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需要《通靈少女》,是因為等到想講的時候,對方已經不在人世

之所以需要《通靈少女》,是因為等到想講的時候,對方已經不在人世
Photo Credit:HBO Asi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通靈意指跟死人的靈魂溝通,為何要這麼做?因為在生之時,有話還沒說完、有情尚未傳達。不是因為突然過世,來不及講,就是可以講的時候,兩人關係有了芥蒂,而等到想講的時候,對方已經不在人世。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總共六集的電視劇《通靈少女》已經播映完畢,不只創造收視率佳績,也在網路上蔚為話題。此劇何以成功?以半神秘半清新的手法處理通靈民俗,應是最大賣點。

通靈意指跟死人的靈魂溝通,為何要這麼做?因為在生之時,有話還沒說完、有情尚未傳達。不是因為突然過世,來不及講,就是可以講的時候,兩人關係有了芥蒂,而等到想講的時候,對方已經不在人世。

人生就是有這些無奈與痛苦,才因此有了藝術、民俗、哲學、宗教,還有,別忘了臨床心理學。通靈本來只是傳統民俗,但《通靈少女》另外為其加添了其他向度,包裝成別具魅力的宮廟文化。通靈咒語其實是說唱藝術,通靈技術處理的都是生死議題,而通靈服務的對象,則都是心懷遺憾與怨懟的受苦之人。

  • 以下含劇透,讀者可斟酌閱讀

女主角通靈少女小真,每一集在劇中都至少處理了一個通靈案例,有痛失摯友的歌手、不被關愛的男孩、被人誤解的老師、面臨競選壓力的議員與尋找父親下落的男友,當然還有最後的自我療癒,也就是小真想藉由通靈再見猝逝的男友阿樂。為了安排最後一個案例而讓阿樂猝逝,手法上有些突兀,但後來沒讓男女主角藉由通靈相見,卻又救了此一老套敗筆。

《通靈少女》這樣處理通靈題材,一來可以避免落入鄉野奇談的類型化框架,再者也符合製作公司公視的社教角色,然而有時雖能因此避開了迷信汙名,卻也不免染上一些「公視味」。

小真處理通靈案例的手法,如果拿掉作法儀式,其實都是臨床心理學常用的技術,比如傾聽、鼓勵正向表達、對著空椅子述說、角色扮演、說明安撫與保證等等。這樣的手法也是為了用科學角度稀釋通靈的神秘色彩,但若拿捏得不好,會顯得牽強。最後小真通靈阿樂失敗,必須靠著演戲與回想來重逢那段,也是要說明通靈的本質與侷限。基本上都處理得還算有說服力。

此劇有兩個鮮明的舞台,一是小真「執業」處所宮廟,另一是小真上學的學校,劇情就在兩者之間交替搬演,刻畫通靈少女的不平凡成長歲月。

青少年最重要的成長議題有幾個,一個是親密關係的探索,另一個是生命抽象議題的叩問,剛好《通靈少女》結結實實處理了這兩個議題,所以是一部青少年成長劇。比較沒有觸及的一個青少年常見議題是親子衝突,劇中把小真塑造為無父無母,避開了這個議題,只在其他人身上另行發揮。

在宮廟場景裡,最鮮明的角色是道場師父,這個理應是傳統鄉土劇裡的刻板角色,被洗掉了一些油膩感,算是成功。小真身旁的兩個配角也是如此。黑道來威嚇、搗亂的場面與流氓身段,也比一般鄉土劇多了一些說服力。

在學校方面,就沒有比較突出的角色了。此劇對於學校生活的描寫,最難得的是把莎士比亞搬上電視,而且嵌合得相當自然,好像中學生真的能做這樣的表演。而此劇最弱之處,就是處理戀情,基本上用的都是偶像劇的常見手法,而且談情說愛的技巧並不夠好,難以營造浪漫氛圍。

當然,《通靈少女》的另一個成功因素是女主角郭書瑤。要同時扮演好神通廣大的通靈仙姑,與情竇初開的少女學生,並不容易,她的演出算是稱職。當然,她講台詞的口氣有時還是顯得刻意了一些,演愛情戲的眼神也差了一點靈閃之氣,但已算是成功的演出。

最後一集特別把先前的通靈案例找了回來,讓觀眾看看他們解決了人際衝突與宣洩了被壓抑的情緒以後,回復平靜生活的模樣。通靈是一種溝通,活人藉由靈媒跟死人溝通,既然如此,為什麼活著的時候不好好溝通?因為很多時候,跟活人溝通,比跟死人還困難。

通靈不靠做法,而是靠用心;兩人之間心有靈犀,即使天地相隔,都能一點就通。

本文經沈政男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