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城我性:香港性/別日常》書摘:田力人波女——男人婆的性別告白

《我城我性:香港性/別日常》書摘:田力人波女——男人婆的性別告白
Photo Credit: dmagarityjr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男人婆的性別故事,有荒誕的廁所鬧劇、轟烈的家庭抗爭、沒完沒了的自我辯護,也有為了忠於自己而付出的沉重代價。如果我們相信這個世界不是黑白分明,男女也不是絕對有別,也許大家都會生活得比較輕鬆自在。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金曄路

如果我說男人婆,你會想到甚麼?

如果我說你是男人婆,你會有甚麼感覺?

如果我說我就是男人婆,你會對我有甚麼想像?

朋友回答,她一想就想到TB1;而且被認為是「男人婆」,感覺應該不太好。我們對男人婆,有很多似是而非的看法,也可能有不同的定義。不一定要短頭髮,好些長髮女子比誰都陽剛,好些長裙女子比誰都豪邁。男人婆,除了可形容外表,也可以形容性格和作風——前者外表像「男人」,後者則性格像「男人」,但卻保留「婆」的風貌。當然,引號內的都是取其符號意義而已,甚麼是「男人」的性格、甚麼是「婆」的外形,根本沒有絕對的標準。男人婆的稱號已經充分體現我們的文化裡非男即女的性別觀念。因此,男人婆在某些時候,可以變成惡毒的侮辱,是不男不女的怪胎,是沒有「女人味」的女人,就像是不符合產品規格的次貨。

沒有名字的性別

男人婆,是一個政治不正確的名稱。但,找遍我們的日常語言,沒有一個像樣的詞語可以用來表達這種女性類型。十多年前,我以香港「陽剛女人」(masculine women)作為研究對象,但當我每次要介紹這個研究時,都會令別人一臉疑惑,言語似乎失去了效用。2這個研究也常常被曲解為女同志研究,以為陽剛女人全都是女同志。後來在一次與論文指導老師的對話中,他把我的研究說成是男人婆研究。初時聽到有點生氣,不過後來想一想,與其為求政治正確而用一個人人都不懂的說法,倒不如把通俗用語借來一用,好好調教,換上新酒,也算是一場革命。

在本文,我會按照十多年前的研究,把男人婆定義為「容易被認錯是男人」的女性,具備陽剛氣質和外形的女性,這一種在香港無處不在,但大家很少認真看待的女性類型,是一個沒有名字的性別。

如果按照這個定義,我在外形上也是個男人婆。因為短頭髮,我不時會被心不在焉的店員稱為「先生」;也會被新相識的朋友,認為我是運動健將、IT專家,或個性豪邁的人。而我身邊也有不少陽剛女子,這些年來,我看盡她們大大小小的廁所鬧劇。有朋友告訴我,她每次進入女廁都必須挺起胸膛,奮力在寬鬆的衣服下把女性性徵突顯出來;有的更刻意用高八度的聲音,一邊說話,一邊走進廁所;有的則盡量找女性朋友陪同;也有的乾脆使用殘疾人士廁所,避免麻煩。當年我有一個男人婆好友兼研究院同學,性格溫柔體貼,同學都很喜歡她。開學一個月後,我們幾個女生趁課堂小休,結伴去廁所,這位朋友也跟在後面。到了女廁門口,其中一位女同學忽然驚呼:「為甚麼你跟著我們進來?」一剎那的靜默,一個重大的性別發現。大家都沒有再說甚麼,默默進入廁所。到那一刻我才知道,原來同學們一直都把我這位朋友當作是男生。

我們都不自覺地戴著厚重的性別眼鏡來認識、判斷每個我們遇到的人。性別在我們的城市,既是隱形的——我們把一切性別偏見和規條都當成是理所當然的;也是無處不在的——我們受到身邊無數「性別警察」的監視。他們常常覺得自己有權干涉別人的性別外型,把本來虛擬的性別邊界描繪得又粗又黑,把不同的人塞進「標準」規格的「男」、「女」模子。男人婆的故事,不是每一個都輕鬆有趣,即使是看來好笑的廁所鬧劇,也沒有人會喜歡天天挺胸、尖聲說話為自己的性別辯護。這種性別麻煩永遠讓人無法習慣,更甚的是,男人婆每天還要面對社會上的各種偏見。

偏見的重量

最常見的偏見,就是把所有陽剛外形的女人都默認成同性戀者,而且性別角色都是TB。我們很少會進一步思考,為甚麼頭髮的長度和衣著的選擇,會和一個人的性傾向有「絕對」的關係。在我的研究中,不少異性戀女性因各種原因而選擇陽剛的外形打扮。可是,我們仍然頑固地愛把男人婆等同女同志、等同TB。在一個尊重各種性傾向的社會,這或許不是一個問題。但香港是一個恐同的社會,在日常對話、流行文化產品、大學校園,甚至政治評論的文章或漫畫中,我們不難看到同性戀和雙性戀如何理所當然地被當作隨意嘲笑、侮辱的對象。在這樣的一個敵意社會中,不論當事人是否自我認同的同志,被看成同性戀者都是一個沉重的負擔。

