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百日成績單(政治風氣篇):民粹造勢、裙帶關係、浮誇與混亂

川普的百日成績單(政治風氣篇):民粹造勢、裙帶關係、浮誇與混亂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目標選民滿足於川普宣傳的目標,以及他曾經「嘗試」去做這些目標,不再計較能否達成這些目標,因為他們把無法達成這些目標通通歸咎於「墮落的媒體」與「專門拖後腿的民主黨」。這就是拉住川普核心選民的秘訣。

在上任一百天,川普(Donald Trump)出席在賓夕法尼亞州哈里斯堡的「籌款大會」,把大段時間用在抨擊「假新聞」與「墮落的媒體」上,同時拒絕出席每年一度的白宮記者年度晚宴。通常這個晚宴的最大看點就是總統說各種笑話,與各路記者,無論友好的還是不友好的,共聚一堂,構建政府與媒體良好關係。一戰後每個總統都出席這個會議,只有極個別的情況會缺席(比如雷根總統遇刺後)。川普此舉正是這位新總統上任後,美國政治風氣轉變的寫照。

川普上任後給美國政治風氣帶來三大變化。

首先是傑克森式的民粹

川普不是美國歷史上唯一的民粹總統。第一個的民粹總統是傑克森(Andrew Jackson),美國歷史第七位總統(1829-1837)。傑克森在軍旅成名,通過民粹運動當選美國總統,與當時華盛頓的菁英格格不入。同樣不屬菁英政治圈的川普視傑克森為偶像,在白宮橢圓辦公室放上傑克森的照片。3月份,在傑克森誕辰250周年,他還到傑克森的莊園參加慶祝活動。5月1日,他在接受訪問時更認爲,傑克森當政的話能避免美國内戰,引起媒體激烈爭論

但川普比傑克森有過之而無不及。這首先反映其敵視媒體態度上。媒體一向被視為被菁英把持,政府與媒體的關係向來既有矛盾又互相利用。大眾媒體興起後,美國總統無不極端重視媒體,少見的敵視媒體的總統尼克森(Richard Nixon)最後黯然下台。但川普與「理性地」敵視媒體的尼克森有所不同。雖然他從競選到上任,始終把媒體視為敵人,貶斥為假新聞。但川普並非天生憎恨媒體,而是「委屈」為何「得不到媒體的愛」,不解媒體為什麼老與自己作對。為了抗衡媒體,川普開創推特政治,繞過媒體,直接向民眾傳遞信息。上任後,推特政治不但沒有消減,還變本加厲。

與推特政治相配合的各種造勢大會。川普在當選後一直沒有脫離競選模式。當選後就立即四處展開「感恩之旅」。上任後,他更創下了剛上任就「競選連任」的記錄,比正常足足提早兩年半。賓夕法尼亞的造勢大會的名義就是為2020年總統競選籌款。事實上,他喜歡這樣的活動的原因是他能直接面對支持者,痛斥「腐敗建制派」與「說謊的媒體」。這是推特政治不可或缺的重要補充。在這種造勢大會中,他可以暢所欲言,回到自己最熟悉的「競選模式」。賓夕法尼亞造勢大會上說言辭,與競選中的幾乎一模一樣。

無論推特政治還是造勢大會,都鼓動一種情緒高於理性的政治。目標選民滿足於川普宣傳的目標,以及他曾經「嘗試」去做這些目標,不再計較能否達成這些目標,因為他們把無法達成這些目標通通歸咎於「墮落的媒體」與「專門拖後腿的民主黨」。這就是拉住川普核心選民的秘訣。

上樑不正下樑歪,川普偏好「鬥爭哲學」,本來就搞「群衆運動」的民主黨更不甘後人。在美國民粹政治風氣影響下,社會撕裂越加嚴重。左右兩派的街頭「武鬥」不時出現。4月15日,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附近出現大規模的兩派打鬥,就是一個例子。

格蘭特式的腐敗

民粹總統的另一個特點是裙帶政治。菁英通常有自己的道德標準,格格不入的民粹總統很難從菁英中吸納統治力量,他們也不信任菁英,於是只能嚴重依靠親朋好友。傑克森就是首先把「廚房内閣」和「分贓政治」帶到美國的人。但美國歷史上把這套分贓政治帶上高峰的是另一位民粹格蘭特(Ulysses Grant, 1869-1977),格蘭特主義(Grantism)成爲美國19世紀政治腐敗的代名詞。

在競選中,川普一直攻擊歐巴馬(Barack Obama)和希拉蕊(Hillary Clinton)「腐敗」。可是,在川普上台後,腐敗有過之而無不及。川普自己有龐大的生意,富有程度在美國總統歷史上絕無僅有。更重要的是,他的生意與川普的形象關係重大,因為很多以「川普」命名的企業實際上都是他出自己的名字作為招牌,合作夥伴出真金白銀。

川普剛剛當選,媒體就發覺他的總統身份與其企業存在數不清的潛在利益衝突。僅在剛剛翻新後開張的華盛頓「川普國際酒店」,就因為川普當選而生意大增。各方說客以及各國使館都在川普國際酒店租房與搞活動,視為以取悅川普的方式。川普企業在世界各地的生意更可能影響美國的外交決策。媒體多次要求川普按照傳統,把企業交託給「盲目信託人」,但川普最終只是把生意交給自己的兩個兒子。根據最新統計,川普家族的潛在商業利益衝突超過500項

