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器人的反撲:奈米科技失控後的「灰霧」問題

機器人的反撲:奈米科技失控後的「灰霧」問題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科技的不斷進步也可能讓人類更容易達到這些價值觀的標準。問題在於,未來整合性科技真的能徹底改變人類的體能狀態和生活方式嗎?還是它們只能單純強化我們已經擁有的能力?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伊芙.哈洛德

美國電腦系統公司—美商甲骨文有限公司(Oracle Corporation)的共同創辦人,比爾.喬伊(Bill Joy)點出了機器人學、奈米機器人和生物工程等新興科技可能存在的危險性,因為日後這類科技都將具備自我複製(self-replicating)的能力。他擔心自我複製型的機械一旦啟動,是否就會無止盡的複製,耗盡地球上所有的自然資源,成為壓垮人類的最後一根稻草?就像人類的繁衍必須有所節制一樣,往後這些自我複製型的機械也必須加以控管,否則地球很快就會不堪負荷,無法供應大批長壽人類的需求。同時,喬伊也指出另一項疑慮,那就是網路資訊的氾濫,每一個人都可以輕易取得製造強大科技的相關技術,這些人當然也包括唯恐天下不亂的頑劣惡徒。

喬伊預估到了二○三○年,市面上可能就會出現自我複製型的機器人。試想這個狀況:一部機器人被植入了惡意程式,複製出了大量分身,準備連成一氣的鏟除人類。在這種情況下,繼克服兇猛野獸的侵略之後,人類勢必將面臨與極度強大的機械侵略者纏鬥的險境。

這些科技當中,喬伊特別擔心自我複製型奈米機器人所帶來的後果。這些分子大小的機械雖然能夠大幅增進人類的健康、對抗老化,但是,當它們逸散到環境,失去掌控、不斷複製時,極有可能吸乾地球上的每一滴養分。也就是說,世界上的資源將被大量如塵霧般瀰漫的自我複製型奈米機器人耗盡,科學家和生命倫理學家把這種未來現象稱之為「灰霧」(gray goo)問題。

由於奈米科技日新月異,這方面的提前考量更是刻不容緩。現在,科學家已經為奈米科技做出了一些因應之道,像是設定奈米機器人完成任務後(例如消滅癌細胞)就自動關機,或是讓奈米機器人利用自己身上的資源進行自我修復。透過這些具有時效性的設計,能夠有效排除奈米機器人在人體內、或是環境中無限複製的可能性。瞭解這一點很重要,因為科學家在設計奈米機器人的同時,通常都會避免「灰霧問題」的發生。

可是喬伊的另一點擔憂倒是相當值得我們深思。確實,現在大部分的整合性科技都是由私人企業合作研發,而這些企業的首要目標就是將最新研發的技術快速商品化。儘管現今的法規規定這類公司必須設有包含生命倫理學家的監督委員會,但是政府體制下的監管單位(如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卻不可能完全掌控這些私營企業的運作狀況,因為優先獲取專利,將新技術商品化是私營公司的首要考量,這表示要他們提供手中的研發資料恐怕不太容易。因此我們必須捫心自問:「將這種具有顛覆人類現況的革命性科技,交由以營利為導向的私人企業研發,真的恰當嗎?」或許,對全球市場而言,訂定出一套健全且合理的通用規章才是當務之急。再者,為了確保各國謹守安全性政策和常規的規範,在經濟方面,我們也應該透過通用的國際法規使各國的經濟平權。

便利?還是侵犯隱私?

未來,將有許多現代人因整合性科技而面臨天人交戰,難以理出其所帶來的究竟是好還是壞。舉例來說,最近科學家成功研發了一項新技術,這項技術可以捕捉人類腦部的電波,再將腦部電波轉換成電腦可以判讀的訊號,讓人類可以不需言語、直接透過電腦傳達訊息。

這項科技讓距離不再是人類溝通的問題,人類將可以無所侷限的「直接對話」,只不過,這項科技也可能被嚴重濫用。例如,透過這種「人腦—網路和人腦—人腦」之間的連結科技,雇主會不會要求每一位員工都要連結到「公司的網路」?在這個網絡裡大家的意識都是共享的,雇主不但可以將公司的訊息強行植入「使用者」的腦中,更可以讀取使用者的思想。隱私權是人類多麼重要的權利,難道我們真要如此拱手交出自己思考權利?當我們放棄自己思考的能力後,這項科技會不會發展出更加複雜的功能?政府和有權有勢的財團會不會透過這項技術,在我們的腦袋裡「植入」某些想法?

