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了英國大使館,反而成為英國通?伊藤博文的留學之旅

燒了英國大使館,反而成為英國通?伊藤博文的留學之旅
Photo Credit: 廣場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伊藤想到海外學習的念頭似乎越來越強烈。文久元年(1861)在寫給友人的書信中也提及想要去英國。伊藤認為,要進行攘夷,應該要先徹底了解並學習作為攘夷對象的各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伊藤之雄

來原良藏的自盡

此後,伊藤在江戶以木戶「手付」(編按:隨從)的身分與各地志士來往,交遊日漸廣闊。日後伊藤回想起這段期間,「自己受到的並不是一般(手付)的待遇。木戶公相當喜愛我,我們的關係比親兄弟還要親。伊藤曾兩度隨木戶前往京都,但直到文久3(1863)年5月為止,主要還是在江戶。

S1020l
Photo Credit: 憲政50年史 @ public domain
日本維新三傑之一的「木戶孝允」(又名桂小五郎)

其間,伊藤想到海外學習的念頭似乎越來越強烈。萬延元年12月7日(1861年一月17日)在寫給來原的信中提到,「去年開始有著想要學習英學的念頭」;文久元年(1861)在寫給友人的書信中也提及想要去英國。伊藤認為,要進行攘夷,應該要先徹底了解並學習作為攘夷對象的各國。

文久2(1862)年3月,掌握薩摩藩實權的島津久光率領約千名將士,離開鹿兒島前往京都。島津久光原本想藉由「公武合體」建立舉國一致的體制,但率兵上京的舉動,反倒使得日本國內尊王攘夷的聲浪急遽高漲。從此時開始,伊藤將年少時期以來所使用的名字利助(利介、利輔)改為俊輔(春輔、舜輔)。此外,這個時候伊藤也經歷了三件和三年前松蔭被處死一樣,留下鮮明記憶的事件。

其一,同年8月29日,恩師來原良藏在江戶藩邸的房間內自盡。一直以來,主導長州藩長井雅樂(中老格)所推動的政策是,公武合體、開國,並向海外展現武威。來原也支持長井的想法。但因長州藩的方針已轉成尊王攘夷等,使得來原苦悶不堪。這或許是他自殺的原因。

伊藤曾對高杉晉作談到:「為人處事之道,木戶或許勝過來原,但若說到學問、見識與人格,來原遠在木戶之上。」日後,伊藤甚至曾表示,若是來原得享天年,維新後來原一定會成為「真正擔負國家重任的政治家」。伊藤將來原的頭髮做為遺物寄送回,並將喪禮及墓地等事,向來原的妻舅木戶報告。

其二,12月13日,伊藤聽說高杉晉作等人計畫燒毀剛落成的品川御殿山的英國公使館,立即加入行動行列。如此一來,伊藤也獲得高杉晉作的信賴,而高杉與木戶一樣,是個憑身分與能力可以進入藩政中樞的人。

Takasugi_Shinsaku_and_others
Photo Credit: 上野彦馬 Public Domain
高杉晉作(中間者)與伊藤博文(右邊者)。高杉晉作日後創建了維新的重要武力「奇兵隊」

其三,12月21日,伊藤聽說幕府命令國學者塙次郎,就廢帝一事進行調查,便和山尾庸三(長藩藩士,後來和伊藤偷渡到英國,日後擔任工部卿)兩人埋伏在塙次郎的回家路上,伺機斬殺。

當吉田松蔭等人被處死時,其所引發的不滿導致隔年三月在江戶城櫻田門外井伊直弼遭到暗殺;而就如同這個事件一樣,不僅是長州藩的伊藤的周遭,全日本都陷入一片血腥之中,甚至連21歲的伊藤也親自殺人。

Yozo_Yamao_01
Photo Credit: 華族画報 Public Domain
與伊藤博文一同從事暗殺,日後成為日本「工業之父」的山尾庸三
井上馨邀約偷渡到英國

文久3(1863)年3月20日,伊藤因「明辨尊王攘夷大義」,積極行動的功績,成為「準士雇」。所謂「士雇」乃是為了優待因士分沒有缺額而無法晉升為士族者所設置的階級,一但有缺額時,即可晉升為士族。而伊藤所晉升的準士雇身分,乃是在準士的士雇之下,換言之,伊藤的身分已經從足輕(編按:雜兵)逐漸接近武士了。

