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萬學被判刑:一位勤政愛民的省長,不因弊案卻為「宗教」而成階下囚讓人惋惜

鍾萬學被判刑:一位勤政愛民的省長,不因弊案卻為「宗教」而成階下囚讓人惋惜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鍾萬學判刑當日,鄰桌包頭巾的女士表示:「他們把阿學逼得太絕了,阿拉都准我們犯錯了,何況那應是口誤吧」

9日一大早,幾位印尼朋友就身穿紅衣或白衣,手持紅白玫瑰,到法院前集結,想為即將接受法院判決的現任省長鍾萬學加油打氣。得知法院宣判比之前更重的兩年刑期且不得緩刑,有些朋友甚至流下淚來,有的在社群媒體放上哀悼的黑白照,或換上「印尼司法已死」大頭貼(RIP Indonesia Justice)和#RIPIndonesiaJustice

雖非印尼國民,但身為居住在此十多年的居民,老實說,我也覺得有些失望低落。原本以為正以加速度前進邁向世界大國的印尼,原本樂見有位不分宗教種族受到愛戴的基督教華人政治人物,原本我讚嘆著印尼不可思議的兼容大度,在今天的判決後,感覺在飛奔中進行的一切,被絆了一跤,有些蹌踉。

是的,受了點傷。但以漫漫的民主道路而言,這又何嘗不是一個學習過程?印尼強人蘇哈托當了32年總統至1998年下台至今,印尼的民主進程也不過短短將近二十年,反觀台灣,蔣故總統經國先生自1987宣佈解嚴至今,我們學習民主的過程,也是短短三十年,一路走來,我們跌跌撞撞,邊走邊學,至今也不是一個令大家都多麼滿意的景況。印尼又何嘗不是如此?

印尼朋友們在社群媒體上貼出的照片與影片,有許多是本地回教徒,甚至維持秩序的警察也一起比著鍾萬學競選的「二號」手勢,一起入鏡,表達支持。午餐時,我聽著鄰桌不相識包著頭巾的四位女士談論著,她們說,「真是天啊!他們把阿學逼得太絕了!只要是人,都會犯錯,阿拉都准許我們犯錯了。犯錯就誠心道歉,知道錯就好了。更何況阿學也不是故意說什麼,應該真的是口誤吧。」「上次他也哭著真心認錯了,認錯就好了啊,還馬上被關,真是太可憐了。」

AP_17129241807476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鍾萬學支持者在得知判決後在法院外落淚。

聽著聽著,我打從心中真心謝謝她們。謝謝她們讓我對這個國家的未來、這個世界所謂的「正義」仍存有希望。亞洲國家在歷史上幾百幾千年來,多以「人治」為主,要走至「法治」的路途,不論在思想、邏輯、文化、整體社會風氣等,都不是一件一蹴可幾之事,甚或以個人生命長度而言都不可見。我們現在在台灣享受的民主果實,不也都是先輩們用血汗生命換取而得的?更遑論以「宗教」立國的印尼,一個國民身分證欄上都必須填寫「宗教」的國家,奢望其在短時間內便能完全屏除宗教因素而做「公正」的司法判決,也許是有點太過苛求了。

AP_17129129633247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鍾萬學支持支持者在法院外舉著紅白玫瑰

一個勇於任事、愛民親民的政治人物,不是因弊案、醜聞,卻為「宗教」因素而成為階下囚實在讓人惋惜。祈願這整件事帶來的社會衝擊與輿論迴盪,為這個國家與人民帶來一些不同的思考。阿學省長即便被判刑,但他的政績仍在,施政標準仍在,他已帶給印尼人民一個新的視野:政治人物可以不只是貪污,而是勤政為民。往後只要人民不健忘,以此標準檢視所有現任與將來的政治人物,相信印尼的康莊大道仍能有所期。

相關評論:

AP_17129244691137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AP_17129496032253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