話雖如此,「人工植入」的應用對行將就木之人而言尤其重要。譬如,有一項科技能藉由激發人體的幹細胞不斷生長,治癒身上的各式疾病,或是讓病況保持在一個相對穩定、不惡化的長時間。然而終究有一天,某個不治之症又找上門時,我們的生活品質還是會因此降低、變得不甚理想,甚至是難以忍受,讓我們亟欲想要中止幹細胞的新生作用。

這時問題來了,在什麼樣的時機和狀況下才可以中止它?又該由誰來中止它?當我們中斷這個療程時,會不會被視為是謀殺、自殺、安樂死,亦或是某個我們尚未命名的行為?就算我們不願意去面對人生的終點,但是從古到今仍沒有一個人能逃得過死亡。雖然美國雷.庫茲威爾(Ray Kurzweil)等鑽研人工智慧與健康等思想家曾預言,人類若能夠成功將心智上載到機械之中,就可以徹底根除死亡對我們的威脅—不過至今我們離永生不死還有一段漫漫長路。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大多數身強體健的人都會欣然接受多活個幾十年的想法,只是最終事實恐將證實,生物永生不死的願望根本僅是一場空想,因為「老化」是比「延續生命」更能克服的難題。不僅如此,當我們選擇用頂尖科技延年益壽後,面對人類無力抵抗的衰老死亡時,又該何時決定中止這些支持著生命的頂尖科技(包括植入我們體內的人工機械),使人得以善終呢?這勢必又是另一個大難題。

重新建構人類價值觀

就目前我們科技發展的狀態來說,某些問題可能仍無法有個正解。好比,假如我們接受了各種科學家和工程師為了強化人類所設計出來的技術,那麼屆時我們還需要去面對人類在壽命、記憶力和力量等方面的先天限制嗎?還是我們只會按照報酬遞減法則(law of diminishing returns)的軌跡走,也就是說,不論我們再怎麼修補老化的身體,最終卻還是會讓生命變成不可承受之重?到了那個時候,我們每一個人都能享有死亡的權利嗎?即便這意味著我們必須中止某些深埋在體內的科技裝置?又或許到了那個時候我們也可以用非生物體的形式存活於世,超脫死亡的限制,只不過這又會讓我們變成什麼樣子呢?

這當中有一個引人玩味的問題:會不會人類有某部分的特質絕對無法靠科技補強,只能靠我們從日常經驗中累積、成長?我想這部分會是人類的心智、情緒和精神狀態,科技可能永遠無法觸及或改變這三個部分。在這種情況下,頂尖科技對提升年幼個體的生活品味或是人生閱歷的幫助似乎不大。當然,除非我們真的將這些科技實際應用在不同年齡層的人類身上,親眼見證它們對各階段人類的影響狀況,否則這個問題大概永遠無解。

瑞士超人類主義哲學家安德斯.桑德柏格(Anders Sandberg)的文章曾提到:

「人類之所以想要改變,並不是因為我們覺得自己不夠好,而是因為我們想要精益求精。因此與其說自我轉化(self-transformation)這方面的研究是為了追求完美,倒不如說這是人類不斷精進自己的表現。因為身為人類,我們的想法和價值觀會隨著生命的歷練不斷成長和改變。」

正是人類這股精益求精的天性,驅策我們不斷去研究提升自己的方法,也正是這個原因,讓我們很難去預測一千年後、五百年後、甚至是兩百年後的人類會變成什麼模樣。很可能今日我們相當重視的某些價值觀,對未來見多識廣的人類來說,根本無關緊要。

換個角度說,科技的不斷進步也可能讓人類更容易達到這些價值觀的標準。舉例來說,如果每一個人都利用基因工程的技術變成又瘦又高的俊男美女,那麼亮麗的外型可能就不再會像現在這般吸引人,反倒會變成是一件很普通的事。這樣的轉變也可能顛覆我們對美的定義,或是對其他事物的看法。也許,我們將因此更為重視內在的涵養,因為這份內在美是獨一無二,無可取代的。問題在於,未來整合性科技真的能徹底改變人類的體能狀態和生活方式嗎?還是它們只能單純強化我們已經擁有的能力?

書籍介紹

《失控的長壽醫療:8個能讓人類活到250歲,卻又100%有道德爭議的救命科技》,采實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伊芙.哈洛德
譯者:王念慈

延續生命,是現代醫療追求的終極目標。根據當前最前緣的醫療科技發展,

人造器官,取代捐贈器官指日可待,為抗失智與人體瑕疵,科技晶片取代大腦與心智功能的應用也突飛猛進,8大醫療科技成果,昭示即將邁入有史以來最強大的「超級人類」境界,未來,你我都會是「半機器人」?

本書帶領我們檢視由程式運算、微電子學、工程學、奈米科技、細胞基因療法和機器人共同組成的整合性科技;這些科技即將改變我們的人生,甚至整個社會狀態。作者哈洛德向我們拋出科學家和生命倫理學家這些年來一直在尋覓解答的艱難問題:即人體和大腦變得越來越人工化時,我們是否還能保有人性,或者最後反而是我們被機器操控,無法自拔。人類究竟如何在「長壽科技的誘人」和「道德倫理的公正」下,妥善利用未來頂尖醫療科技,值得我們仔細思考與反思。

失控的長壽醫療@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采實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