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寶玉的生死觀(下):不知將來,又有誰會願意用他的眼淚來埋葬我?

賈寶玉的生死觀(下):不知將來,又有誰會願意用他的眼淚來埋葬我?
Photo Credit: 孫溫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那是寶玉生命中十分清醒的一刻。他開始領悟到宇宙的一點真相:每一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沒有誰一定是故事的主角,不是所有的人都必須為你而活。每個人都是一座孤島,完全靠自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賈寶玉的生死觀(上):誰不會死呢?只要死得好,也就沒什麼可遺憾的了

上次說到,賈薔買了一隻金絲雀來逗齡官開心,想不到反而讓齡官更生氣。

賈薔一時慌了起來,趕緊向齡官道歉,又說:「今天是我做錯事了!我花了一二兩銀子買了這隻鳥,本來想逗你開心,竟完全沒想到你的處境。算了算了!不如把牠放生,也免得你傷心難過。」

說著,果然就把小鳥給放了,順便把籠子也拆了。

齡官說:「那隻小鳥雖然不是人,但原本總是有個家,你竟然也忍心把牠抓來,學這什麼鬼玩意兒。今天我身體不舒服,太太叫你去請大夫來給我看病,想不到你竟然買一隻鳥來羞辱我。我還真是可憐喲!沒人管又沒人理,現在偏偏又生病!(乾脆病死算了!)」說著又哭起來。

賈薔忙說:「昨天晚上我問了大夫,他說你的病沒什麼要緊,先吃兩包藥,之後再看看即可。我怎麼知道你今天又不舒服了,等一下我再去請大夫來給你瞧瞧。」說著,便要離開去請大夫。

齡官又生氣地說:「你給我站住!現在太陽這麼毒辣,你不愛惜自己的身子,就算去請了大夫過來,我也不給他看病!」賈薔聽齡官這樣說,只能又站住不動了。

寶玉見到他們互動的情況,不覺癡了,這才領悟到齡官在地上畫「薔」字的用意。(原來齡官對賈薔已情深至此,心中再也容不下別人了。)

寶玉整顆心都在思考這件事,一個人失魂落魄似的走回怡紅院中,正好碰見林黛玉襲人在聊天。寶玉一進來,就跟襲人說:

「我昨天說的話竟然是錯了,難怪老爺總說我是井底之蛙,根本不了解真正的道理。昨天晚上,我說你們的眼淚都要用來清洗我的屍體,這就錯了。原來你們的眼淚不只為我而流,也會為別人而流。此後,只是各人各得眼淚罷了。」

襲人以為他昨天晚上不過是說些玩笑話,想不到竟然如此認真,便笑道:「你可真真有些瘋了。」

寶玉沉默不語,此後,他領悟到人生情緣,各有定分,絲毫無法強求,只是每每暗自神傷:「不知將來,又有誰會願意用他的眼淚來埋葬我?」

出典《紅樓夢》第36回〈繡鴛鴦夢兆絳芸軒,識分定情悟梨香院

18222414_997416353722263_721006236680964
Photo Credit: 厭世哲學家

賈寶玉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簡單四個字:天之驕子。

在大觀園中,他是賈母最疼愛的孫子,身份至為尊貴;從小養尊處優,想要什麼就有什麼,而且人人都敬他愛他,把他捧在手心裡。最重要的是,他極為聰明,長得又俊美,其他少爺都難以與他比肩。

這樣的人,他極容易以為這個世界是以他為中心運轉的;也就是在這樣的認知下,寶玉才會以為自己死後,大家的眼淚都要來埋葬他。

眼淚,在《紅樓夢》中隱喻情意。愛一個人不全然是幸福的,愛得愈深,傷痛往往也愈深。絳珠仙草在轉生為林黛玉之前,曾說「他是甘露之惠,我並無此水可還。他若下世為人,我也同去走一遭,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淚還他,也償還得過他了。」所以黛玉在故事中總是哭哭啼啼,她這輩子就是來還眼淚給寶玉的,她是為了愛而受苦的。

寶玉認為所有人的眼淚都要來葬他,就表示他以為所有人都愛他,而他也愛所有人,這是一種「與萬物同體」的「博愛」。也就是說,在寶玉的心中並沒有嚴格的「人我之分」,這是一種還沒沾染世俗氣息的「赤子之心」。

不過,赤子終究會長大,人我終究要分離。在《紅樓夢》中,寶玉有幾次成長的關鍵事件,其中最重要的一次就是賈薔與齡官事件。

寶玉一直以為全天下的人都愛他,但想不到當他去找齡官時,齡官不但跟他保持距離,而且態度極為冷漠。寶玉那時候應該有一點小受傷,那是他第一次嘗到「排拒」的傷痛,也是第一次明顯感受到人我分離的苦楚。

後來他觀察到齡官與賈薔的互動,發現兩人之間這種糾葛的情意,外人實在難以介入。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在外面,完全無法參與。

原來,他不是主角。

他很有可能只是別人故事中的配角,甚至,完全有可能,他其實什麼都不是。

什麼都不是。

晴天霹靂!

那是寶玉生命中十分清醒的一刻。他開始領悟到宇宙的一點真相:每一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沒有誰一定是故事的主角,不是所有的人都必須為你而活。

每個人都是一座孤島,完全靠自己。該擁有什麼,就只能擁有什麼,至於其他的,一絲一毫都無法強求。

緣分也是如此。誰愛誰,誰又不愛誰,那都是已經定好的,完全無法勉強。也許你可以用錢、權勢或情感勒索來得到某些人,讓他們陪在你身邊,但他們的心卻永遠不屬於你,那又有什麼用呢?

那一刻他從美夢中醒了過來。他開始懷疑,大觀園中的一切究竟是不是真的屬於他。這些每天生活在一起的姐妹兄弟,把他捧在手心上疼愛的親戚長輩,究竟是真的愛他這個人,還是因為他是尊貴無比的少爺而愛他?

原來,你們的眼淚不只是為我而流,也會為別人而流。

或者,完全有可能,根本不會有人為我流淚。

如果說緣分是天定的,那麼,屬於我的緣分,究竟在哪裡呢?

寶玉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本文由厭世哲學家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