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末代皇族的哀愁:當與世無爭迪博王遇上剽悍皇后蘇柏雅萊

緬甸末代皇族的哀愁:當與世無爭迪博王遇上剽悍皇后蘇柏雅萊
Photo Credit:wikipedi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英國人攻入皇宮的那一天,我們失去了我們的身份,如今世事變遷,我們希望成為進步中的緬甸的一部分,也希望緬甸人民能夠更認識到皇室的歷史。」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近日一齣在泰國熱播的宮廷劇《愛之火》創造高收視率,灑狗血的劇情,雖劇組聲稱純屬虛構,但其中場景、人物、服裝無不讓緬甸人聯想到緬甸末代王朝:貢榜王朝。播出後不旦引發許多緬人不快,更讓緬甸皇族後裔要求泰國電視台停播該劇。讓人不禁對貢榜王朝那個屠殺皇室的冷血皇后充滿好奇心。

女王的誕生

蘇帕雅萊(Supayalat)是緬甸末代皇后,出生於1859年(也有說法是1860年),其生母皇后馨布麻茵(Hsinbyumashin)同樣出身貴族,後來嫁給表哥敏東王(MinDong Min)生下三女。為保障血統純正,這樣「親上加親」的聯姻,在緬甸皇室或歐洲各國的皇室間都是常見現象。在蘇帕雅萊出生的年代,緬甸早非那曾經藩屬國無數,位於東南亞中心、萬國朝奉的天朝了,反之,當時第二次英緬戰爭結束,英國人占領了整個下緬甸,割據南部立毛淡棉為新首都,緬王的管轄領土不到全勝時期的三分之一,大緬帝國已是一個風雨飄搖的國家了。

皇后蘇帕雅萊從小就顯現出她異於常人的性格,在英國人約翰.馬克斯(John Ebenzer Marks)所著的《在緬四十載》(Forty Years in Burma)一書中記錄了許多緬甸皇室生活的細節,其中提到蘇帕雅萊從小就會抓來小鳥,將其活活肢解,而母親馨部麻茵卻絲毫不以為意,甚至自己對二女兒的剽悍個性十分自豪,只吐糟蘇帕雅勒是個十足的「壞小子」(Bad boy)。

螢幕快照_2017-05-04_上午7_12_42
Forty Years in Burma封面
勾結外臣 籌謀儲君

敏東王晚年十分不得意,他領導的現代化改革運動失敗,皇子又為皇位繼承權相繼起兵造反,雖然都很快平息,但敏東王就此心灰意冷,不願重新指定繼位子嗣,伴隨著江河日下的江山,從此不問政事。

而朝中大臣們再深知敏東王不久於世後,紛紛結黨營私,外朝勾結內宮,推舉對自己有利的皇子。在各懷鬼胎的激烈奪位戰中,迪博王(Thibaw Min)最後雀屏中選。在敏東王幾十名子女中,迪博王並不起眼,他的生母出身卑微,生下迪博王後便失了皇寵,晚年遭貶至寺院,在青燈古佛下度過餘生。母親的悲涼人生,讓迪博王從小就對權力爭奪充滿畏懼,只求自保,也養成了他日後膽小孱弱的性格。

413px--Mindon_Min-2
Photo Credit:Ekyaw CC BY SA 3.0
緬甸敏東王

迪博王從小就讀英國人辦的貴族學校裡,接受全面西式教育,為贏得身為虔誠佛教徒父王的青睞,又進佛學院苦讀佛經,並通過佛學院高階考試,在其他不學無術的皇子中算是一項壯舉。

而迪博王之所以被選中,也正是因他與世無爭與懦弱的個性,這一特質在野心勃勃卻無子嗣的皇后馨布麻茵眼中,是個傀儡皇帝的不二人選, 以求在敏東王駕崩後能垂簾政治,並以最快速度,將自己的女兒,也就是迪博王三個同父異母的妹妹,嫁給了他。

