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灣到沖繩、媽祖到祇園祭,野島剛《台灣十年大變局》讀後感

從台灣到沖繩、媽祖到祇園祭,野島剛《台灣十年大變局》讀後感
Photo Credit:截自三民網路書店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我們開始將「媽祖」與「祇園祭」放在同一個平台上認真思考的時候,或許就是我們真正走向國際的時候。

我指的不是進一步發展影視產業,台灣的影視產業已經很難避免受到中國資本的滲入。我指的是一個很簡單也不太新鮮、但或許仍然有用的概念:在地化就是國際化,高度的國際化必須仰賴高度的在地化。

國際化,也就是讓台灣與世界接軌,這是一個讓台灣免於被強權吞噬的自保之道。可是國際化絕非只有接受國際慣例與標準的一面,因為那無法構成吸引他者的誘因,然而在地化卻可以。

設想一個場景:有幾十台高達三層樓、重達12噸的木造車子,上面擺了些竹子、刀子或小孩子,然後憑著人力拉動、以不到5公里的時速緩慢前行,從一間神社出發,繞街一圈後又回到神社。

這樣的東西究竟有什麼魅力,可以每年吸引全世界上千萬人不遠千里而來,只為了一睹這幾台車子的風采?我說的是京都的祇園祭與山鉾(車)。我常想,為什麼這樣的東西可以,但我們的大甲媽祖繞境不行?或是大龍峒的城隍爺出巡不行?

我指的當然不是這些儀式沒有人。這些儀式每年都吸引全台成千上萬的善男信女、毒油老董或政治素人參與。我指的是這些極富特色、且與土地生根連結的儀式,為什麼沒有成為我們最在地化同時也最國際化的寶物、為什麼還沒成為我們吸引全世界目光的焦點之一?

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我猜想,當我們開始將「媽祖」與「祇園祭」放在同一個平台上認真思考的時候,或許就是我們真正走向國際的時候。

本文經極光電子報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