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樹下「九界圖」:北歐神話的維京宇宙觀

世界樹下「九界圖」:北歐神話的維京宇宙觀
Photo Credit: 博偉電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便在北歐神話裡,諸神也並非長生不死。諸神明白所有9個國度的居住者最終全面滅亡。這意味著將會有一場巨人跟諸神之間的最後一戰,且最終會以一場熊熊火焰燃燒毀掉9個國度作為落幕。

文:約翰.克拉克(John O.E. Clark)

超自然原始信仰「薩滿教」(shamanism)是北歐神話的宇宙肇始形象來源。大多部落族人自開天闢地以來,對於信奉薩滿早已習以為常。於此,此幅並非是真實存在的古地圖,而是來歷最悠久的一幅「心靈地圖」(psychic maps)。

「薩滿」的身分多變,可堪稱是魔法師、神祕主義者、靈療師、詩人等等。在薩滿複雜的宇宙觀裡,總以一種擎天之柱或高聳入雲的巨木意象作為概念主軸。換句話說,薩滿宇宙中結滋所有層次元素的是來自一顆生命力豐滿的「世界之樹」(World Tree)。北歐神話中,也有一顆支撐著九個國度的巨大梣樹,稱之「世界樹」(Yggdrasill;音譯「尤克特拉希爾」)。作為九個國度支柱中心的世界樹,其實是薩滿靈穿梭神界或冥界的媒介。

「世界樹」一詞源自古諾爾斯語「Yggdrasill」,字面上是「奧丁之馬」(the steed of Ygg)。奧丁是北歐神話的諸神之王,同時也是一名至高「薩滿」。正如薩滿神遊樹之間,奧丁也穿梭九個國度的「世界樹」,並成為每個國度的統治王者。奧丁用很長一段時間尋求知識與智慧,走過所有國度向巨人、精靈、矮人、女神寧芙、氣靈、水靈、地靈、山靈等所有生命請益。

奧丁向樹木、植物甚至每顆石頭發問,同時也經歷了不少冒險與考驗。然而,沿途中的種種際遇,也讓他累積不少的智慧。在這之中,「世界樹」是奧丁經歷過最悲慘的一段歷程。如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奧丁以長矛自刺,將自己身軀倒吊在世界樹上九天九夜。飽受巨大折磨的他,依然苦苦冥想修行,直到第九夜時,他發現了一股帶有神祕力量的盧恩符文(runes),因而獲得解脫且復活。他從世界樹上砍下枝幹製作魔法權杖,學會透過魔咒療癒疾病、讓死人說話、削弱武器攻擊力、引誘女人主動愛慕,以及利用土地與大海來安撫風暴。

渴望獲得智慧與權力的奧丁,跑去尋找智慧之泉的主人密米爾(Mimir),但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奧丁為了換取一口智慧泉水,以自己的右眼作為交換條件,接著他毫不猶豫地飲下泉水,自此之後被稱為「獨眼神」。

復活後成為諸神之王的奧丁,全身散發著令人畏懼的恐怖氣息;他獨眼且不苟言笑,身材魁武高大並蓄著灰色大鬍子,身穿亮藍色長袍披著灰色斗篷,頭上戴著老鷹羽毛裝飾的頭盔;而奧丁專屬的「至高王座」(Hlidskialf),令他可以一眼看穿九個國界的一切事物;在他的腳下也蹲伏著兩隻狼,各自命名為「貪婪」與「慾念」;而雙肩則棲息兩隻烏鴉,分別代表「思維」與「記憶」。

身為詩人作家的凱文.克羅斯利哈蘭(Kevin Crossley-Holland),在他所杜撰的《北歐神話》(The Norse Myths)一書中,以簡單明瞭又具啟發性的方式描述了北歐神話的地圖面貌。他筆下的「世界之樹」是直通天堂,並且在樹頭頂端站著一隻大老鷹;樹的葉子會滴蜜露,鹿也會啃食樹皮和新芽,松鼠則是樹頂神鷹和樹底不斷啃食樹根的惡龍之間的信使。

圖:改變歷史的地圖與製圖師p_31
Photo Credit: 大寫出版
凱文.克羅斯利哈蘭繪製的《維京宇宙觀》呈現了地圖必備元素:簡化資訊。以圖像呈現生死的三個層次與兩者間相互交織的關係。克羅斯利哈蘭指出,冰島小鎮郊區常見的景象為一座孤立的農舍邊佇立著一棵樹,這些樹是「20世紀對於傳統守護樹所發出的呼應……而這些樹中開先為例且最巨大的一顆就是世界樹。」

克羅斯利哈蘭所形容的北歐神話分成三層相疊的樹根結構。在世界之樹中的每層樹根都有一處泉水。第一層樹根深入「命運之泉」(Well of Urd);第二層樹根深入「智慧之泉」(Spring of Mimir);第三層樹根則是深入「地底之泉」(Spring of Hvergelmir)。世界上也有不少神話同以巨樹或擎天之柱作為世界(宇宙)的中心支柱;像在印度吠陀和中國宇宙觀裡,也可看見一顆樹滋養三區宇宙的類似神話。

圖:改變歷史的地圖與製圖師p_32
Photo Credit: 大寫出版
這是位於羅德島紐波特圖羅公園的石磨坊。有人主張,其建築結構應源自北歐燈塔或教堂,並且似乎沒有動用到任何英制的建構衡量單位。