Konbang-Thibaw
Photo Credit:wikipedia
迪博王(Thibaw Min)
悍妒皇后 迫皇終於只事她一人

和迪博王成婚後,跋扈的蘇帕雅萊只允許迪博王專事她一人,而迪博王也真終生不近其他女色,沒有妻妄成群,是緬甸歷史上絕無僅有「從一而終」的皇帝。而蘇帕雅萊的姊姊與妹妹,變成了有名無實的皇后,終生未蒙一幸。(與中國或西方不同,緬甸的皇帝可同時冊立多位皇后)。其間也有一名縣知事不忍眼看皇嗣凋零,為皇帝舉薦一名17歲的女子米欽姬(Mi Hkin-gyi),希望能納其為副后,但蘇帕雅萊得知後便雷厲風行地將該女子與知事決處,可見蘇帕雅萊權力早凌駕皇上,宮中已無人可與之抗衝。

關於迪博王的婚姻,緬甸史書上的另一說法是,其實馨部麻茵原本是想把長女蘇帕雅姬(Supayagyi)嫁給迪博王,但婚禮上,兇悍異常的二女兒蘇帕雅萊卻當堂鬧婚,硬是搶了姊姊的機會,主動投入迪博王懷抱,當夜就生米煮成熟飯,成為既成事實,讓母親也無可奈何。

Thibaw_Min_1885_crop
Photo Credit:wikipedia
蘇帕雅萊(中)和迪博王,左為蘇帕雅姬(Supayagyi)
慘害皇親 血流成河

1878年10月1日,敏東王駕崩。還在他屍骨未寒之際,一場緬甸歷史上最血腥的皇室鬥爭就拉開序幕。10月8日迪博王登基,皇帝對於王位弄權之事並不感興趣,倒是馨部麻茵和蘇帕雅萊母女兩人十分擔心皇位穩固與否,而為去除異己,保障無人可爭動搖博王權力,兩個女人聯手幾位外臣,將住在宮裡的幾十名皇子公主全部逮捕入獄。

幾個月後,這些曾經的皇親貴胄被押解到伊洛瓦底江(Irrawaddy River)邊的一塊空地上,全數勒死,也有一說是王子們被大象活活踩死,更有傳聞蘇帕雅萊將尚在襁袍中的嬰兒砸向墻上。處決這些手足時,迪博王和蘇帕雅萊都在場,蘇帕雅萊甚至看得興高采烈,敏東王的48子中,就有31人在這場屠殺中喪命,其餘的也再隨後被追殺,只有三人在英國人庇佑下得以僥幸生存。

Sagainghillsagaing
Photo Credit:wikipedia
伊洛瓦底江
琉璃宮破 皇帝流放印度

在「清君側」行動後,朝政由蘇帕雅萊母女與其黨羽把持,乃至對英戰爭要不要開打,皇上都無權過問。後來第三次英緬戰爭爆發,英軍不費一槍一彈,攻入被稱為琉璃宮殿的曼德勒皇宮,皇帝夫婦被押解到了一個印度小鎮:拉特納吉里(Ratngiri),讓他遠權力中心,以防東山再起。

緬甸史書記載,在英軍攻入曼德勒皇宮時,蘇帕雅萊的一顆國寶級紅寶石失竊,盡管迪博王後來多次寫信給英王索要,但皆未果。國寶從此無人知其下落,直到一天,這顆碩大寶石出現在英國國王的王冠上。

在國破家亡之際,有記錄的另一件趣聞,是1885年當蘇帕雅萊和迪博王被英軍從皇宮押解到伊洛瓦底江邊登船時,迪博王一直戰戰競競躲藏在她懷抱裡,而蘇帕雅萊則神情自若掏出一支「皇家草菸」,招手叫英國大兵過來,給她點上火。

印度歲月 家族分崩離析

迪博王雖被英人流放至印度後,不旦沒有被當戰犯對待,反而給他皇族的禮遇,衣食無虞。英國人為他建了一棟佔地23英畝的宮殿。標準的英式紅墻建築,配上義大利的彩色玻璃大窗,名為玻璃宮殿(Glass Palace),以對應他在曼德勒的「琉璃宮」。

蘇帕雅萊和她的母后一樣,沒有兒子,一連生下四個女兒,兩個女兒均在印度出生,唯一的長子則早年死於襁褓之中。公主們長大後都說得一口流利的當地語言,成年後亦常有緬甸貴族和他國皇室上門提親。

