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大人:其實我沒有那麼壞,我只是靜不下來

親愛的大人:其實我沒有那麼壞,我只是靜不下來
Photo Credit:尖端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孩子未達大人期待,並非全是先天生理缺陷或差異使然,更多是後天環境使孩子陷入比較的優劣衡量。他們真正需要的不是依賴藥物換得的讚美,而是看見自己的特質、相信自己的信念,以及感受逐步實踐的能力。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幸佳慧、李佳燕
圖:迷路

親愛的老師:

老師,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當我看到你的手臂出現三條紅紅粗粗的線,像三條長長的蜈蚣,我也嚇到了,我真的不知道我是怎麼抓傷你的,我只知道我不是故意的,那之後,我的好寶寶靈魂就從我嚇一跳的大嘴巴逃出去了。

你好生氣,罵我是壞小孩,你說如果小朋友只剩下壞寶寶靈魂就要送去警察局。

可是我也好生氣,因為我很討厭小朋友罵我白癡、笨蛋。我只要一聽到這些字,腦袋會像火山一樣爆發,我的手和腳會變成火山熔岩,一直噴一直噴,我沒辦法控制那些岩漿要流去哪。

你以前教我小朋友罵我笑我時,假裝沒聽到就好了。可是,我們家的小黑明明在睡覺,我想開門出去玩,踮起腳尖很小聲的走過牠身邊,小黑還是會立刻豎起耳朵,抬頭起來汪汪叫。根本不可能假裝沒聽到的。

我跟老師一樣也喜歡我的好寶寶靈魂,我不要他跑掉。找不到他,我會很害怕,而且我不要去警察局。每一次他跑掉,我都會擔心他回不來了。

老師,我想要畫一張地圖給我的好寶寶靈魂,萬一他迷路的時候,可以知道怎麼快點回來,你可以幫助我嗎?

當孩子出現暴力行為時,請先同理孩子的憤怒,告訴孩子:「我相信你一定遇到讓你非常生氣的事情,我相信如果是我遇到,也會像你一樣那麼生氣,我相信你並不想傷害老師……」同時耐心等候孩子,傾聽孩子內心的委屈。

請絕對不要先指責孩子,更不可動怒地質問孩子。孩子非常在乎是否被公平對待,所以,大人千萬不要只求平息糾紛,了解事情的始末,公平地處置,才有可能讓糾紛不再發生。爾後,與孩子一起討論他做得來的處理憤怒情緒的方法,不是大人自己出主意建議孩子,請協助孩子嘗試想出自己做得來的辦法,同時,經過實際演練。

不要威脅孩子、否定孩子,那比處罰還要傷害孩子。

看見孩子閃亮發光的特質

經常有人問我:「你是一位家庭醫師,為什麼特別關注過動兒?」這必須感謝我的兒子,是他教我看待孩子要接近孩子的想像。

我們為兒子選擇一個快樂似天堂的幼兒園。沒有寫字,沒有背書,更沒有功課,只有在綠草坪上奔跑玩遊戲,在教室角落演戲、捏黏土。上了小學後,他卻遇到始料未及的挫折,兒子坐在老師特別關照的特別座。在兒子每天一貫「我不要上學!我為什麼要上學?」的質問聲中,我得以有機會重新審視教育現場對孩子的影響,當然包括負面的傷害;也開始質疑校園傳之已久加諸在孩子身上的種種規範與評價,其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然後,越來越多的孩子被帶來我的診間。他們有的是我從出生就認識的孩子,卻在上小學後被老師標籤為過動兒,要求父母帶去醫院做鑑定,因為我是他們的家庭醫師,便希望先聽聽我的意見;也有熟識的朋友寫信給我,細數孩子從老師要求帶去看醫生,到看病診斷給藥的過程,讓朋友覺得既驚訝又荒謬的點點滴滴。我倏然想起,當年若非我和先生都是醫生,兒子是否也可能遭逢同樣的命運?

