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寶玉的生死觀(上):誰不會死呢?只要死得好,也就沒什麼可遺憾的了

賈寶玉的生死觀(上):誰不會死呢?只要死得好,也就沒什麼可遺憾的了
Photo Credit: 孫溫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誰不會死呢?只要死得好,也就沒什麼可遺憾的了。在一般社會的觀念中(即父權體制的觀念中),都認為文官要死諫,武官要死戰,為了忠義而死,這樣才叫做高風亮節,但在我看來,這些人真的很無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厭世哲學家

賈寶玉說:「誰不會死呢?只要死得好,也就沒什麼可遺憾的了。在一般社會的觀念中(即父權體制的觀念中),都認為文官要死諫,武官要死戰,為了忠義而死,這樣才叫做高風亮節,但在我看來,這些人真的很無聊。

世上一定要有昏君,文官才能死諫,他只要死了就能得到好名聲,但昏君還是一樣昏庸無道啊!他的死,根本沒有解決任何問題。

世上一定要有戰爭,武官才能死戰,他只要死了就能得到汗馬功勞,但國家的百姓要誰來救呢?他的死,也沒有解決任何問題。——所以這些都不是正確的死亡。」

襲人說:「你太偏激了。那些忠臣良將,其實都是迫不得已才死的,他們並不是為了得到好名聲吧?」

寶玉說:「武將不過是靠著血氣之勇在打仗,沒有什麼智策謀略,他自己無能送了性命,這難道也是不得已?

談到文官,那就更無法跟武官相提並論了。他只不過念了兩本書,記在心裡,如果朝廷犯了點錯誤,他就站起來罵個兩句,還不是為了得到忠烈的名聲?如果沒有人重視他的意見,他就以死為諫,這難道也是不得已?

還要知道,我們的朝廷是受命於天,如果皇帝真的做了什麼不聖不仁的事,那天地絕對不會把治理國家的重責大任委託給他的。由此可知,那些死諫的都是為了得到好名聲,根本不是為了什麼『大義』。

假如我這輩子真的做了什麼好事,就應該立刻讓我死在這裡,趁你們都還活著的時候,我死了也無所謂。我只希望,你們哭我的眼淚能夠流成一條大河,把我的屍首清洗乾淨,再送到那渺無人跡的幽僻之地,從此煙消雲散,再也不要轉世為人,那我就算死也沒有遺憾了。」

18199139_995353717261860_295520236782085
Photo Credit: 厭世哲學家

上次賈寶玉一時有所感悟,發表了他對生死的看法,由於只是隨口說說,隔天起床,也就把這件事給忘記了。

有一天,寶玉突然想讀《牡丹亭》,可是自己看了兩遍,還是不得盡興,因此突然想起梨香院中,有個叫做「齡官」的小旦唱戲是最好的,所以就想去請她唱幾句《牡丹亭》給他聽。(齡官,是賈家買來的十二個唱戲的女孩之一,戲活極好,長相、氣質很像林黛玉。)

當寶玉來到梨香院時,每一個女孩都笑嘻嘻地迎上前來招呼他,寶玉問:「齡官在哪裡?」眾女子都告訴他:「齡官在她自己的房間裡呢。」

寶玉忙至齡官的房裡,只見齡官獨自倒在枕上,見他進來,文風不動。(跟其他女子一見到寶玉就殷勤招呼的樣態不同。)寶玉素習與別的女孩子玩慣了的,只當齡官也同別人一樣,所以就跑到她身旁坐下,笑著求她起來唱「裊晴絲」一套。

沒想到,齡官見寶玉坐下,忙抬身起來躲避,正色說道:「嗓子啞了。前兒娘娘傳進我們去,我還沒有唱呢。」寶玉看她突然坐得遠遠的,突然認出,原來齡官就是那一天在薔薇花下寫著「薔」字的女孩。

寶玉這輩子從來沒有被女孩子這樣嫌棄過,心中突然一陣羞愧,只好紅著臉走了出來。其他女子看到寶玉氣餒的樣子,便說:「你再等一下,賈薔少爺就回來了。齡官是最喜歡賈薔少爺的,只要他叫她唱,她一定會唱。」

寶玉等了一會兒,果然看到賈薔從外頭走回來了,手裡又提了一個籠子,裡面搭著一個小戲台,還有一隻小金絲雀。寶玉問他:「這是多少錢買的?」賈薔說:「一兩八錢銀子。」賈薔叫寶玉先在旁邊坐一下,他要拿金絲雀進去給齡官看。寶玉這個時候已經沒有心思聽戲曲了,只想看看賈薔與齡官互動的情況如何。

只見賈薔進去笑道:「妳起來,瞧這個玩意兒。」齡官起身問:「是什麼﹖」賈薔道:「買了個雀兒給妳玩,省得妳天天悶悶的沒個開心。我先玩給妳看。」說著,賈薔便拿些穀子,哄得那個雀兒在戲台上亂竄。眾女孩子都笑道:「有趣!」只有齡官冷笑了兩聲,依然耍脾氣,跑回房間睡覺去了。

賈薔不知道為何齡官不高興,還進去陪笑,問她好不好。沒想到齡官說:「你們家把好好的人弄了來,關在這個牢籠裡,學這些有的沒有的玩意兒,難道還不夠?你現在又跑去弄個金絲雀來,又叫牠做同樣的事情。你分明是弄了牠來打趣形容我們,還問我好不好?」

我們這些戲子,也許只被你們當成籠中的金絲雀,拿來逗著玩開心而已。

我們是死是活,你們有人會在意嗎?

出典《紅樓夢》第36回〈繡鴛鴦夢兆絳芸軒,識分定情悟梨香院

18301551_996340767163155_454356373779920
Photo Credit: 厭世哲學家

賈寶玉的生死觀(下):不知將來,又有誰會願意用他的眼淚來埋葬我?

本文由厭世哲學家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