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藥算什麼?電力算什麼?這個「終極武器」才是雷霆萬鈞的基督復臨

火藥算什麼?電力算什麼?這個「終極武器」才是雷霆萬鈞的基督復臨
Photo Credit: German Federal Archives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火藥算什麼?微不足道。電力算什麼?毫無意義。原子彈才是雷霆萬鈞的基督復臨!」

文:約翰.基根(John Keegan)

回想起來,希特勒恐怕是歷史上最危險的戰爭領導人,因為他的思想結合了三個可怕的相互契合的信念,這些信念經常有人執其中之一,但從未有人三者皆備。他沉迷於作戰技術,因自己掌握所有細節而自鳴得意,並毫不動搖地堅信優越的武器是贏得戰爭的關鍵;在這一點上,他的信念與德國軍隊的傳統大相徑庭,因為德軍強調士兵的戰鬥力和參謀人員的專業技能,相信那才是克敵制勝的法寶。另外,希特勒也相信武士階級的卓越,在他對德國人民的政治演講中,他還給武士階級的概念注入了無情的種族主義的內容。

最後,他是個堅定不移的克勞塞維茨主義者,他真心把戰爭視為政治的繼續,甚至不把戰爭和政治區分為兩類不同的活動。雖然他輕蔑地拒斥馬克思提倡的集體主義,因為它要不加區分地幫助所有種族擺脫經濟奴役,但他和馬克思一樣,認為生命就是鬥爭,因此戰爭即順理成章地成為種族政治實現其目標的手段。一九三四年,希特勒在慕尼克的一次大會上對聽眾大喊:「你們沒有一個人讀過克勞塞維茨,即使有人讀過,也沒有學會聯繫當今的現實。」一九四五年四月,在他生命的最後幾天中,當他在柏林的地堡裡坐下來撰寫給德國人民的政治聲明的時候,他只提到了一個名字來為他曾企圖達到的目標辯解,那就是「偉大的克勞塞維茨」。

革命性的武器、武士的道德守則和克勞塞維茨把軍事和政治目標合二為一的理念,這三者加起來,使得歐洲一九三九-一九四五年的戰爭在希特勒手中達到了史無前例的決絕,其程度是此前的任何領導人,無論是亞歷山大、穆罕默德、成吉思汗還是拿破崙,做夢也想不到的。開始時,希特勒默認了英法兩國政府宣佈的不對平民目標進行直接空襲的聲明。這一禁令一旦被打破,所有的顧忌就全部扔到了九霄雲外。打破這個禁令的碰巧是德軍,一九四○年五月十日,德國空軍弄錯了目標,襲擊了德國城市弗賴堡;為了權宜,把責任推到了法國人頭上。

義大利軍事理論家杜黑早已提出,只靠空中力量就有可能贏得戰爭(無論巧合與否,義大利是率先為軍事目的使用飛機的,在一九一一到一九一二年間的戰爭中,它對利比亞的土耳其人進行了空襲),雖然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交戰方用飛機和飛艇對敵方城市進行的轟炸造成的傷亡很少,破壞也不大,但是希特勒相信他的新式空軍擁有的一千架轟炸機如果集中力量給予雷霆一擊的話,一定會打敗英國皇家空軍,粉碎英國民眾的鬥志。

一九四○年九月七日至今在倫敦仍被稱為「轟炸的第一天」,那天,德國空軍投下的炸彈把倫敦所有的碼頭以及泰晤士河兩岸城區的大片地方燒成白地;十二月三十一日,德國空軍摧毀了倫敦金融區的大部份地方;一九四一年五月十日,西部戰線上發動坦克進攻的一周年,英國政府所在地白廳和威斯敏斯特宮,連下議院在內都被摧毀。德國空軍只在一九四○年一年內就造成一三五九六名倫敦市民喪生,儘管如此,最終遏制德國空軍行動的決定性因素還是它自己的損失——八、九兩個月內,德軍六百架轟炸機被擊落,迫使它放棄了把「以空中力量贏得戰爭」的杜黑理論付諸實施的努力。從一九四一到一九四三年,它只能偶爾在夜間對英國的目標進行空襲。

希特勒企圖通過空中轟炸使英國人就範,卻沒能如願,遂將注意力轉回使用他的另一種革命性武器系統——裝甲部隊——來爭取他夢寐以求的在歐洲戰場上的全面勝利。到一九四一年春,他完成了把裝甲師調向東面的預防性部署,下決心進攻蘇聯,因為蘇聯拒絕默認希特勒通過外交改組南歐版圖的努力。他先對不肯俯首稱臣的南斯拉夫和希臘開戰,征服了它們之後,於六月二十二日命令裝甲部隊揮師蘇聯。

在對蘇作戰的頭六個月中,閃電戰術的成效如同一九四○年春天在西方一樣令人目眩。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德軍坦克橫掃蘇聯的農業中心和工業與採礦業重鎮烏克蘭,兵臨列寧格勒和莫斯科城下。當時看來,希特勒使用他熱情推崇的革命性軍事技術執行他信奉的克勞塞維茨理論似乎達到了目的(不過克勞塞維茨並非唯武器論者,他並不認為武器的優越與否是戰爭的重要因素)。為希特勒所狂熱宣導的武士道德守則也發揮了作用,可以說作用大得過分了。

雖然在西方作戰時,德軍遵循了普遍的戰時法律規範,但他們在東方的行為卻十分野蠻;第三帝國的宣傳機器把關於大草原匪幫的民間傳說和民眾頭腦中紅色革命獠牙利爪、鮮血淋漓的形象編織在一起,捏造出東方野蠻的印象,這似乎成了德軍對紅軍士兵殘忍野蠻的理由,就連戰俘都不放過。在明斯克、斯摩棱斯克和基輔包圍戰後,德軍俘獲了數十萬紅軍士兵,對他們極盡虐待之能事。德國國防軍俘虜的五百萬蘇軍士兵中有三百萬死於虐待和凍餒,多數死亡發生在戰爭的頭兩年。

至少在德軍於一九四二年秋在大草原深處的史達林格勒會戰中泥足深陷之前,閃電戰在陸上一直勢如破竹。但在其他地方,希特勒依靠先進武器和極端戰略推進的戰爭卻出乎意料地遇到了一系列阻礙。在海上,他期冀用潛艇封鎖英國,完成一九一七至一九一八年間德國海軍因潛艇數量不足而未能做到的事,但一九四三年,同盟國對跨大西洋商船隊的整個航行區實現了遠端空中覆蓋,用護航的航空母艦為商船隊提供局部空中保護,並比德國的密碼編制人員技高一籌,破譯了德國海軍指示潛艇截擊商船隊的電文,因此改變船隊的航線,使潛艇撲空;這一切使得希特勒的期冀化為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