幾年前一則補習班濫給孩子服用過動兒藥物的新聞,轟動社會,我因此投書報社,呼籲社會關注孩子的現實狀況,一味要求坐好安靜聽課的超時學校生活,再加上缺乏運動,狹窄的居家環境,會造成孩子被誤以為是過動兒,這是更廣泛的兒童問題。這篇文章,讓早已注意到此現象的人本教育基金會與我連上線。後來,一位在英國讀書的朋友特別介紹我和佳慧認識,說我們兩人一定會相見恨晚。果然,我們倆一見如故,彷彿已結了好幾輩子的緣般,談到孩子,談到兒童人權,簡直無縫結合。我們開始聯手,糾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了「還孩子做自己行動聯盟」,舉行了一場又一場的環島研討會,面對數不清的家長和老師。

當孩子未達大人期待,並非全是先天生理缺陷或差異使然,更多是後天環境使孩子陷入比較的優劣衡量。他們真正需要的不是依賴藥物換得的讚美,而是看見自己的特質、相信自己的信念,以及感受逐步實踐的能力。

大人透過聆聽、陪伴和對話來了解身旁的孩子,與孩子建立良好的互信互動關係,唯有共同朝此方向努力,修正自己與孩子的相處模式,才能真正向孩子伸出援手。

我們接觸了越來越多被認定為過動兒的孩子和他們的家庭。「我又沒有什麼問題,難道每一個人都要考第一名嗎?」、「我寧可大人罵我調皮搗蛋,也不要他們說我生病要吃藥!」、「你們只會說我有病,有誰關心過我在家裡是怎麼過的?」孩子的吶喊,聲聲敲得我們心碎。

「有錢的,就把小孩帶出國,我們沒錢,只好留在台灣吃藥!」、「只要我的孩子跟人起衝突,老師總是認定是我孩子的錯,誰叫他是過動兒!」、「是我的遺傳不好,才把孩子生成這樣,都是我的錯!」父母淚流不止地自責與忿忿難平。

「我們只是把孩子在學校的狀況,一五一十地告訴家長,以免家長又怪罪我們沒有告知。」、「提醒父母孩子可能是過動兒,絕無惡意,是擔心錯過了孩子最好的治療時機。」、「那孩子這樣干擾上課,其他家長也會要求他們孩子的受教權啊!」老師必須面對全班數十位學生與家長,也是百般無奈。

顯然,過動兒已經不是孩子有沒有生病、生什麼病的問題,而是各方交錯互相糾葛的社會議題。而我們要怎麼做,才能讓不同角色的大人,一起看到這些糾結成團,解不開理還亂,一層裹一層的結呢?才能讓各自捍衛自己領域的大人,願意正視裹在結最裡層,那個身心蜷曲的孩子呢?

去年,我們與米米和迷路相遇,這位瀟灑帥氣的注意力不足加過動兒的母親,讓我大開眼界,見識到一位創意無限自己也過動的母親,如何放牛吃草,日子裡沒有悲傷點綴,只有驚喜與讚嘆。

我們可以一起為過動兒開創什麼新的可能嗎?讓他們的聲音被聽見,讓他們不再被貼上生病的標籤,而是一種閃亮發光的特質。這是我們獻給過動兒與各種大人的一種可能。

書籍介紹

《親愛的大人:其實我沒有那麼壞,我只是靜不下來》,尖端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幸佳慧、李佳燕
繪者:迷路

本書由台灣知名兒童文學作家幸佳慧老師,以及家庭醫學科李佳燕醫生共同合著,兩位作者長期關注過動症議題,從台灣整體人文社會及當代醫療用藥等層面,不斷反思台灣環境與過動症的因果關聯。並且進一步將所接觸到的實例個案,以第一人稱、孩子的觀點拓展敘事,描繪10位過動兒的真實心聲,期盼用好故事突破台灣典型親子教養迷思,引導家長、師長、醫生等讀者從不一樣的角度看待過動兒,做個懂得體貼孩子的大人。

當孩子未達大人期待,並非全是先天生理缺陷或差異使然,更多是後天環境使孩子陷入比較的優劣衡量。他們真正需要的不是依賴藥物換得的讚美,而是看見自己的特質、相信自己的信念,以及感受逐步實踐的能力。大人透過聆聽、陪伴和對話來了解身旁的孩子,與孩子建立良好的互信互動關係,唯有共同朝此方向努力,修正自己與孩子的相處模式,才能真正向孩子伸出援手。

未命名
Photo Credit:尖端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