從文久元年(1861)開始的二年間,伊藤以本身的尊王攘夷思想為背景,將江戶的情況寫信告知山縣有朋。前文所提及的文久2年12月燒毀英國公使館事件及暗殺塙次郎等的行動,都是尊王攘夷思想的呈現。同年11月2日,幕府決定遵從天皇攘夷的敕旨,在伊藤等人的周遭,一旦發起攘夷行動時,積極參與的氣氛高漲。

另一方面,文久2年9月,為了攘夷行動,長州藩收購了英國公司旗下的汽船,命名為「壬戌丸」。井上馨成為該艦的士官之一,但由於全員皆不熟悉航海技術,因而經歷多次失敗。此時,井上馨和前一年在箱館(函館)學習英學的山尾庸三、井上勝(野村彌吉,日後的鐵道廳長)等,共同向藩當局申請赴英學習海軍。

因為當時幕府嚴禁日本人渡海到外國,因此文久3(1863)年4月18日長州藩決定以給予五年休假的形式,批準了他們的申請,藩主毛利敬親並賜予每人二百兩。換言之,即是偷渡。

稍早之前,井上馨曾積極勸說伊藤一起前往英國。但因為伊藤已經加入實踐攘夷行動的有志之士行列,在與久坂玄瑞商量時,遭到勸阻,被久坂以唯有攘夷一途可行而說服。但從吉田松蔭被處死的1859年開始,伊藤便希望能前往英國,因此在4月13日,伊藤便與井上馨約定一同前往。

之後長州藩決定以江戶藩邸的金子在橫濱購買實施攘夷行動所需的武器。伊藤受命負責購買,前往江戶。但伊藤雖然走訪了橫濱的外國商人,但對方表示,如果不發生戰爭,他們願意出售,但一旦發生戰爭,武器將會被英國「奪取」,因而無法順利購得武器。

另一方面,井上馨等人從英國商人處聽說,滯留英國的費用每年每人高達一千兩,但三人手上的錢合計為六百兩,連一個人一年份的費用都不夠,因此既震驚又為難。

另外還有一個人名叫遠藤謹助(日後的造幣局長),也積極想前往英國。因此,井上馨便提議,從長州藩的武器購買經費中挪出五千兩,做為包括伊藤在內五人前往英國的費用。伊藤同意,一行人遂決定於5月12日乘坐英國船出發。出發前一天,由井上馨執筆,寫下告別信,最後由五人連署,收信對象則為毛利登等位居藩政中樞的四人,信中記載迄今為止的事情經過。

伊藤則另外寫下請願書,說明與井上馨等人決定前往英國一事,懇求藩主許可。伊藤也寫信給父親,承諾在三年內必定回國。因為事出突然,伊藤出發前往英國時,只帶著一本日本人所寫,內容錯誤百出的英語字典,以及他非常喜愛的賴山陽著作《日本政記》。

伊藤等人的行為,即現在所謂的「侵占公款」。雖說是在幕末動盪的年代,但他們所以這樣做,應該是寄望於木戶孝允,當時他是長州藩政中樞的四人之一。另一方面,偷渡英國一事若被幕府發現,則死罪難逃,因此,相較於他們決心甘冒這一危險,「侵占公款」也就不是那麼嚴重的事了。

伊藤偷渡時所攜帶的字典乃是當時日本第一本英文字典,由堀達之助(幕府洋書調教所教授方)在前一年所出版。當時日本的英語程度,大概就是這樣。但從他帶了賴山陽的《日本政記》可知,他非常喜歡歷史,伊藤具備理解大歷史變遷的眼光。伊藤這樣的資質再加上歷史的觀點,有助於他深度洞察西歐文明及其政治、制度。

在倫敦受到的衝擊

伊藤一行五人從橫濱出發,幾日後便抵達上海。當從甲板上看見數量多到幾乎無法計算的軍艦、蒸汽船、帆船後,井上馨對伊藤表示,攘夷是錯誤的;對此,伊藤認為,才剛離開日本幾天就改變攘夷初衷,是件可恥的事,因此並未認同井上馨的說法。

