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酒夾心巧克力:《勞動之王》的甜蜜、刻板和苦澀

苦酒夾心巧克力:《勞動之王》的甜蜜、刻板和苦澀
Photo Credit:大川大立數位影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人人都為生活苦惱的今日,掩耳盜鈴式的甜美小確幸已不足撫慰社會大眾,《勞動之王》選擇的路線表面上看起來十分不討喜,但至少是誠實地面對現今人們遭遇的困境與艱難。

2014年的318學運之後,大眾對於社會運動開始有了不一樣的想像,在強烈的手段之下,更多的是理性的訴求的深層的論述。以年輕世代為核心的組成,象徵了臺灣政治血液的世代更迭,更獲得臺灣年輕一代,尤其是七、八年級生的認同。社會運動從此不再只有叛逆和動亂,更多的是年輕世代對於滯著如泥沼的社會現狀的反動和憤怒。轉眼間3年過去了,臺灣的社會現狀表面上仍無什麼顯著的變革。然而,社運激情之後,不平則鳴的思考方式確實在年輕世代之間緩緩發酵。

2017客家電視台製作的偶像劇《勞動之王》,改編自臺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出版的《過勞之島》,由林曉蓓監製、張哲書導演、黃騰浩和安唯綾主演。內容描述勞動局約聘人員何英泰和百貨業務員王怡晨,在雙雙丟了工作之後,湊巧加入以提升勞動權益為訴求的NGO勞動權益提昇聯盟(簡稱勞提盟),兩人在投入社會運動,公民意識自懵懂逐漸成長的同時,情愫也在兩人之間緩緩萌芽。《勞動之王》以嚴肅又酸澀的勞資議題為題材,無疑是個大膽的嘗試,如何將這個看似世故又沉重的議題包裝的親近可人,又不失偶像劇的輕鬆和鮮甜,便是觀看《勞動之王》箇中的醍醐味。

黃騰浩所飾演的何英泰,思考古板,有嚴重潔癖,又排斥與人群接觸,卻選擇處理勞工申訴的勞動檢查員作為職業。何英泰處事不夠圓融,又不諳公務環境的生態習性,吃了許多悶虧,在一次業務疏失中丟了工作。相對於何英泰的笨拙死板,安唯綾所飾演的王怡晨則是個對生活及工作抱有積極熱情的開朗小資女。深信努力付出便能獲得應有的回報,即便被惡主管軟土深掘,也總是耐著性子,甘於苦勞。

何英泰和王怡晨兩人一動一靜、一熱一冷,一個是大學社會系畢業,一個是半工半讀完高中後便直接就業,各自在不同的職場環境(公家機關和百貨業者)踢到鐵板,形象刻劃雖有點刻板,卻忠實呈現現今甫踏入社會的七、八年級生的困境。無論是獨善其身,終日沉浸在小確幸的何英泰;還是滿腔熱血,任勞任怨的王怡晨,都難逃停滯如死水的階級流動。

勞動之王 劇照3
Photo Credit:大川大立數位影音
把勞工運動、抗爭、罷工等等議題融入電視劇中,在歐美影集、日本戲劇中並不少見,但在台灣劇中則非常稀少,客家電視台這回播出的《勞動之王》是一次大膽的嘗試。
勞動之王 劇照2
Photo Credit:大川大立數位影音
《勞動之王》描述進入勞工權益維護的NGO的男主角,在各種業務中逐漸啟蒙的故事。

《勞動之王》在腳色的設定上十分精準,為自身的主題提供了極富發展空間的腳色框架。當然《勞動之王》本質上仍然是一部偶像劇,偶像劇該有的羞澀邂逅、甜美純愛亦不缺少,然而兩位主角的心境轉變和成長,才是《勞動之王》饒富趣味,令人驚豔之處。

何英泰原本厭惡人群,王怡晨則習於逆來順受,兩人都透過與社會運動的接觸,而各自獲得不同的啟發。其中又以何英泰的心路轉折刻劃最為獨到,對於勞動檢查員這個工作,何英泰即便執勤認真,對於手中每一件勞方申訴都嚴肅以對,然而從他坐上公車,對旁人極為嫌惡的態度裡,又可看出他並非真心關懷大眾。何英泰的潔癖不僅是生理上的,而是普羅大眾普遍的自掃門前雪的心態。第一集裏頭有一幕十分有趣,正要前去探訪工廠業者的何英泰,路上不巧突逢大雨,何英泰面對一個小小水漥停駐半晌、助跑一躍,最終仍不免一腳踏入水窪,惹得一鞋子濕。似乎隱喻著,每日汲汲營營填飽肚子的我們,再怎麼獨善其身,遇到不合理的環境和外在條件時,無論對抗與否,終究得起身面對。

當然,《勞動之王》的文本稱不上有多深厚的內在論述,對於社會運動及NGO團體的描寫也顯得表面且樣板化,要說《勞動之王》能提升觀者多少公民意識,那是言之過譽了。《勞動之王》要能夠支撐起自身的格局,還需要更紮實的內涵。

雖說如此,《勞動之王》題材的選擇上確實為偶像劇邁前一步,足見策劃與編導的慧心獨具,在人人都為生活苦惱的今日,掩耳盜鈴式的甜美小確幸已不足撫慰社會大眾,《勞動之王》選擇的路線表面上看起來十分不討喜,但至少是誠實地面對現今人們遭遇的困境與艱難,當甜膩的美好故事早已不能滿足觀者的味蕾,《勞動之王》確實給了我們對於偶像劇更多的想像,入口即便苦澀亦能回甘。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