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該殺死那個胖子嗎?經典思想實驗「電車問題」的各種變形

你該殺死那個胖子嗎?經典思想實驗「電車問題」的各種變形
Photo Credit: MOODY AIR FORCE BAS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已經找到一個共通的直覺:殺死一個人有時候也是錯的,即使是為了拯救五條性命。我們可以把這個直覺當成原則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 大衛.愛德蒙茲 (David Edmonds)

電車學的列車是由菲莉帕.芙特啟動的,但是真的讓這列電車全速衝刺、發揚光大的人,卻是麻省理工學院的哲學家茱蒂絲.賈維斯.湯姆森(Judith Jarvis Thomson)。她受到芙特的思考實驗啟發,寫了不只一篇,而是兩篇影響深遠的文章,她稱為「電車問題」。

第一篇文章裡有許多她自己新創的思考實驗,其中涉及八個虛構人物,依序分別是艾爾菲烈德(A)、柏特(B)、查爾斯(C)、大衛(D)、法蘭克(F)、喬治(G)、哈利(H)與歐文(I),他們全都面臨生死交關的問題。痛恨自己妻子的艾爾菲烈德在她的咖啡裡加入清潔劑,殺死了她;而同樣痛恨自己妻子的柏特則是看到她在咖啡裡誤加了清潔劑(她以為那是奶精),而且明明有清潔劑的解藥,卻沒有拿給他太太——見死不救。

不過到了第二篇文章,湯姆森才加入了出現在本書標題中那個體型粗壯的角色。

芙特在原本的岔路難題中,提出兩個選項做為對照:一個是陷害無辜之人,解救五名人質;另外一個則是殺死青年,取其器官,去救五名病患。而湯姆森則加入了另外一個電車難題,讓這個對比更鮮明。

這一次,你站在可以俯瞰電車鐵軌的天橋上,看到一列電車轟隆隆地沿著鐵軌飛奔而來,而電車前面的鐵軌上則綁了五個人。這五個人還有救嗎?同樣的,在道德哲學家的巧妙安排下,他們當然都有機會獲救。有個很胖的人正好趴在欄杆上看電車,如果你把他推下天橋,讓他掉落在鐵軌上,他肥碩的體型正足以讓電車停下來。不幸的是,在這個過程之中,這個胖子會死掉,不過卻可以拯救五條性命。

你會殺死那個胖子嗎?你應該殺死那個胖子嗎?

你該殺死那個胖子嗎?78
Photo Credit: 漫遊者文化

特別指出此人的體型肥碩並非無的放矢。如果任何體型的人都可以阻擋電車,而你又正好站在這個胖子旁邊的話,那麼最恰當的做法想必不是把胖子推下去,而是你自己跨越欄杆,從天橋一躍而下,犧牲自己才對。這才是勇敢而無私的行為,只不過以這個例子來說,此舉卻是徒勞無功,因為根據命題假設,你的體型並不足以阻擋列車。

就算此人的體型是這個思考實驗中的必要元素,就算他只是個虛構的人物,但是仍然有些人認為強調他的體型似乎有些不妥。湯姆森在一九八五年的文章中才讓這個胖子登場,可是當時的學術界早就習慣了對於偏見和用語必須特別敏感,下筆也要格外謹慎,尤其是牽涉到種族、宗教、性別與性傾向的話題。然而,當時肥胖還不算是自我認同的一個歧視族群,因此也沒有必要在語言上太過嚴厲審查。

不過到了二○一二年,有個英國的立法機構卻建議,稱呼他人肥胖必須被視為「仇恨犯罪」。因此,在許多電車學的文章中,這個胖子就在體型上,或者至少在概念上,經過了一番改造:有人稱為「大塊頭」或是「重量級」甚或「腰圍可觀」。甚至,為了避免傷害到那些容易受創的玻璃心,還有人發明了一個幾乎是全盤複製的哲學問題,卻完全不需要提到這個可能遇害之人的體態是否發福。這一次在天橋上,你旁邊那個人是背了一個很重的背包,他的體重加上背包,就足以阻擋電車。當然,因為事態緊急,你也沒有時間將他的背包卸下來背到自己身上,再從天橋跳下來。唯一拯救那五個人的方法,就是將他連人帶背包地推下天橋。