從上海開始五人分乘兩艘船前往倫敦。伊藤和井上馨所搭乘的是「飛馬號」(Pegasus),約三百噸的小型帆船,或許因為不通英文遭到誤解,因此受到的是船員而非乘客的待遇。其中最令他們困擾的是,船員並沒有專用的廁所。出現腹瀉症狀的伊藤常常需要跨在船沿橫木上方便,此時,為了不讓巨浪將伊藤捲走,井上馨便用繩子綁住伊藤,再將繩子的另一端綁在柱子上。

文久3(1863)年9月23日,伊藤與井上馨抵達倫敦。並與其他三人重新聚首,分別寄宿在兩個家庭,而首要之務便是學習英語。伊藤、井上勝及遠藤寄宿在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化學教授亞歷山大・威廉・威廉姆遜的家中。

伊藤等除了與英國學生來往,也參觀博物館、美術館,及海軍設備、造船廠與其他工廠。他十分欽佩英國文明的進步與國力的強大,很快地便捨棄了攘夷的想法。依據曾幫助伊藤等人渡海赴英的英國商人Hugh Matheson的敘述,伊藤一行抵達英國時,五人當中只有井上勝懂得一點英文。那是因為井上勝曾在箱館(函館)學過一些英語。

此外,根據英國人Mitford(日後成為英國駐日公使館書記官)的敘述,伊藤「精悍,富有野性,就像隻隼鳥一樣」,喜歡冒險,非常開朗,一旦工作時則「精確」、「機敏」。就這樣,伊藤具有很快能與外國人交好並獲得信任的才能。從少年時代的生活體驗中,伊藤養成了信任(日本)人的樂天性格,而二十一歲遠渡英國的經歷讓他有機會即使面對外國人時,也能自然地與其交往,不會自我設限。

倫敦大學學院的學生名冊中還留有五人的名字。他們主要選讀數學、地質學、礦物學、土木工學、數理物學等理科課程。這除了是因為他們想要學習海軍外,也是因為以他們的英語程度是不可能聽得懂法律、政治學、歷史學等文科課程。五人雖然對於英國的政治、經濟制度不是十分了解,但在親眼見到英國的建築、交通工具、機械等後,不需多久即體悟到攘夷是件不可能的事。

另一方面,文久3(1863)年5月10日,即伊藤五人從橫濱出發前往英國的兩天前,長州藩遵從天皇的攘夷敕旨,在下關發起行動,砲擊美國商船等。7月2日,薩摩藩也在鹿兒島灣與英國艦隊開始交戰。這是英國為了要報復前一年在生麥村(現今神奈川縣)所發生的英國人殺害事件,當時護衛島津久光行進行列的薩摩藩士斬殺了英國人。

Shimonoseki
Photo Credit: Felice Beato Public Domain
下關戰爭長州藩戰敗後遭外國軍隊佔領的砲台

在事情發生的幾個月後,伊藤等人才經由寄宿家庭的英國人告知報紙上刊載這些事件,他們也才得知訊息。於是伊藤與井上馨決定讓其他三人繼續留在英國求學,而他們二人則先行回國,阻止長州藩的攘夷行動。當然,這是抱著必死的決心。

元治元年(1864)3月中旬,伊藤與井上馨從倫敦出發,6月10日抵達橫濱。兩人待在倫敦的時間不過只有短短的半年,但即便如此,兩人的英語程度已經能夠應付日常生活會話。

乘坐英國軍艦回國

元治元年(1864)6月10日,當伊藤與井上馨自英國回到橫濱時,正值英國公使阿禮國(Rutherford Alcock)與美、法、荷蘭的代表,就四國共同行動進行協議。6月19日,四國簽訂共同照會,其中也包含軍事行動在內。

伊藤與井上馨前去面見阿禮國公使。兩人說到,因為接下來將回長州藩,並報告自身所見到的英國軍事力量及富裕程度,欲藉此說服藩主,相信定可中止排外政策,因此,希望英國軍艦能盡可能將他們送到最接近山口的港口。事實上,英國等列強也希望能避免不必要的戰爭而能擴大通商。阿禮國於是接受兩人的請求,6月18日,其本人親自乘坐軍艦巴羅莎號,並由一隻砲艦護從,從橫濱出發。

