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前研一告訴你:為什麼郭台銘這麼想要夏普?

大前研一告訴你:為什麼郭台銘這麼想要夏普?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說穿了,究竟夏普手中是否還留有值得政府憂心外流他國的關鍵技術?若真有此等卓越技術,夏普就不會淪落到現在這番難堪的窘境。夏普原本該保護的並非技術,而是人才,但這些人才早就如星散般出逃,陸續被國內外的競爭廠商所收編。夏普昔日的鮮明特色盡失,如今已形同空殼。

文:大前研一

具官方色彩的基金─產業革新機構,以及由郭台銘董事長領軍的Chaiwan企業【註1】─鴻海精密工業之間,就支援夏普(Sharp)重建一案所上演的拉鋸大戰,於二○一六年春季落幕了。原本就對收購夏普態度積極的鴻海,最終提出了一個加碼到七千億日圓規模的紓困方案。

另一方面,因政府憂心夏普技術外流,而出面表達救援意願的產業革新機構,出資金額則是三千億日圓。夏普原本一度傾向選擇有政府掛保證的產業革新機構提案,但就在一月底,郭台銘親赴夏普總公司,強調提供紓困後仍會沿用現有經營團隊,並保障現有員工工作權,使協商情勢大逆轉,董事會決定選擇提出較優紓困條件的鴻海。

產業革新機構與鴻海——究竟夏普應該選擇誰來當重建再起的盟友呢?至少我認為不會是產業革新機構。

產業革新機構是由日本官方和民間,於二○○九年共同出資成立的投資基金。本來設立的目的,是要參與新創企業或大企業的事業整合,進而培育創新技術。但近年來,它卻變成了破產企業的庇護所。而箇中原因,恐怕是因為在安倍政權執政下,若企業接連倒閉,會對政府造成困擾;但當權的右派政權,也不願讓這些企業納入外資麾下的結果。

換言之,這些接受機構出資的企業,經營者都是由機構設法找來空降。而不了解第一線情況的經營者若想做微觀管理(micromanagement)【註2】,最後就只能等著悲劇上演。在凡事只看機構臉色、懷抱過渡時期心態的經營者帶領下,當然無法上下團結一致地重建公司。

從產業革新機構向夏普提出的方案當中,也可看出機構對於夏普的事業何以成立,根本就一無所知。例如機構認為,夏普的白色家電【註3】事業,還是應該與東芝的白色家電事業整併。

雖然同為家電事業,但兩者歷史脈絡各異,強項也不同。況且從白色家電的歷史脈絡上來看,全球市場上還出現了像韓國樂金(LG)或中國海爾(Haier)這些風格截然不同的競爭對手,日本大廠已無法與它們相抗衡。

將虧損部門結合在一起,沒有任何意義

產業革新機構建議的方案,就是不把公司當作有機體來看待,而是宛如組樂高積木似地堆疊拼湊之後,就號稱自己「變出一台大戰車了」。如果靠這種技倆就能在市場上生存,夏普和東芝現在就不會是海爾的手下敗將了。

機構要夏普把液晶面板事業併入面板大廠日本顯示器公司(Japan Display Inc.),這也是個樂高式的發想。

日本顯示器是整合索尼(Sony)、東芝、日立旗下的液晶面板事業後,所成立的公司,而主導這宗整併案的正是產業革新機構。換言之,這家公司是一支雜牌軍,即使再與夏普整併,仍舊創造不出整體綜效。就算可提升些許規模效益,在價格競爭力上還是不敵中國或韓國的面板大廠。

此外,產業革新機構還提出了將夏普的太陽能事業,與昭和殼牌石油(Showa Shell Sekiyu K. K.)旗下的Solar Frontier整併的方案。昔日,太陽能發電系統曾是日本與印度獨步全球的領域。

然而,隨著再生能源發展熱潮來襲,中國向日本等國大量採購了生產太陽能板的機台後,製造出價格低廉的系統,並向全世界低價傾銷。如今,中國的太陽能系統廠已躍居壓倒性的強勢地位,德國系統潰敗倒閉,夏普的太陽能發電事業和Solar Frontier也都出現了鉅額虧損。況且夏普以家用太陽能發電為主軸,Solar Frontier做的是商用大型太陽能發電廠,不論在技術上或銷售通路上,都毫無共通點。

