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髮、眼鏡、拍金城武、不是陳可辛:專訪《喜歡你》導演許宏宇

長髮、眼鏡、拍金城武、不是陳可辛:專訪《喜歡你》導演許宏宇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喜歡你》是許宏宇的出山之作,流倘著陳可辛的經脈血絡,在共識和趨於同質的團隊作業中,歸返對自己的理解。武林所謂:「追影不追手,重心不重眼」,許宏宇確知自己的真實心意,走出一條自己情感的活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繼《七月與安生》之後,陳可辛與許月珍共同監製的另一部新戲《喜歡你》即將上映,來台宣傳的記者會場上,陳可辛與年輕導演許宏宇之間,夾著該戲的男主角金城武。男神神隱多時,難得下凡,更難得話匣子開了,眼神與問題直衝著他來,也是難怪。

深度對談現場從偌大的酒店宴會廳,撤退到私密的雙人房裡。雙人沙發上,陳可辛與許宏宇一左一右,不再夾著金城武這具天然發光體,兩人的關係在視野裡突然清晰。

陳許二人都留著及肩長髮,掛著黑框眼鏡,西裝外套剪裁合身,下身搭配九分牛仔褲。再往下瞧,二郎腿上的兩雙球鞋,竟是同牌同款同一色系。同樣體面,同樣帶著創作者的叛逆,年紀差二十歲的兩人,在調性與質地上依舊拉開了距離。

陳可辛的髮膚與衣著都混雜著灰色系,質感粗礪;一旁的許宏宇,皮膚、髮流到西裝外套都閃動緞面光澤。陳可辛的三釦西裝展現老紳士的知性;許宏宇的西裝卻搭配白T牛仔褲。陳可辛笑著的時候眉頭仍鎖著;許宏宇呵呵傻笑是真心開懷,沒半點兒陰沈氣息。

陳可辛、許宏宇兩個人,不像,也像,我腦袋裡冒出這個念頭。

許宏宇
Photo Credit:林姵菁
《喜歡你》的導演許宏宇過去是陳可辛的御用剪接師,這回是他初次執導演筒。他和陳可辛導演一同受訪,他的一頭長髮和裝扮,神似年輕的陳可辛。

陳可辛念的是歷史系,許宏宇大學時則是香港RubberBand的樂團主唱,這就不大像。如果他們同一個輩份,念同一所大學,八成不會混在一起。然而,電影裡頭的「故事」與「聲畫」的吸引力,卻將兩人牽引到一起。不只髮型,這部分,兩人更像。十年前,不滿二十五歲的許宏宇加入《投名狀》團隊。陳可辛在劇組裡驚見這個有型的小帥哥,忙說:「就像看見年輕的自己。」女兒才剛出世,他已經開始幻想,如果真要當岳父,是許宏宇的話他可以。

不僅長相出眾,更因為協力剪接,將壕溝內的一場戲剪得精彩至極,他的才氣也從五百多人的團隊中穎脫而出。此後踏上剪接之路,一走便是十年歲月,即使沒有真的把女兒許配給他,陳可辛確實將《十月圍城》《武俠》與《親愛的》等,如同他孩子一般的作品都交付給許宏宇。許果真不負所託,連同近期的《七月與安生》,共計入圍三次香港金像獎,兩次金馬獎最佳剪輯。他剪過30多部華語電影,類型遊走科幻、愛情、戰爭與武俠之間,手法靈活恣意,下刀犀利,江湖上人稱「金牌剪刀手」。

與許多大導與大片「交鋒」的許宏宇,十年磨成一劍,首執導演筒拍的電影《喜歡你》,卻是部改編自網路小說,漫畫感很重,藉著美食談情說愛的通俗喜劇。即便如此,可千萬不要小覷商業片的大學問。《喜歡你》全片節奏明快,安設笑點的爆破時機拿捏得恰到好處。由周冬雨及金城武飾演的主角個性純真,天然呆萌,讓人卸下心防,兩人營造的初戀氛圍,更是甜得令人心癢發慌,戒心再強的觀眾都不由自主嘴角上揚,防不勝防。上映才3天半,中國的票房就破了6億。

喜歡你 劇照1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
近年回到故鄉沖繩定居的金城武,這回出演《喜歡你》,帥勁依舊和金馬獎新科影后周冬雨共譜戀曲。

專訪時,仍舊年輕的許宏宇提到他過去,算是個徹底的文藝青年,不只玩樂團,也讀藝術念哲學、搞獨立電影,在美國唸電影時期走的也不是好萊塢路線,著迷聲畫實驗,喜愛「聲音與影像帶給觀眾的奇幻感受。」剛入行的他曾經心急,立誓30歲前要當上導演,但遇見陳可辛後,他說:「剪完第一部片,就完全沒有這個念頭了。」

十年以來,許宏宇說他「每天都生活在自己喜歡的世界裡,像是中了毒,」根本無暇分心思考當導演與否。面對海量素材,與導演來回溝通,閉關剪片,忙著從導演龐雜的思維裡,找到那條最能疏導觀眾情感的活路。「看到大導演們也多方嘗試,會幻想當初他們為何這麼做。」天天看著這些素材,猶如窺看導演腦內的運作實況,也像在還原拍片現場,許宏宇直稱這工作「很腦補!」

