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視家裡噤聲的那群東南亞女子,才是最成功的新南向政策

重視家裡噤聲的那群東南亞女子,才是最成功的新南向政策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家裡噤聲的、少言的、受苦的那群東南亞女子,她們並沒有忘記她們成長的家鄉,沒有忘記她們家鄉的語言,沒有忘記她們是如何讓自己可以待在台灣、待在孩子身邊。透過重視新二代的母親,或許才是新南向政策當中,最強而有力的實踐方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小花媽的新南向週記

小花媽在越南的生活,大抵三餐就是早餐吃粉,中餐吃飯,晚餐吃粉,或是上越文課約在速食店,會吃個炸雞。但大多就是這樣,簡單貧乏的生活。最近,因為吃早餐的時候,有些河粉店會在桌上放小隻的油條,引起了小花媽對油條的興趣。

前幾日下班回家後,走去買麵包當晚餐的途中,看到了一間賣油條的路邊小店,於是乎停下來研究一下。老闆娘看到小花媽,突然用中文對小花媽說:「四塊一份。」驚訝了一下,說:「一次要買四塊嗎?」老闆娘點點頭,我猶豫了一下,畢竟四塊有點多。後來觀望了很久,看到有客人來買了一兩塊就走。

小花媽這才發現,老闆娘的意思是:「每個都是四千塊錢一份」

買回家後,發現真的蠻好吃的。Fin.(才怪)

但如果故事到這裡,就只是一個單純吃貨小花媽的日常生活而已。

事實上,昨天小花媽下班回家後,正準備再度前往買油條時,發現傍晚油條姐姐會到小花媽家外面販賣,而油條姐姐看到小花媽也很熱情的打招呼,所以小花媽又去光顧了。

17972327_765588576983753_163846458235079
Photo Credit: 小花媽的新南向週記

老闆娘:「你是從台灣來這裡工作的?」

小花媽:「對阿,你是越南華人嗎?」

老闆娘:「我是阿,但我之前有去中國。嫁給中國人,但我老公對我不好,所以我什麼都不要,跑回來。」

小花媽:「這樣很好,跑回來比較自由。」

老闆娘:「我兩個姊姊都(嫁)去台灣,台灣好。她們都結婚十幾年了,生了兩個小孩,過年才會回來,但很好。台灣比較好,台灣人比較好。」

小花媽:「以前也是有很多像你一樣的例子,你姊姊真的比較幸運。對了,你的油條是在中國學的嗎?」

老闆娘:「我家本來就是在賣油條,所以我本來就會了。好吃嗎?」

小花媽點點頭,笑笑地拿過油條,跟油條姐姐說再見。

過去在國際遷移中,學到的知識理論,活生生出現在眼前。外籍配偶、外籍移工在選擇國家時,通常都會以分散風險的方式,將家中成員分配到不同的國家。因為是分散風險,所以代表裡面的風險成分很高。或許是因為有一技之長,又或許是能動性比較高,所以油條姐姐現在能在她的家鄉掙得生活的錢。

但更多的是離不開的人。

小花媽沒有問油條姐姐是否已經有了小孩,畢竟油條姐姐已經說她什麼都不要的跑回來了。這讓小花媽想到,過去在研究過程中,那一個個衣服內帶著傷痕,為了小孩、為了家族而忍氣吞聲留下來的東南亞媳婦們。

她們必須學習華語,她們不能跟小孩說母語。小孩在學校被欺負,回來怪母親為什麼華語不標準,害她們被笑。很多母親,遂連開口都不敢了。

如今,新南向政策表示要重視新二代,重用新二代作為台灣與東南亞各國的橋樑時,是否有進入各個鄉鎮,去看看這些新二代真的具有語言能力、文化意識,對東南亞真的熟悉嗎?

或許,她們的熟悉程度跟一般人無異,甚至因為成長過程中備受霸凌,而更低。她們唯一擁有的,就是血液裡流著東南亞的血統,卻不代表他們真真正正的了解東南亞。

反倒是她們的母親,在家裡噤聲的、少言的、受苦的那群東南亞女子,她們並沒有忘記她們成長的家鄉,沒有忘記她們家鄉的語言,沒有忘記她們是如何讓自己可以待在台灣、待在孩子身邊。透過這群外籍配偶,透過重視新二代的母親,或許才是新南向政策當中,最強而有力的實踐方式。

當整個社會重視母親,重視這群來自異鄉卻深根台灣的女人,才能讓下一代獲得救贖,轉頭去探索自己的故事,去了解自己過去深陷於社會而造成的誤解與傷痕,去撫平那個時候受過傷的自己與母親。

這樣,才是新南向政策最成功的一面,而不是將多數心力放在照顧當時選擇要去中國還是東南亞的台商。

這樣,或許未來某一天,當姐姐再度提及台灣很好,比中國好時,小花媽可以拍拍她的肩膀說:「台灣真的很好!」

本文經小花媽的新南向週記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