然而,不管如何形容這個人——在本書中,我還是以傳統的標籤稱呼他為胖子好了——看起來好像「雙重效果論」又有助於解釋這個典型的道德直覺:我們可以將電車引導到岔路上,卻不能將胖子(或是背著背包的人)推下去。正如前文所述,在岔路難題中,你並不是故意殺死鐵軌上的那個人。可是在胖子難題中,你卻需要這個胖子(或是背著背包的人)去擋在電車與那五個命在旦夕的人之間;如果他不在那裡,這五個人就必死無疑。他是你達到目的的手段,而目的正是讓電車在輾死那五個人之前停下來。如果那個胖子可以自願跳下去的話,那真是崇高的犧牲;可是如果你伸手將他推下天橋,那麼你就是將他視為物體而非有自主能力的人,利用他達到你的目的。

然而,湯姆森跟菲莉帕.芙特一樣,知道不能全靠雙重效果論來解釋箇中差異,因此她想訴諸「權利」的概念。她跟芙特一樣,也很關注當時最熱門的議題——墮胎,而且也已經在她針對這個話題出版最著名的一篇文章〈為墮胎辯護〉(A Defense of Abortion)中,採用了權利理論。這篇文章假設了一種情況。

有一天早上你醒過來,發現自己躺在一位赫赫有名的小提琴家旁邊,兩人的身上都連著機器。這位小提琴家罹患致命的腎臟疾病,因此愛樂者協會在發現只有你的血型跟他相符,可以助他一臂之力之後,就將你們兩人都連接到一個新奇的機器上,讓他也可以使用你的腎臟。醫護人員跟你解釋說,很不幸地,如果拔掉連在小提琴家身上的機器,他就會死掉,不過也不用太擔心,這種尷尬的情況只需持續九個月,到了那個時候,他就可以恢復正常,然後你們兩人就可以分道揚鑣了。湯姆森認為,你可以非常好心地同意讓小提琴家跟你的身體連接在一起,但是無論是他或醫院都沒權利要求你這樣做。

同樣的,湯姆森也在胖子的案例中訴諸權利理論。將胖子推下天橋,會侵犯到他的權利,但是將電車引到岔路,卻沒有侵犯到任何人的權利。「如果我們讓突如其來的重擔落在五個人的身上,而不是將此重擔轉移到一個人的身上,在道德上是說不過去的。」旁觀者將電車引到岔路,不只將死亡人數減到最低,同時也將「已經威脅到人命的意外所導致的死亡人數」減到最低。

請注意這個理論與芙特的觀點之間的異同。芙特認為,在岔路情境中,只是轉移已經存在的威脅,而將胖子推下天橋則會製造出一個全新的威脅。這樣的差別聽起來合情合理,感覺上,好像在道德上應該有些重要性。然而有位電車學家卻堅稱沒有差別,她用轉盤難題來證明這一點。

0123你該殺死那個胖子嗎?_82
Photo Credit: 漫遊者文化

在轉盤的例子中,你可以將轉盤旋轉一百八十度,拯救五個人,不過如此一來,就會有另外一個人在鐵軌上,直接遭到電車撞擊。然而,發明這個情境的學者卻說轉動轉盤在道德上是可允許的——儘管這樣做並沒有轉移已經存在的威脅,而且對那個會被撞死的人來說,也製造了一個全新的威脅。

或許你沒有同樣的直覺。但是如果你有的話,那麼我們就要繼續尋找另外一個原則,來解釋我們在胖子和岔路情境中的直覺。可是,用雙重效果論來解釋,又有什麼問題呢?為什麼湯姆森不直接訴諸雙重效果論就好了呢?這是因為她發明了一個稱為「環狀軌道」的電車問題。