陳可辛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天才,但他對團隊成員的要求,卻都是天才等級。陳可辛說:「只有比別人多走幾步,走快幾步,才能拉近與天才的距離。」一般人聽到這樣的說法,可能覺得又是一句漂亮話而已。許宏宇可不一樣,他聽了後,便獨自關在小黑屋裡勤奮練功,「當時一部電影我可能就出5個版本,這樣我就比別人多走了四步。」不只被動地理解導演思路,他也主動拆解套式,逕自將故事排列重組。即使不為人知,他仍埋首剪接室裡,走火入魔地實驗節奏與邏輯的變換,等待「奇蹟」出現的一刻。

機會早早來到,這幾年間,陳可辛不僅請他剪接,其實數度邀他擔任導演。許宏宇年紀輕輕,卻很沉得住氣,他自認時候未到,一直到剪接功力爐火純青,解決別人的問題輕而易舉,他才開始尋找跟自己生命與情感連動的題材,找回創作的激情。這一路走來,他「更理解自己是什麼樣的人,更理解電影是怎麼回事。」感興趣的題材出現了,能力與動機俱在,《喜歡你》遂拍定了。許宏宇說:「現在想起來,真的覺得好險之前沒有輕易去拍。」

在《喜歡你》這部電影中,許宏宇和陳可辛的角色位置挪移,從剪接和導演,轉變為導演和監製的關係。許宏宇以往總暗地裡揣摩導演的理路與套式,藉著作品與之隔空交手;如今在片場上,得明著與陳可辛在觀念及故事環節上一一過招。

許宏宇說:「我們個性很像,但在愛情觀上面是兩極。」

陳可辛則反答:「我處理的是關係,許宏宇談的是愛情。」

記者會現場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
《喜歡你》製作班底於4月底來台宣傳,左起分別為監製許月珍、監製陳可辛、演員金城武、導演許宏宇。

許宏宇年輕,相信愛情瘋狂、天真、失控與傻氣的一面;陳可辛世故,關懷處理人性複雜幽微的層次。陳可辛一面看著小老弟,一面說:「我總擔心他的劇情太飄,愛情失真。」許宏宇則堅持自己有底線,「愛情總有個天真衝動的開始。」他邊笑邊調侃說:「每個人都有,只是承不承認而已,不然他(陳可辛)跟君如之間怎麼來的?」一來一往之間,這部片既有了關係的深度,許宏宇也成功在作品中捍衛了他的信念與懷念,並不虛無,只是易逝的純真。

陳可辛曾說過自己將所有電影都當最後一部在拍,許宏宇則剛好相反,未來每一部他都要當第一部來拍。天真帶點傻氣的許宏宇肯定喚起陳可辛心中的什麼。我問了許宏宇怎麼界定彼此的關係,是父子還是朋友?許宏宇答道:「我們個性和審美都很像,像到我覺得很神奇,」又說:「他影響我最多的,是態度。」然而師徒二人事業都做得大,終究難有超乎專業夥伴的互動關係。「前不久我聽他談起與劉偉強兩人去公路旅行,真的好羨慕。」許宏宇不無遺憾地總結,他們或許更像是「平行時空裡的朋友吧。」

誠如陳可辛所說的:「電影不是一個人的事情,是團體的合作。」除了他倆之間觀念上的無數次過招,包括和另一位監製兼編劇許月珍的討論、與演員的溝通、和編劇、剪接團隊的合作,隨著電影拍攝持續辯證修改,保有開放度與彈性。兩位參與《七月與安生》的90後小女生,同樣也加入這部片的編劇團隊,在女生的戀愛心思上給了很多建議,讓周冬雨的角色更實,更立體。至於許宏宇的老本行剪接呢?由於自己擔任導演,他坦言雙重身份在腦內鬥爭,反而下不了手。「以前我一天剪三場戲,現在我三天才剪一場戲。」他接著說:「所以團隊的作用就來了。」

許宏宇曾參與美國電影《太極俠》的剪接工作,看到當時很多國外剪接都是團隊作業,2015年,他大膽創立「翎刻電影工作室」,將有才華的年輕人拉進來,有系統地養成人才,也在這次《喜歡你》中打了漂亮的團隊戰。許宏宇說,「當初我也是因為在《投名狀》幫了一個剪接師的忙,所以才得到機會進來的。」

他的工作室借用了西方「團隊」的概念,但卻沒有科層化的專業分工,因為那太不「人性化」了。他期待團隊讓彼此吸納不同生命經驗、交換意見,保留了隨性與角色互換的空間。一如他可以不斷排列組合、擦出新火花的剪接遊戲;也如陳可辛領他入行,同他交鋒和他過招的時光。

沒有私藏的絕學,沒有非得怎麼做的門規,沒有獨來獨往的個人主義,也沒有弭平個人性的僵化分工。陳可辛與許宏宇的愛情觀兩極,但彼此不追求單打獨鬥,步步逼近完美,不搞威權階級。最重要的是,他們都打包票,要拉拔一幫有才華的人才。這對父子、師徒、友伴確實是像極了。

《喜歡你》是許宏宇的出山之作,流倘著陳可辛的經脈血絡,在共識和趨於同質的團隊作業中,歸返對自己的理解。武林所謂:「追影不追手,重心不重眼」,許宏宇確知自己的真實心意,走出一條自己情感的活路。

對談結束之際,他倆一前一後走出房間,陳可辛矮,許宏宇高。我又瞥了一眼那兩雙同牌同款,同樣嵌著三條平行線的球鞋,再定睛一看,陳可辛球鞋上的兩條黑槓中間,夾著降了一色的灰階;許宏宇白球鞋上,則鑲著三條純粹明白的黑。兩人說說笑笑,話似未盡,飄在腦後的長髮,一般飄逸。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