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標題黨,挪威媒體Amedia如何轉戰網絡?

不做標題黨,挪威媒體Amedia如何轉戰網絡?
Image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少轉戰網絡的新聞媒體都仍然在尋找生存之道,挪威媒體公司Amedia的經驗或可以參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現時幾乎所有新聞媒體都已經有網上版,即使仍然保留紙媒業務的報章亦同時開拓網絡業務。各家網媒仍在搜索可持續的營運模式,早前《端傳媒》因資金不足而需要大幅裁員一事,引起「高質素媒體是否難以生存」、「劣幣驅逐良幣」等討論。

在上星期於哥本哈根舉行的數碼媒體歐洲會議中,挪威第二大傳媒公司、擁有62份地區報紙的Amedia執行副主席Pål Nedregotten就講述該公司轉戰網絡3年的經驗。

由紙媒轉攻數碼訂閱

自從2014年4月引入數碼訂閱以來,Amedia目前已有13萬名付費的數碼訂戶,加上報紙兼數碼訂戶總共有53萬人——對於一個人口約525萬的國家而言絕非小數目。

Amedia的數碼策略第一步,是叫做aID的通用登入系統,所有人均可免費註冊,稍後才決定是否要升級成為付費用戶。除了令原有48萬報紙訂戶(及其家人)成為數碼訂戶外,Amedia亦透過不同方法,令普通讀者註冊aID,以及令註冊了aID的讀者升級成為訂戶。

3年內,aID有80萬挪威人註冊,佔該國15歲以上人口近2成。不過Amedia預計訂戶增長將會在15至18個月內飽和,正尋求不同方法令讀者更投入、增加閱讀時間,例如該公司購入了挪威最低級別的足球聯賽直播權,去年直播了347場賽事。

標題黨無助增加收入

去年Amedia的稅前盈利為1.23億挪威克朗(約1.1億港元),不及前年的2.67億挪威克朗(約2.4億港元)的一半,廣告收入在2016年更下跌了16%,首次被訂閱收入超越。

Nedregotten在接受訪問時表示,他們現時正嘗試把(讀者)規模轉化為深度,首先需要分析其用戶數據,例如知道讀者要到訪網站多少次才成為訂戶,或者訂戶閱讀次數低至甚麼程度時才取消訂閱等,並研究讀者願意為甚麼內容付費。

他指身為編輯及記者,最滿足的是看見他們認為重要的事情真的變得重要,新聞質素帶動了公司成長。從數據中他們看見「標題黨」無法增加讀者的參與度、閱讀時間等,因此無法帶動公司的經濟狀況。真正能帶來收益的新聞剛好相反︰有創意的標題、好的新聞、地方社區真正關心的報導。

留住讀者

當然,Amedia本來已是當地的大公司,有62份地區報,無論資本還是讀者人數都跟由零開始的新媒體不同。Nedregotten也承認這一點,他表示地區報已有的讀者、過往的投資讓他們有良好基石,然而他認為Amedia的經驗中仍然有部份值得參考。在一開始考慮數碼化的時候,他們想的是︰「好吧,我們有48萬付費的訂戶,我們會對他們怎樣?讓他們逐一消失,抑或嘗試令他們變成數碼訂戶?」

剛開始其數碼訂閱系統的時候,不少人都會擔心網絡版和實體版會「自相殘殺」,但Nedregotten認為在Amedia此事並無發生︰數字顯示取消訂閱報紙的人,無論如何也會取消,現在他們爭取把這些離開的人回頭成為數碼訂戶。

至於任何一家媒體公司都不得不關注的收入問題,Nedregotten指他們以往把焦點100%放在廣告收益上,而有趣的是廣告收入因為訂閱業務而增加。他們停止「為規模而規模」、追逐吸引眼球,這代表網頁瀏覽量下跌,但他們同時能夠把不同讀者分類,以及辨別出短暫停留的讀者。他們發現,很多從廣告角度來說沒有價值的流量,都是來自短暫停留的讀者。因此他們開始針對參與度高的讀者,這些人屬於他們所報道的社區,而在開始一段時間後,就轉化成為更高網頁瀏覽量。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