6月22日,將兩人送至國東半島北方的姬島(現在的大分縣),兩人承諾,前往山口,12日內帶回答覆。這次航海中,伊藤與薩道義(Sir Ernest Mason Satow)建立友誼。薩道義小伊藤兩歲,當時為英國駐日公使館的翻譯生。他在日清戰後成為駐日公使。能很快地與外國人建立友誼是伊藤的才能,而這也是因為伊藤人品好的關係。與伊藤同一時代的薩道義,來到日本僅一年,正認真地學習日文。相較於伊藤的英語,他的日語應該比較好。

6月24日傍晚,兩人抵達山口,翌日被召喚到政事堂。兩人在家老等一干人面前說明西洋各國情形,建議停止攘夷,並同時將此事通告英美法荷等四國公使。但藩方面的回答則是,藩主乃是受將軍及天皇之命而行動,打算前往京都勸說天皇,因而希望四國的軍事行動可以延緩三個月。另一方面,斬殺兩人的聲浪也在藩士之間高漲。

結果,伊藤與井上馨於7月5日回到姬島,向英方口頭說明名藩方面的回覆。

其間,7月2日,伊藤被任命「接待外國艦隊」,並被賜予十兩(井上馨在身份上較伊藤為高,十五兩),作為英國之行的慰勞金。伊藤則將賜金與說明近況的書信寄給母親。

Traceofikedaya
Photo Credit: じゃんもどき @ CC BY-SA 3.0
2009年的池田屋遺跡,店家以幕末前來斬殺維新志士的新撰組為賣點

而就在約一個月前,6月5日,新撰組襲擊京都池田屋旅館,薩長等的志士七人被殺,23人遭到逮捕。吉田松蔭的優秀弟子杉山松介也犧牲了。當消息傳到長州時,眾人激憤之餘,率兵前往京都的主張瞬間高漲。在前年8月18日的政變中,因為薩摩、會津等公武合體派之故,長州藩在京都的勢力衰退,因此,長州藩也想趁此機會挽回劣勢。6月15日之後,長州藩兵出發前往京都,久坂玄瑞(義助)、入江九一(杉藏)等,吉田松蔭門下的英才也名列其中。

而正是在這樣的情勢下,伊藤與井上乘坐英國船隻回到山口,長州藩當然無法簡單地撤回攘夷行動。兩人的建言雖不被接受,但藩政府則命令伊藤等為「外國艦隊接待」,並賜予兩人英國之行的慰勞金,藉由公開認可兩人的行動與立場,以備日後與外國間的交涉。這一來,伊藤等「盜用公款」一事,也就不被追究了。

但對於未能達成回國的目的,伊藤有些氣餒。在給京都的木戶孝允的信中,有如下的旨趣。雖然自抵英以後,伊藤完全未與木戶取得聯絡,但信中的行文,傳達了伊藤對於木戶的高度信任。

因為剛從海外回來,與您見面,想說的事情,非常之多,但應該從何說起,一方面您在京都,另一方面,也因未能貫徹回國的旨趣,不無遺憾,但卻也無想死的念頭。雖說迄今為止,虛度光陰,一事無成,有愧於世間,但心尚未死,因而不能就此了卻殘生,還望憐察。

之後,7月1日,進京的長州藩兵以武力進逼御所,與支持幕府的會津、薩摩等於御所周圍諸門發生戰鬥。在這一「禁門之變」中,兵力不足的長州藩大敗,入江戰死,久坂負傷自裁。在京的木戶則逃到但馬(現在兵庫縣北部),藏身於此。24日,幕府獲得追討長州的敕命,遂命令西南21藩出兵。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伊藤博文:創造近代日本之人》,廣場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伊藤之雄

伊藤博文1841年生於周防國,68歲這一年(1909)在中國哈爾濱遇刺身亡。其一生歷經討幕運動、條約改正、大日本帝國憲法制定、日清與日俄戰爭,統治韓國,伊藤博文剛強凌直、波瀾壯闊的一生! 本書是創造近代日本之人——伊藤博文傳記的定本、顛覆它在通俗作品中的「惡人」形象。

getImage
Photo Credit: 廣場出版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