但這時玻璃宮內卻發生了諸多「醜聞」,先是大女兒未婚懷孕而後被斷絕關系,下嫁給一名印度平民,接著二女兒與一名緬甸平民墜入情網,不顧家人反對離家出走,從此失去下落。

一連串打擊讓迪博王大病不起,不久後去世,葬於拉特納吉里。那一年是1916年,正是他被迫退位的30週年,他的死在緬甸國內沒有引起任何反應,曾統治緬甸本土與東南亞數個藩屬國的皇室似乎早已被世人遺忘。直到2012年底,新上任的緬甸總統登盛在訪問印度途中,特地來拉特納吉里拜謁,而他也是緬甸獨立以來首位到訪迪博王陵墓的緬甸領導人。

King_Thebaw_-Ratnagiri
Photo Credit: wikipedia
迪博王在印度的皇宮
一代皇后 重返緬甸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英國人允許緬甸皇室重返緬甸定居,1919年蘇帕雅萊便帶著兩個小女兒返回仰光定居,被英政府安排住進一棟別墅裡。諷剌的是,別墅位處於邱吉爾路上,而正是這人在英國國會裡堅持開打第三次英緬戰爭,改變了蘇帕雅萊的一生。

老年的蘇帕雅萊牙齒已掉光,家中養了一隻狗,失去了年輕時的自負、霸道、傲慢和專橫,反之她變得冷靜、沉著跟卑微。然而,她自稱為「前朝皇后」,到她府裡拜訪的客人,都要像在宮裡一般對她行跪拜大禮,外國人也不例外。

蘇帕雅萊敢作敢為的性格其實頗受英國人尊敬。1889年,英國詩人魯德耶.吉卜林(Rudyard Kipling)路過緬甸時,曾寫下著名詩歌《曼德勒》(Mandalay)。他在詩中用了蘇帕雅萊的名諱,作為他心儀緬甸女性的象徵。1907年,吉卜林獲頒諾貝爾文學獎,蘇帕雅萊的名字開始為西方人所知。

1925年,蘇帕雅萊在仰光病逝,享年66歲。雖然她死後回葬曼德勒的遺願沒能實現,但殖民政府為她舉行了隆重葬禮,並宣布葬禮當天為全國假日。蘇帕雅萊的墓地在仰光地標大金塔南邊一塊毫不起眼的土坡上,外形為緬式佛塔,占地很小,鮮有遊客到訪。

緬甸
Photo Credit:Soe Lin CC BY 2.0
緬甸大金塔
皇權──將軍的夢想與噩夢

緬甸獨立後,文人政府不到幾年就被軍方政變,軍方對緬甸皇室十分忌憚,害怕有人擁王自重,如偽滿洲國一般,威脅其地位,因此無論出版物還是歷史教科書上,貢榜皇室的下落都鮮少被提及,讓緬甸皇室徹底消失在近代史上,一般緬甸人皆對皇室認識不深。雖然軍方想要淡化皇室影響力,但將軍們卻對皇室過往的生活和尊榮十分響往。首任獨裁將軍奈溫(Gen. Ne Win)就費盡心力,娶了一名皇室女子為妻,以期利用緬甸人民對皇權的認同,淡化其武力奪權及獨裁的事實,但這段婚姻卻在5年後即終結。

後上任的丹瑞將軍亦是如此,2005年他將緬甸首都遷至奈比多,這個新首都的總統官邸,造型上與曼德勒的琉璃皇宮十分相似。其他各政府部門機關,包括國會大樓,也全是仿古緬風的粗燥建築。在奈比多的動物園中,更養著三頭白象;在緬甸,白象是權力和皇室象徵,在緬甸歷史上就有許多國王自詡為「白象王」, 也常為爭奪白象而與他國大動干戈,白象之於緬甸就如三大神器之於日本皇室,擁有白象主要是要表明自己政權的正統性,這也是這幾位「來位不正」的將軍如此看重白象的原因。

被緬人遺忘的緬甸皇室

文人政府登盛執政後,緬甸新聞出版解禁,關於皇室遺族們的消息逐漸被報導,皇室才重新回到民眾生活中。2016年11月,迪博王流亡印度131年後,約一百名皇室後代被緬政府當局允許,回到曼德勒皇宮舉行紀念儀式,而這一切在過去都得秘密進行。蘇帕雅萊的曾孫,也就是其四位女兒的孫子碩溫(Soe Win)表示:「自英國人攻入皇宮的那一天,我們失去了我們的身份,如今世事變遷,我們希望成為進步中的緬甸的一部分,也希望緬甸人民能夠更認識到皇室的歷史。」

相關評論: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Billy Y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