0123你該殺死那個胖子嗎?84
Photo Credit: 漫遊者文化

在你面臨岔路難題,對於要不要將電車引到岔路上的問題,痛苦糾結了好幾個星期之後,最後終於做了正確決定:將電車轉向。可是在這段期間,鐵路工人加緊施工,延長了岔路,讓岔路最終又繞回了主要軌道。於是,當你再一次出門散步,走到鐵路旁邊,赫然發現自己又面臨類似的夢魘,不過這一次有些許的修正。在環狀軌道中,火車朝著五個人直衝過來,剛巧這五個人的體型都很瘦小;如果火車撞到他們,他們全都必死無疑,但是他們加起來的體重卻可以擋住火車。你也可以將火車引導到岔路上,那裡有個胖子,他一個人的體重就足以擋住火車,不讓火車繼續向前衝,繞過環狀軌道,又撞死另外五個人。

這裡就出現了關鍵的差異。在岔路情境中,如果那個單獨被綁在鐵軌上的人可以自行脫逃,那麼套句德國哲學家萊布尼茲(Gottfried Leibniz)不無諷刺的話:「世界真是太美好了」。可是在環狀軌道的情境中卻並不是如此。在環狀軌道中,如果岔路上的那個人消失了,那麼五個瘦子就會沒命;這一次,你真的需要他死,才能解救五個人免於一死。因此,火車撞上那個人肯定是你計畫中的一部分。

然而,湯姆森繼續寫道,如果我們都同意在岔路情境中可以這樣做,就算不是非得這樣做不可,那麼在環狀軌道的情境中,也同樣可以這樣做,因為就像她所說的,「我們無法假設多出來的那段鐵軌是否存在,對於這些案例中的人可能會採取什麼行動,有重大的道德差異。」

如果湯姆森的說法成立,那麼雙重效果論就不能成為解釋岔路與胖子這兩個案例之間差異的原則了 。因為在環狀軌道中,我們不只是預見了那個胖子的死亡,甚至是需要胖子死掉;因此,我們意圖讓他死亡。將火車引導至環狀軌道與雙重效果論相互矛盾。

如此一來,我們好像又回到原點。我們已經找到一個共通的直覺:殺死一個人有時候也是錯的,即使是為了拯救五條性命。我們可以把這個直覺當成原則嗎?如果這樣做的話,等於是把我們帶回到了十八世紀普魯士帝國的遙遠哨站柯尼斯堡(Königsberg)了。

相關書摘 ►「電車問題」中你該殺死那個胖子嗎?看喜劇短片可能影響你的決定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你該殺死那個胖子嗎?:為了多數人幸福而犧牲少數人權益是對的嗎?我們今日該如何看待道德哲學的經典難題》,漫遊者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大衛.愛德蒙茲 (David Edmonds)
譯者:劉泗翰

一輛失速列車迎面而來,看就要撞上軌道上來不及逃離的五個人。你站在天橋上目睹一切,旁邊站了一個胖子,而把他推下去就能擋下列車、拯救五條無辜性命。一或五,你該如何選擇?

為了多數人而犧牲少數人,真的是對的嗎?邱吉爾為了拯救倫敦市中心,誘導德軍繼續投彈到勞工階級住的郊區;遭遇海難的船長殺了船上服務生,四個人生啖血肉只求存活;為了拯救被綁架的孩子,警官不惜刑求嫌犯逼問下落⋯⋯善惡該如何界定?道德究竟是要聽由理性指導還是遵循感性直覺?

挑戰你的道德直覺、打破你對是非善惡的固有印象,暢銷哲普作家愛德蒙茲以簡單易懂的方式帶領我們從哲學、社會學、心理學,甚至大腦科學的不同進路抽絲剝繭、進入史上著名十大思想實驗中的電車難題。

getImage_(2)
Photo Credit: 漫遊者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王國仲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