另一方面,相對具陰柔性別氣質的男性,社會似乎對男人婆較為「寬容」。我在大學課堂,有機會就會問學生最不能忍受怎樣的女人和男人,很多學生都指向娘娘腔的男生,但對男仔頭的女生,卻相對容易接受。不少男人婆在學校更是粉絲成群的風頭人物。的確,女人穿褲子很「正常」,但男人穿裙子卻只能出現在舞台上,或被包裝成少數潮男的獨特品味。甚麼原因造成這個差別待遇呢?雖然男人婆或學校裡的TB有時會得到掌聲,但並不代表我們的社會對女性比較寬容。這一切還是因為男尊女卑的思想在作怪。正如我的一位男人婆好友說:「女人似男人是向上流動,男人似女人是自甘墮落。」當「男人」和「陽剛」已經變成「好」的文化符號,無論載體是甚麼生理性別的人,那些人都會得到稱讚及認同。相反,當「女人」和「陰柔」被視為「次等」的文化符號,即使「陰柔」是在社會地位高一等的男性身上,也無法發揮作用,反而會罪加一等,變成侮辱男性尊嚴的罪證。

尊崇陽剛的文化

「陽剛」(masculinity)可以有兩種文化解讀。首先,在尊崇男性的文化裡,陽剛往往被等同於生理男性,也是陰柔(被等同於生理女性)的相反概念。一些在特定社會被認為是比較優越和理想的性別特質,都會被定義為男性特質,或更被假設為生理男性應有的特質。那些社會認為價值較低的性別特質,就會被歸類為陰柔特質,或是屬於生理女性的。因此,男性和陽剛獨尊的價值體系得以建立,而性別等級被視為理所當然的事實。其次,在男性獨尊的文化裡,被文化定義為屬於陽剛的特質(一般都歸類於生理男性的性別特質),則等同於普世認同的理想人類特質。

香港同時存在這兩種對陽剛的理解,而男性作為主導和享有的特權,在今天依然普遍。男性佔據大多數行業的上層管理階層,而女性不管她們有沒有全職的工作,仍被期望扮演持家育兒的角色。這種社會對女性的角色期望反映在人口統計之中——歷年的數字顯示,女性的勞動市場參與率在30歲後出現下降的趨勢,因為30歲或之前是公認的女性適婚年齡。男性主導也反映在家庭分工當中,他們不但被視為家中的經濟支柱,也會因此獲得其家庭成員更多的尊敬。在年輕一代,雖然夫婦的家庭分工似乎變得較為平等,但女性仍然是主要的家務勞動和策劃者,也是家中年老及年幼成員的主要照顧者。可是,這些家務勞動、策劃和照顧者的角色,一般都被認為是價值比較低的工作。另外,父權文化也令父母偏重兒子,和對兒子的前途有較高期望。

如果有人說男人婆沒有受到歧視、TB有多受歡迎,就顯示這些人沒有看到「寬容」的背後,是厭惡女人、貶抑女人的深層性別價值觀。而且,「寬容」也不是無條件的。在同一個性別邏輯下,「陽剛」被等同於「男人」。以版權為解釋,男人擁有「陽剛」的版權,而男人婆則是非法的性別侵權者或翻版。這種把性別氣質和生理性別緊密地綑綁在一起的觀念,導致了另一種偏見的出現:男人婆就是模仿男人、渴望變成男人,而且她們對自己的性別有不正確的認識。這種看法完全忽視了體現在女性身體上的獨特陽剛之美。女性的陽剛有獨特類型和美學,應和男性的陽剛平起平坐,因為誰也沒有某種性別、形象及角色的專利權。

男人婆的性別故事,有荒誕的廁所鬧劇、轟烈的家庭抗爭、沒完沒了的自我辯護,也有為了忠於自己而付出的沉重代價。如果我們相信這個世界不是黑白分明,男女也不是絕對有別,也許大家都會生活得比較輕鬆自在。

註:

1. 即「Tomboy」的簡稱,也是香港女同志群體通用的性別身分認同,意指外表和行為陽剛的女同志。

2. Kam, L. Y. L. (2008), Recognition through Mis-recognition: Masculine Women in Hong Kong. In M. Fran, J. A. Peter, M. Mark, & Y. Audrey (Eds.), AsiaPacifiqueer: Rethinking Genders and Sexualities (pp. 99-116). Urbana and Chicago: University of Illinois Press.

書籍介紹

本文選摘自《我城我性:香港性/別日常》,圓桌精英出版

二元性/別觀念在崇尚多元、自由等現代社會中仍然根深蒂固,不但規限了我們的性身分,也導致社會進程原地踏步。自1991年《犯罪修訂草案》動議(將男性之間性交非刑事化)通過後,在廿一世紀的今天,我們才漸漸看見不同的性/別平權團體走上街頭。可是,即使社會聽見、看見更多性/別平權聲音及行動,但社會上仍充斥著對性小眾的歧視和恐懼。我們何時方能正視性小眾在主流價值觀下生存的困境,並邁向真正的自由呢?

2013年,由多位關注香港性與性別議題的教師及學者組成的「學人。性。聯盟」(Scholars Alliance for Sexual and Gender Diversity)成立,近年更編寫了《我城我性:香港性/別日常》,從我們的日常說起性/別平權:性/別是日常的,而我們的日常生活正是種種性/別概念和價值觀的生產及實踐現場。性/別的抗爭,發生在議會和法庭,譬如爭取反性傾向歧視立法,爭取同性伴侶平權,跨性別人士可用自己認同的性別結婚;性/別的爭論,更多發生在家庭、親密關係、校園、辦公室裡,以及我們每個人的內心。

《我城我性》全書共22篇文章,共五章節,覆蓋範圍包括社會運動、教育、家庭、流行文化及媒體、親密關係和身體。書中不但整理及分析了香港近20年的性/別歷史及發展,也以「性公民」「性權」「性別認同」等概念,探討性小眾的多元情慾,用大眾熟悉的語言去深入介紹和討論一些主要的性/別議題,令學生及大眾讀者能從本書所提供的脈絡和角度,由淺入深地理解香港性/別歷史及文化。

我城我性_bookcover
image credit: 圓桌精英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王陽翎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