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自由主義角度看,可以支持同性戀合法化但反對亂倫嗎?

從自由主義角度看,可以支持同性戀合法化但反對亂倫嗎?
Lot and His Daughters, Orazio Gentilesch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由主義者是否自相矛盾,用兩副臉孔對待同性戀和亂倫兩個群體?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因為上個月的中醫師父女亂倫事件,找時間看了這篇論文︰瑞典學者Johan Tralau於2013年在《Journal of Political Philosophy》出版的〈Incest and Liberal Neutrality〉(此文幾年前已有興趣,但一直沒時間看,這下子終於找到機會)。

中立原則與性愛問題

亂倫問題一直是自由主義的軟肋,而此文直指自由主義並無合理論證解釋亂倫何以要被禁止。自由主義的核心主張是中立原則(principle of neutrality)。國家公權力是人民公器,因此法律或政策所本的理由,必須為廣大人民所接受,而不能偏私於部分族群或宗教,不能預設某種人生觀或性愛觀而強迫所有人接受。

舉例說,如果政府只容許異性戀、立法同性戀刑事化,那就是預設了異性戀這種性關係才是正道,以公權力偏幫異性戀群體。因此自由主義主張,除非是「避免違反他人意願下傷害他人」之類的公共理由,這類理由,不論性愛觀、不論人生觀,人人皆能接受,政府才能動用公權力。若非如此,人民應有自由,選擇自己的人生觀、性愛觀等。因此自由主義在性愛問題上,常抱持開放態度,只要性關係不傷害他人、不對社會做成巨大傷害,政府就不得干預和懲罰。

自由主義以此為基礎,提倡同性戀合法化、婚前性行為合法化等。然而,亂倫就成為自由主義者尷尬不已的問題。如果亂倫涉及強迫,例如父親強迫女兒,那政府自然應干預,但如果亂倫是成人之間經過理性思考後,最後依然自願選擇亂倫呢?

自由主義反對亂倫的理由成立嗎?

自由主義大師H. L. A. Hart曾和保守派法官Patrick Devlin於五、六十年代就同性戀和娼妓應否合法化的問題進行一場大論辯。Hart幾乎盡破Devlin 的所有論點,但對Devlin 指出「容許同性戀是否也應容許亂倫」的反撃,Hart卻始終不置一詞。自由主義在亂倫的問題上顯得左支右絀,既想開放、又要保守。回到Tralau的文章,他考察了三個自由主義可能提出的論證去解釋亂倫何以要禁止,而認為全部都不能成立︰

理由1︰亂倫傷害下一代健康

最直接反對亂倫的理由,就是亂倫性行為誕下的孩子有較高機率出現遺傳病,其中一例即為歐洲哈布斯堡王朝為保血統純正而不斷近親聯姻,最後令不少後代天生智障。亂倫行為即使不涉及強迫,若傷害未來小孩健康,那政府有理由要保障小孩人權而禁止亂倫。

此理由看似合理,但如果亂倫的伴侶行結紮手術,盡量降低生育的可能性,或是領養小孩,政府還有沒有理由禁止亂倫伴侶結合?再者,不少疾病也有高機率遺傳往後代。Tralau即舉出亨丁頓舞蹈症(Huntington’s disease)一例,此病是一種因染色體顯性遺傳而造成的腦部退化疾病,患者難以控制四肢,並會逐步伴智能減退,最後因吞嚥或呼吸困難而死。患者的子女有50%機率遺傳到此疾病,這機率不下某些亂倫關係可能導致的遺傳病。如果政府禁止亂倫伴侶結合,那是否也應禁止所有亨丁頓舞蹈症患者性交或結婚?

除了亨丁頓舞蹈症,還有許多類似疾病,政府的禁令又是否應延伸下去?Tralau認為如此下去,政治要做的干預,將超越許多自由主義者願意接受的程度。既然政府容許這些成年病患者性交或結婚(最多只是警告他們),那政府也不應懲罰亂倫的成年伴侶。

理由2︰亂倫傷害社會未來發展

自由主義可能提出,不要只看個別一兩個個案。如果社會容許亂倫,那整個社會將要承受巨大代價。這很容易想像到,如果社會人人亂倫,那後代患遺傳病的比率大增,整個社會發展也受影響。再者,亂倫減低後代的基因多樣性,影響對疾病的抵抗力。相比之下,禁止亂倫則可以建立一個更健康的社群。政府因此有公共理由禁止亂倫。

此理由成立的前題,是容許亂倫後會出現大量亂倫個案。然而,Tralau援引人類學家韋斯特馬克(Westermarck)的研究,指出兩個人如果兒時一起生活和成長,長大後通常他們不會覺得彼此有吸引力,是為「韋斯特馬克效應」。不只人類有這樣的心理傾向,猿猴或天鵝等動物亦然。因此,即使廢除亂倫禁忌,韋斯特馬克效應也會繼續存在,只有少量近親會主動建立親密關係,許多人也只會繼續其性取向,社會整體發展不會被這一小撮亂倫伴侶影響。

因此,正如自由主義者認為容許同性戀不會令許多人「變性」,因此社會未來發展不構成禁止同性戀的理由,社會未來發展也不能構成禁止亂倫的理由。

理由3︰亂倫令後代承受污名化代價

自由主義可能指出,即使亂倫伴侶的後代健健康康,或是亂倫伴侶日是收養兒童,他們的子女也會由小時候開始就要伴隨著「亂倫」的烙印成長,令他們一世抬不起頭做人。政府不能容許亂倫伴侶因為一己之私心,而令小孩要過上屈辱的人生。

然而,較保守的社會不時會歧視某些少數族群。例如在印度某些種姓制度仍流行的地區,如果人們跨種姓結婚,可能會被保守派人士所殺。這些情況下,自由主義的政府難道要順從歧視,禁止人跨種姓結婚?還是應運用公權力保護這些少數族群的自由,令他們可以自由結合?相信大部份自由主義者都會選擇後者。又例如如果同性戀伴侶收養子女,子女卻被人標籤化成「該死同性戀的孩子」。政府要做的,不可能是勸同性戀伴侶不要收養子女,而應透過教育或反歧視條例令社會尊重他們的權利。

若是如此,為何政府在亂倫問題上反而因噎廢食,拒絕對抗針對亂倫的歧視?

結論︰自由主義的激進一面

事實上,Tralau寫這篇文,並不是想捍衛亂倫。相反,他是想指出自由主義其實比許多人想像中激進。自由主義看似平實,只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政府中立而尊重每個人的愛情選擇。但如果自由主義用中立原則捍衛同性戀和婚前性行為等,那順手推舟下去,自由主義沒有理由不同時捍衛亂倫。

明光社、何君堯、周浩鼎等常說容許同性婚姻可能會導致亂倫合法化。如果從政策推行的可能性,何、周等人固然是危言聳聽,因為幾乎沒有支持亂倫的群體,即使同性婚姻合法化,在可見的將來也不可能亂倫合法化。但何、周等人的言論不易駁斥之處,反而在於自由主義者是否自相矛盾,用兩副臉孔對待同性戀和亂倫兩個群體?Tralau的文章可說是點出自由主義的inconvenient truth。

如果自由主義蘊含如此激進的結論,眾多自由主義者又是否有心理準備接受?如果我們想支持同性戀合法化但反對亂倫,那是否代表我們需要放棄自由主義而另尋其他理論作指導原則?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王陽翎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王邦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