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宛如專欄】低薪的秘密系列一:公會壟斷如何剝削年輕世代?

【余宛如專欄】低薪的秘密系列一:公會壟斷如何剝削年輕世代?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工商業團體法的行政壟斷下,企業家賺的錢還要拿去奉養公會大老,年輕人怎麼可能有希望?大家花力氣在卡位、搞政治的尋租生意,卻不專注在提升品質效率的正經生意,低薪高工時的困境怎麼可能改變?

說起台灣的低薪高工時,大家都會想到種種樣板詞彙:剝削、血汗。但是如何剝削?怎麼血汗?這就得要細細考察我們的社會體制裡,是不是允許有些人不勞而獲,剝削其他人努力工作的成果。也就是說,要找出偷吃乳酪的人在哪裡?憑什麼敢偷吃?才能拆解允許剝削存在的制度。我先賣個關子,談談日月潭茶葉蛋的故事。

說起日月潭,許多人都知道玄光寺碼頭有間阿婆茶葉蛋。玄光寺碼頭是遊湖的必經景點,小攤販地處要津,日月潭遊客絡繹不絕,往往要排上十幾分鐘才能買到。奇妙的是,在這間小攤旁邊,卻沒有其他人在做生意。大家都知道人潮就是錢潮,怎麼會沒有人來跟阿婆搶生意呢?

再看看幾里之遙外,玄奘紀念館外也有間阿婆茶葉蛋,生意就沒那麼興隆。同樣叫阿婆茶葉蛋,口味好壞見仁見智,但排隊的時間肯定是能省下來的。因為旁邊多的是其他商家,遊客走兩步就有其他選擇,何必要為了顆茶葉蛋折騰自己呢?

這就帶出來一個問題:為什麼玄光寺的阿婆茶葉蛋,能夠免於競爭?原來該區是國有土地,依法是不能擺攤的。過去有許多人衝著遊客人潮,在當地擺攤做生意。但只有鄒女士的阿婆茶葉蛋,得到蔣經國的特許,從此免於警方取締,可以「合法地做違法生意」。這就是所謂的行政壟斷生意:由公權力保護特定廠商,讓它可以免於競爭、開心大發財。

阿婆茶葉蛋壟斷的還只是玄光寺那一塊地方,雖然地處要津,但是遊客還可以選擇從外面帶東西進去。如果壟斷的範圍是整個行業,甚至整個國家,會發生什麼事呢?理清楚這個問題,我們就能夠回答開頭的提問:是誰偷吃了你的乳酪?他憑藉的又是什麼?為此,我今天想跟大家談談一部法規:工業團體法。

話說工業團體法

工業團體法的制定,是在老蔣晚年(1974),至今四十多年似乎沒有調整過,陳舊過時可想而知。怎麼個陳舊法呢?用一句話來說:就是政府事事要管、草民先奏後行的威權思維。

工業團體法,規範的是業者組成的產業公會。照理來說,公會的意義在於產業自律,應該屬於憲法保障的人民結社自由。但是整部工業團體法看下來,業者要不要加入公會?政府說不加入就勒令停業(強制入會);業者能不能自組公會?政府規定一個地區只能有一個公會(一區一會);公會可不可以設立辦事處?章程能不能這樣訂?會費能不能這樣收?通通要看政府批准。這樣的工業團體法,完全把公會當成政府手中的傀儡絲,用來操縱業者的一舉一動,說好的結社自由當然就成了笑話。

威權時代,政府想要握有權柄可以指揮各行各業,這是可想而知。但是民主時代講究憲政制衡,這種把公民當成棋子、令行禁止的盤算,就顯得非常狂妄,而且後患無窮。比方強制入會和一區一會的規範,兩者組合起來,就打造出一門行政壟斷的生意:吃定其他業者非得加入公會,於是率先申請公會。反正只要成立公會,在當地的同業當中,就能免於競爭,接下來就可以安坐山頭收會費了。

正是因此,我們會看到同一群人在同一天、同一地址,連續申請成立六個公會的古怪狀況。照理來說,申請公會也要花費心力,人們怎麼會沒事找事做,接連申請六個公會呢?理由只有一個:有利可圖。只要數贏人頭,就算是空殼公司也可以透過公會控制上市公司,坐收會費年費。正是工業團體法的威權思維,造就這種「光是成立公會,就會有利可圖」的局面,給正派業者留了個大坑、給有心業者開了個後門。

任何正常的生意,只要有利可圖,就會有人進場競爭。但是一區一會的規範,替既有公會排除了競爭,使得「公會會員資格」的供給變得不自由。任何正常的需求,只要覺得不划算,人們大可選擇不買單。但是強制入會的規範,逼得業者非得加入公會不可,使得「公會會員資格」的需求變得不自由。

供給和需求都不自由,正常的價格機制就會完全癱瘓,得要透過行政管制來調整,會費年費才不至於變成無限上綱的保護費。從這個角度來看,過去的工業團體法雖然充滿威權心態、事事要管,但邏輯還是前後一致的:政府雖然逼買限賣、兩頭管制,但也要把價格管起來。反過來說,如果維持逼買限賣的兩頭管制,卻放寬價格管制的話呢?我們還有什麼機制來制衡公會的權力,保護會員的權益呢?而這麼古怪的制度設計,卻已經是台灣的現實。

Businessman carrying boss. Vector flat illustration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簽署兩公約後的修法爭議

自從2009年國際人權兩公約施行法頒布之後,行政院針對既有的法規進行了盤點,其中也包括工業團體法。在2011年,由法務部舉辦了「法規是否符合兩公約?」的系列會議,僅僅針對工業團體法,就提出整整11條條文,是違反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2條:「人人有自由結社之權利……除依法律之規定,且為民主社會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寧、公共秩序、維持公共衛生或風化、或保障他人權利自由所必要者外,不得限制此種權利之行使。」

這11條包括了什麼呢?幾乎前面說到的所有管制都在其中,唯獨強制入會一條,基於種種考量而沒有徹底否定(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第七次複審會議的記錄)。僅只針對兼營兩業以上的業者,放寬為可以選擇其中一個公會加入,而不是強制業者要加入兼營的所有公會。至於一區一會、章程會費要經政府核定的規範,都被點名是違反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應該要回歸人民的結社自由、尊重公會的私法自治。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