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滬祥性侵案的啟示: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只是有些人更加平等

馮滬祥性侵案的啟示: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只是有些人更加平等
Photo Credit: 馮滬祥 影片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為馮滬祥事件未來絕對會成為批判中華民國司法制度及相關體制的最好教材,同時也是這個時代的人權指標。以後看到一個法官就問一次,畢竟我們真的不懂啊!為什麼有權有勢者欺凌女性和弱勢者如此容易,又如此受到保護呢?因為他們比我們更平等嗎?

我認為台灣的法學者應該要來寫一篇關於馮滬祥案的研究報告來讓我們開開眼界。我們這些賤民需要高貴的大法官來教育一下。

因為馮滬祥事件未來絕對會成為批判中華民國司法制度及相關體制的最好教材,同時也是這個時代的人權指標。以後看到一個法官就問一次,畢竟我們真的不懂啊!為什麼有權有勢者欺凌女性和弱勢者如此容易,又如此受到保護呢?因為他們比我們更平等嗎?

一個大學教授,政治菁英在家強暴一個菲傭,接著在DNA相符的狀態下纏訟12年,最終僅判刑3年,實際上卻是關了85天就假釋出來。我國司法公平性大概和天動說一樣讓我看不懂,我唯一看得懂的是有錢人可以拖延官司,拖到10年以上總有減刑機會。等到法官們懶了,檢察官累了,大概就可以想辦法申請保外就醫什麼的,反正法官說那是矯正署,矯正署說是信任醫生專業判斷。掌權者遇到麻煩事總是會推給制度。即使他們因為制度而享受福利。

法官猶豫菲傭體內的DNA檢體報告,卻很相信有錢人拿出來的心臟病報告。可能因為他讀很多書,菲傭沒有錢讀書所以才來幫傭,既然他又有讀書又是有錢人,他的身分一定比較高貴。身分高貴的人當然可以找到好醫生,好醫生的報告一定比較可信。這很有道理!

這案例裡面有太多議題可以用來教育我這種頑劣被統治階級者:移工在家中受到權勢、社經地位以及學歷都處於優勢的狀態下遭受性侵。就算有人權團體介入,並且在第一時間取得醫院的檢驗報告仍無法定罪,掌握權勢者可以和解後利用聘僱優勢盡快將受害者送出國,在官司進行期間加害者申請退休並提領一次退休金,並且多次跨海要求受害者拍攝「被自白影片」。

我在工地現場的張師傅頭腦清楚,人品卓越的表示:「選副總統的甲郎強姦,還坐飛機去菲律賓威脅人家錄「周子瑜影片」拿來說嘴。」我覺得很有道理,所以他只能當做工的人不能當法官。像更三審法官們就和我不一樣,我們聽到強暴犯逼錄影片憤怒,為受害的女孩哭泣,而他們喜歡看周子瑜影片當作證據。這也不是我的智慧能理解的。

至於中華民國法官可以在更六審才定讞,可能是我書讀得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可能這些讀書讀得很多,對於醫學檢驗有跨世代的研究分析,對於受害者和加害者的身分有很大的批判思考也超乎我的智力,難怪我們只能做工,他們卻能當官。畢竟法官們的智慧比我高,我們是被統治者,少說幾句話好。想想本丟彼拉多,想想耶穌

Eccehomo1
Photo Credit: Antonio Ciseri @ public domain
本丟·彼拉多把鞭打後的耶穌指給耶路撒冷的民眾看,但民眾卻要求處死耶穌

當然,看不懂的事不能相信,我就不相信司法會是公平的。看耶穌顯靈我就信了。

我身為基督徒每周都紀念兩千年前被統治階級們釘死的耶穌。

耶穌是個木工,所以連宣講愛人的福音都會被釘死。

如果耶穌出生是統治階級權貴而不是木工家族,可能就不會死了。

可是耶穌只是木工。

對不起。

本文由林立青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