產業革新機構以樂高積木式的發想,打算將夏普虧損的白色家電事業併入東芝,赤字的液晶面板事業則與日本顯示器公司整合,負債的太陽能再與Solar Frontier合併,最後就只剩下影印機、印表機事業,而這也是夏普唯一有獲利的事業。產業革新機構企圖以它為核心來重建夏普,此舉正暴露了他們對業界情勢是何等的無知。

夏普的影印機、印表機事業會獲利,是由於依附在佳能(Canon)和理光(Ricoh)的價格保護傘下生存所致。在這個結合了送紙等傳統技術與數位科技的領域當中,目前仍由日本獨擅勝場。

然而,這個業界正面臨一個巨大的轉型期,各家廠商無不急速地往MPS服務(善加運用、管理散布在公司各處的多部印表機、事務機,進而降低公司成本的一項服務)的事業領域布局。夏普在這個領域的人力相當匱乏,遠不及同業大廠。我不認為夏普已有任何錦囊妙計,可以安然渡過後續這個劇變期。

郭台銘為什麼這麼想要夏普?

說穿了,究竟夏普手中是否還留有值得政府憂心外流他國的關鍵技術?若真有此等卓越技術,夏普就不會淪落到現在這番難堪的窘境。夏普原本該保護的並非技術,而是人才,但這些人才早就如星散般出逃,陸續被國內外的競爭廠商所收編。夏普昔日的鮮明特色盡失,如今已形同空殼。

郭台銘究竟為什麼會想買下這樣的夏普呢?有幾個原因,其中之一是因為鴻海是個做OEM(為客戶的品牌代工)及ODM(設計、製造以客戶品牌銷售的產品)的專業接單組裝代工廠。即使鴻海已貴為接單組裝代工廠的全球龍頭,卻沒有任何從零到有、開創產品的完整經驗。郭台銘對此有著強烈的嚮往。

也有部分原因是由於鴻海從不曾擁有自己的品牌。萬一日後丟了蘋果訂單,只要有夏普的品牌力,再加上鴻海的產能,在市場上存活已是綽綽有餘。

郭台銘未來若要持續密切關注日本的各項技術,那麼擁有一個像夏普這樣血統純正的日本大廠採購部隊,堪稱意義非凡。基於以上這些理由,郭台銘才會不惜掏出七千億日圓,也想拿下夏普。即使這次收購失利,對郭台銘而言仍是一次「漂亮的嘗試」,應該不至於覺得可惜。

產業革新機構的董事長志賀俊之,多年來一直近距離地觀察鐵血的卡洛斯.戈恩如何執行「日產振興方案」【註4】。若夏普的經營權由產業革新機構取得,恐怕將大刀闊斧、雷厲風行地實施裁員;相對地,郭台銘則是宣布會保住現有經營團隊及員工的工作,也難怪夏普會倒戈。得寸進尺的夏普,又要求鴻海簽署承諾不裁員、不出售旗下事業的切結書,但鴻海並未同意。至此,不了解自身處境的夏普經營團隊,在經營方面究竟有什麼根本性的問題,答案已呼之欲出。

註釋

  1. 台灣(Taiwan)加中國(China),是由韓國《朝鮮日報》發明的自創字,意指台灣與中國企業聯手合作。
  2. 宏觀管理的相反,指管理者密切觀察與操控員工的工作,使之達成目標,查核與檢視的範圍,甚至細達每一個步驟。
  3. 一般生活與家事用的電器,如電鍋、冰箱、洗衣機等,因早期多為白色外觀故得名。
  4. 英文為Nissan Revival Plan。方案中提出三項目標,包括二○○○年度合併當期純益轉虧為盈、二○○二年度合併營收的營業利益率四.五%以上,以及二○○二年度結束前將汽車事業體的合併有息負債縮減到七千億日圓以下。當時戈恩公開表示,如有一項未達成,經營團隊就全體下台負責。

書籍介紹

《全球趨勢洞察》,商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大前研一
譯者:林依璇、張嘉芬

川普掌權、歐洲大選、台灣新政府上任、中國經濟泡沫蠢蠢欲動……更多無法預期的事件即將引爆。你需要觀察未來的全新方式!

民粹主義旋風吹襲,歐洲大選情勢難以逆料;中國經濟泡沫一觸即發,日本國債債台高築,未來的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

面對詭譎多變的國際政經局勢,當代最重要的趨勢大師大前研一,針對當前的世界發展提出尖銳的剖析及預測,為你我帶來盱衡時局所需的知識、理性及判斷力!

大前研一立體書封(小)
Photo Credit:商周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