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人封面故事:中國想要什麼?美國又該怎麼給?

經濟學人封面故事:中國想要什麼?美國又該怎麼給?
Photo Credit: Franco Folini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將中國加入框架內,並不意味著將主導權交給它,也不是要放棄東亞、美國的自由秩序。跟有可能發展的巨大衝突相比,這一切是值得嘗試的。

經濟學人本期(8月23日出刊)封面故事是「中國想要什麼 What China wants」,內文探討中國在經過幾世紀的孱弱之後,以崛起之姿挑戰美國;未來東亞地區任何可能的戰爭,中國都有可能擁有主場優勢。中美之間的競爭不可避免,甚至可能演變成對峙之勢。而未來十年,美國的外交政策將會是避免這些衝突的關鍵,至於該怎麼做,在該社論中做了仔細分析。

經濟學人認為,雖然有些西方鷹派將中國各種行為視為威脅,比如說在非洲大陸的捷足先登、或是聯合國安理會上包庇獨裁者的投票;但整體而言,中國多數的行為,目前還是遵照國際上的準則跟遊戲規則,而非想要顛覆、自己創造規則。中國的渴望,是有其歷史背景跟感情面的。

但是如果碰到東亞或是東北亞事務,對中國來說,上述的準則便不再適用。過往的幾個世紀,中國都曾經是這個地區的中心,直至西方列強入侵,接著又在戰爭中輸給日本,讓出了東亞中心國的地位。中國在言行舉止上,都表現了對美式和平維護方式的不屑;中國領導人也相信,很快中國會變得富裕又強大,再度取回東亞中心的位置。

中國對歷史的悲憤,為近期在東亞的好鬥行為提供了解釋。無論是部署船隻,準備跟日本爭奪尖閣諸島、奪回跟菲律賓有爭議的礁岩,亦或是在越南近海設至鑽油平台。這些行為都已讓警鐘敲起,有些戰略家認為美國應該堅定面對中國的擴張,另一派人則認為美國應該在災難發生前,就平分東亞地區的權力。

經濟學人認為無論如何,美國都很難置身事外,也不應該置身事外。二次大戰後,有賴美國的保護,才有東亞地區的繁榮跟穩定,也是自由秩序的基礎;而中國的現代化,如果不是因為東亞地區的繁榮跟穩定,也不會發生。即使身為美國宿敵的越南也認識到,他們需要美國以區域穩定的角色出現。

Photo Credit:  U.S. Embassy The Hague  CC BY ND 2.0

Photo Credit: U.S. Embassy The Hague CC BY ND 2.0

該文指出,美國應該體認中國日益強大的事實,而非否認;否則中國將會再度拒絕這個世界。把中國納入現有的遊戲規則中,中國才會去維護它。新舊強權要取得平衡是非常困難的,因此妥協顯得更加重要。在此基礎上,經濟學人建議美國應遵循三個原則。

首先,僅承諾做得到的事情;而如果美國認為某事很重要,也必須讓盟友知道美國是可仰賴的。即使中國將台灣視為最優先的國家尊嚴問題,華盛頓也必須讓北京知道,美國絕對會介入台灣的防禦。

第二點,美國應該在安全保障上,留一些空間給中國。中國參與環太平洋的軍演是個起頭,接著也應該讓中國參與亞洲事務,包括救災等;且應該避免演變成冷戰式的大國輸誠戲碼。

第三點,美國應該有發現,將中國納入新計劃中,比在舊計劃中做出讓步簡單許多。且美國也應該繼續努力朝此方向發展。比如說,在TPP的議題上,美國也應該納入中國,否則談論自由貿易,卻忽略該區域的最大經濟體,是相當荒謬的。

經濟學人該文的結尾談到,即使美國做出上述的讓步,也不能保證中國就會滿意;畢竟中國的目標就是成為東亞霸主,這些小利中國有可能不放在眼裡。但中國明瞭他們需要西方市場,也知道美國軍事、外交上可能的箝制。將中國加入框架內,並不意味著將主導權交給它,也不是要放棄東亞、美國的自由秩序。最終這些會不會有成效?經濟學人並不敢確定,但他們認為,跟有可能發展的巨大衝突相比,這一切是值得嘗試的。

位在中美兩強角力間的小國台灣,如何藉由第三者的分析,來尋求對自己最有力的位置,將是重要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