但川普對此毫不在意。在競選中,他不依照慣例出示退稅表,當時答應「審核結束就出示稅表」。可是,當選後就斷然拒絕出示稅表了,因爲「選民不在乎」,依據就是「他競選贏了」。上任之後,川普在推特上為女兒伊凡卡(Ivanka Trump)的生意合作打抱不平。高級顧問康威(Kellyanne Conway)在電視上公然幫伊凡卡推銷商品,這在以前都是不可想像的。

奇怪的是,美國對各級官員都有嚴格的防止利益衝突的要求,他們都要向政府倫理辦公室(Office of Government Ethics)申報稅務與利益衝突,唯獨對總統一人卻全不受限制。這當然是原先制定法律的時候,都認定總統是道德高尚的君子之故。沒想到川普卻是這種特例。

AP_17047307842675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川普對裙帶關係的「不在乎」程度更令人側目。他把女兒伊凡卡與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都安插入白宮。他們名義上只是「助理」和「顧問」,繞過了國會批准的門檻,但實際卻掌管了白宮的衆多事務的決策大權。這對夫婦從過渡團隊時期就已掌握實權,川普早期的支持者紐澤西州長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有「擁戴之功」,可惜得罪過庫什納的老爸,一早就被踢出了內閣的「分贓候選名單」。

川普上台後,年紀輕輕的庫什納卻掌管多項要務。他毫無外交經驗卻負責多項外交活動,包括對以色列、伊朗以及中國的外交決策;其中主管對以色列與伊朗外交的原因,只因為「他是猶太人」,了解以色列。他同時又掌管「創新辦公室」(White House Office of American Innovation),影響美國衆多科技公司的財運。

而伊凡卡則當「不拿薪水」的總統私人特別助理,在各個問題上影響川普的決策。川普的二兒子透露,最後川普最後下決心轟炸敘利亞,就是聽了伊凡卡的勸告。川普對這對夫婦寵愛之深,連原先打江山的「老臣子」班農(Steve Bannon)等也被晾在一旁。川普的兩個兒子,雖然還沒有進駐白宮,但已成為媒體的寵兒,不時在電視上發表偉論,闡述父親的執政思路,透露白宮故事。這種裙帶關係本來只會出現在獨裁國家。

川普式的浮誇與混亂

川普特色是永遠「我至叻」(我最厲害 ),英文形容為Superlative。他浮誇,爭強好勝,凡事喜歡認第一,罔顧事實,好事歸功自己,壞事歸咎他人。注重「勢頭」而不注重嚴謹務實。

大選中,他堅持自己是獲得壓倒性的大勝,但普選票落後希拉蕊,怎麽說也難言大勝,於是只能堅持三百萬非法投票。上任第一天,他堅持出席自己就職典禮的人是最多的,結果被媒體「打臉」之後只能指責媒體假新聞。美國上年第四季經濟指標好,雖然他還沒有上任,他說是自己當選刺激經濟;本年他上任了,第一季經濟指標差,他説是歐巴馬的拖累。

政府消息發放也越來越不靠譜。川普推特屢屢大嘴,其不靠譜已經為世人所知。比如他指責瑞典因為接收難民而遭受恐怖襲擊,結果根本沒有發生所指的恐怖襲擊。他說願意與金正恩見面,但隨後白宮發言人與白宮幕僚長就「闢謠」,川普不是這個意思。

川普的喉舌康威,只顧攻擊媒體,沒想到自己說辭也常常錯漏百出,先搞出了「另類事實」的笑柄;又三番四次指責媒體沒有報導「伊拉克難民的恐怖屠殺事件」,事實上根本沒有發生過這件事。白宮發言人史派瑟(Sean Spicer)每天一次的新聞發佈會,為川普的大嘴圓場忙於奔命,左支右拙的窘態已經成為傳媒的娛樂節目;自己還搞出了「希特勒沒有用化學武器」的笑話。

在整個浮誇的風氣下,美國政府也出現罕見的混亂。上任一百天,很多空缺還懸空,川普根本不著急找人頂替。白宮顧問團隊與內閣的配合還未能成型,特別是國土安全國防外交政策烏龍頻出。入境禁令推出時混亂不堪。彭斯(Mike Pence)與提勒森(Rex Tillerson)訪歐,被盟友質疑他們「說話不算數」;馬侃(John McCain)形容白宮不知誰說了算。在第一次軍事行動中攻擊葉門恐怖分子就情報不明,信息混亂,導致一名海豹部隊隊員陣亡,以及多名美國籍的兒童婦女死亡。最近航母卡爾文森號先被說成向北到達北韓海域,過了幾天才傳出原來是向南開去印度洋參加演習,距離北韓幾千公里。從總統到國防部長到白宮發言人,都沒有人發現錯誤,這種令人驚訝的失誤頓時淪為國際笑柄。

以上幾點,是川普執政以來的政治風氣敗壞的最明顯的幾點,這些弊政的後果或會陸續浮現。最重要的是,美國總統向來是美國兒童的道德典範,美國政治也是「民主燈塔」。川普的政風,嚴重影響了美國的軟實力,貽害更深遠。

川普的百日成績單(內政篇):兩大挫折與四個難題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