Photo Credit: 廣場出版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