簡而言之,樹層大致可區分成三層:天堂、地球、地獄。不過,在北歐宇宙觀之中的細節則略顯複雜。像是第一層涵蓋了三個國度:亞斯格特(Asgard)、華納海姆(Vanaheim)、亞爾夫海姆(Alfheim)。

「亞斯格特」是阿薩神族(Aesir)的國度,這裡擁有諸神聚集的宮殿,其中諸神之王奧丁讓戰死的勇士享受天堂之福的著名「英靈神殿」(Valhalla,音譯:瓦爾哈拉)也位於此地;「華納海姆」是華納神族(Vanir)的國度,屬於生育之神的故居;最後的「亞爾夫海姆」則是精靈之國。

第二層是被一隻沈睡海底的巨蛇怪物耶夢加德(Jormungand)環繞住,因其身體龐大,以咬住自己另一端尾巴形成一圈。此層有一座彩虹橋(Bifrost,意即「搖晃的天國道路」,是阿薩神族的諸神通往第二層的必經之處。這座彩虹橋也是雷神索爾駕馭著山羊戰車到人類世界的首選之路。

然而,第二層涵蓋了四個國度。第一個國度是人類居住的「中庭」(Midgard);第二國度是位於中庭東邊山區,有一座厄特加爾(Utgard)堡壘的巨人所居的「約頓海姆」(Jotunheim);第三及第四國度是座落中庭南北邊的地底王國,北邊侏儒之鄉「尼德威阿爾」(Nidavellir),南邊則是居住著黑暗精靈的「瓦特海姆」(Svartalfheim)。

最底層則涵蓋了兩個國度:海姆冥界(Hel)和尼福爾海姆(Niflheim),都是死亡國度。「海姆冥界」是由地獄惡犬加姆(Garm)看守的冥界之門,並由看似半黑半白的可怕女妖海拉統治著亡者之國。所有罪惡之人只要通過海姆冥界之門,就會再死一次,並且還要繼續前往更可怕的死亡國度:「尼福爾海姆」。這個國度終年濃霧瀰漫,天寒地凍甚至不見天日,並盤據不少毒蛇及一條稱之「尼德霍格」(Nidhogg)的惡龍。

即便在北歐神話裡,諸神也並非長生不死。諸神明白所有九個國度的居住者最終全面滅亡。這意味著將會有一場巨人跟諸神之間的最後一戰,且最終會以一場熊熊火焰燃燒毀掉九個國度作為落幕。「諸神的黃昏」(Ragnarok)就是北歐神話預言中的災難日,當不幸之日來臨時,黑狼斯庫爾(Skoll)會吞食太陽,牠的兄弟哈提(Hati)則會吃掉月亮。

接著,世界變成一片漆黑,且地動山搖及海水倒灌;巨狼芬里爾(Fenrir)掙脫枷鎖,巨蛇耶夢加德帶著憤怒甦醒。所有一切再加上地獄惡犬加姆和惡龍尼德霍格,全都加入巨人軍隊的行列對抗諸神。最終全盤轟然崩倒,甚至連奧丁、索爾和其祂眾神全都同歸於盡。沒有任何人逃過一劫,只剩下一片熊熊火海貫穿各個國度,所有生命都被巨大火焰吞噬毀滅。

是否這幅宇宙地圖能拿來跟現實的世界地圖,做個有意義的比較呢?首先,第二層的中庭地區彷彿被無止盡的海洋環繞著,而事實真相是早在9∼11世紀期間,北歐維京人是最好的航海家。其次,從中庭到尼福爾海姆需要花上九天,這說明了北歐人當時確實有意識到三個地理區域(天堂、人間、地獄)的方位感。那麼地獄的方向到底在哪裡呢?當然是北方;天寒陰暗毫無生氣的荒地。

圖:改變歷史的地圖與製圖師p_33
Photo Credit: 大寫出版
來自八世紀的維京石碑,上面繪有北歐神奧丁騎著他那隻長有八隻腳的馬(Sleipnir),以及女武神鎮守瓦爾哈拉的大門。八隻腳象徵著羅盤方向。

相關書摘 ►失落的亞特蘭提斯毀滅於一場空前絕後的火山爆發災難?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改變歷史的地圖與製圖師:藏在地圖裡的智識美學與權力遊戲》,大寫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 約翰.克拉克(John O.E. Clark)
譯者:曾雅瑜

人類愛看著地圖探索知識、設定戰略、發想創意、開疆擴土;大製圖師則是地圖背後那位翻轉時代命題,或是為權力者操弄歷史視角的魔鬼畫家!

本書收錄百幅最珍貴的關鍵歷史地圖,自上古到現代、橫跨真實地理與想像空間。包括:引領13世紀以後製圖基礎的托勒密「世界地圖」、探討人類與宇宙關係的「天文圖」、奠定北歐神話架構的「九界圖」、製圖師依付費者需求量身打造的炫耀性消費品「城市全景圖」、左右美國南北戰爭局勢的「河谷攻略圖」、曲解現實或美化國家領導人的「政治宣傳圖」等。

從東方到西方、從宇宙知識到國家野心,以精美插圖為引,細數每一張地圖背後令人著迷或驚愕不已的故事與歷史,以及製圖當下的時空與製圖者的動機,是如何記載、定義、創造和改變世界。

getImage_(1)
Photo Credit: 大寫出版

責任編輯:王國仲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