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彭博》專訪林全談低薪:台灣物價也很低,GDP比英國還高

【全文】《彭博》專訪林全談低薪:台灣物價也很低,GDP比英國還高
Photo Credit:中華民國行政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行政院公佈林全接受彭博(Bloomberg)專訪全文:

(中央社)
行政院長林全5日接受彭博社專訪時表示,台灣現狀是低物價、低薪資,但實質購買力比英國還高。政府應創造環境,讓願意在台灣實現創業理想的人可繼續在台灣努力。

林全在專訪中表示(參見第14~17題),台灣人才被挖到中國大陸,甚至是新加坡,這個趨勢很難避免,台灣薪資水準確實比別國低。

他說,要解決台灣低薪問題,面臨很大挑戰,就是台灣物價也很低。如果以平均國民購買力看,台灣的GDP(國內生產毛額)在全世界排名是前十幾名,比英國還高,當然房價很貴,但如果租房,其實台灣實質購買力是很夠。在這情況下要提高薪資,結果是物價不可避免地上升,台灣社會大眾不可能接受。

林全表示,台灣現狀是低物價、低薪資、低所得,但實質購買力在全球算不錯,如果無法改變這個定位,唯一能做的是創造環境,讓人才有進有出,盡量留住一些對台灣未來有期待的人。有人為高薪離開台灣,但要給願意留下的人一個基地,讓這些人才可發揮,為台灣創造各種產業奇蹟,也是另一條路。「經濟不可能每個都要的,不可能。」

他說,政府不會不顧物價上升,盲目增加薪資。必須承認過去台灣20年來,不斷嘗試穩定物價,也許是造成台灣低工資原因之一,當然也有別的原因,像台灣產業外移,工資就很難上升。

林全表示,韓國現在名目GDP超過台灣,但實質購買力還是低台灣非常多,物價上升更可怕,這可能不是台灣人要的。作為負責任的政府,還是要選擇務實可行的路。利用物價上升帶動工資上升,這個做法在台灣不可行。

聯合報導,林全日前才表示,現在台灣最大問題是人才流失,低薪讓人才容易被挖角,但大家必須思考,「低薪,所以低物價;若要高薪,就要調高物價」,短期內雖然無法解決低薪問題,難免有部分人才被挖走,但「有出有進」,政府要創造好的環境,鼓勵學生追求興趣而非名利,在好的產業環境中做事,可以得到國際認可,追求成就感。


行政院公佈林全接受彭博(Bloomberg)專訪全文

第1題:院長,非常感謝您接受我們的採訪。我們經常看數據,無論看哪一方面的數據,例如股票市場可能到一萬點、就業數據、GDP增長的數據、台幣等,都說明台灣現在經濟狀況還不錯,您同意這種觀點嗎?

答: 我們通常會抱持審慎樂觀的態度看待這個問題,全球經濟正在復甦,台灣本來就跟貿易導向經濟關係比較密切,所以在這一波復甦中,台灣經濟本來就應該要好轉。但我們更關心的是相對的競爭力能否改善,讓我們有一些長期的前景。這個部分當然會反映在很多地方,假設台灣經濟成長率能夠維持在比預期、或比一般國際表現還要再好一點的話,才是我們希望做到的。政府應該做的是長期結構性的改變,要看得更遠。這個部分短期之內也許效果不是那麼明顯,但是他會改變人們的預期心理。

基本上我們還是審慎樂觀,我們認為台灣有機會在整體競爭力上有所提升,只要我們的目標與政策是明快、有效的,就應該會有正面的結果,這是我們的樂觀。但畢竟台灣已是一個比較成熟的經濟體,要像東南亞國家一樣維持高經濟成長是不容易的,這部分還需要去克服。

第2題:最近政府把2017年的GDP成長預期提高到2.1%,明年到2.7%,我們也採訪了一些經濟學家,他們很多預期沒有那麼高,您覺得從今天的狀況來看,您還有信心達到這個目標?

答:我們不必直接對經濟成長率做具體的猜測,因為經濟成長變化有很多外在因素的影響。但我們可以做一些期待,用常態的一些估計或分析的模型去預估,一般像國外的預測機構也是用這種方式估計,就是假設其他狀況不變,可以看出台灣今年大概經濟成長率在2%以上,但是在百分之二點多少,這部分也許就會有差異。當然國內也有兩種估計,一個就是主計總處按這種常態,用設定的模型來估計;另一個就是國發會的估計,國發會的估計會較有主觀的政策意識在裡面。我們希望樂觀期待,設立目標來努力。但這種方式也會受到外在因素影響,有時候也不見得能夠完全實現,我覺得我們預測的部分其實要看這兩個角度。

您剛講的,如果偏高於我們主計總處設定的標準,那這部分可能有一些政策意識在裡面。譬如我們希望這次立法院的特別預算如果能順利通過,有關的民間投資,樂觀期待能夠有一定程度的進來,也許薪資還可以再往上走,有這樣的一個主觀期待在裡面是沒有錯的。

第3題:您覺得現在世界如發生美國與朝鮮問題、敘利亞問題,您覺得哪些對台灣的經濟最有影響?

答:任何國際少許的改變都會引來意想不到的結果,也就是所謂的蝴蝶效應。就像雷曼兄弟當時出問題,最後一連串的影響,超過大家的預期。我們很難說某一個因素就是最危險的因素,作為一個企業領導者、國家領導人都要非常小心看待任何因素。以您所舉的東北亞問題來看,現在看起來確實比較緊張,最後的結果也許對經濟沒有實質上的影響,但也有可能變成非常嚴重的區域衝突,這很難預測。作為一個決策者,我們會小心看這個問題,但通常不會那麼悲觀地來看待我們對未來經濟前景的期待,不會認為這事情必然走向悲觀的趨勢,我們要注意到事情可能會發展到比較不好的狀態,但還是樂觀期待能夠有比較好的解決途徑。

如果把這些非經濟因素排除在外,就未來全球整體經濟來看,我覺得美國還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特別是在川普總統上任之後,他的貿易政策影響到全球經濟的變化,所以他的態度是值得重視的。他雖然表示,希望能夠增加美國就業、增加美國投資,若這些作法不妨礙國際貿易既有的規則和運行方式,當然不確定性就可以排除;但若造成更多不確定性的話,就值得我們進一步去觀察,我認為這是比較值得大家關注的議題。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