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冷知識】《地球末日戰》:面對史詩級災難劇本,只有Plan B是不夠的

【電影冷知識】《地球末日戰》:面對史詩級災難劇本,只有Plan B是不夠的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場史詩級製作災難(Epic Fail)中,終於有人做了正確的決定。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畢彼特(Brad Pitt)此生最後悔的事可能就是把他自己的製片公司取名叫做Plan B。因為他製作並主演的《地球末日戰》(World War Z)遇上各種天馬行空的史詩級製作災難,不只用上Plan B,大概連Plan Z都用上了。

打擊魔鬼的Plan B

2006年Plan B以據說高達100萬美元的天價,擊敗參與競標的里安納度狄卡比奧(Leonardo DiCaprio)的製作公司,獲得了《地球末日戰:政府不想讓你知道的事》(World War Z: An Oral History of the Zombie War)這本奇書的電影改編權。

說是奇書是因為這本書是以虛構報導的方式寫作,並沒有太具體的人物情節,要轉化成為電影劇本並非易事,更何況是要轉化成畢彼特自己的殭屍系列電影宇宙。Plan B前前後後也僱用多名編劇才生出最後開拍的劇本。

雖然Plan B之前的經驗多半是小製作或文藝片,例如《奪命無聲》(Killing Them Softly)、《再單身遊記》(Eat Pray Love),但有荷里活金童撐腰,他們覺得信心滿滿。

結果電影一開拍其實就小狀況不斷。劇組甚至曾經為了非常愚蠢的事由停擺一整天:因為伙房無法提供當天750名臨時演員所需的飲食。但他們告訴自己這是團隊磨合期,只要堅持到底就可以打敗魔鬼。

魔鬼來了。

反恐小組突襲殭屍劇組

2011年10月10日(為了慶祝中華民國建國百年),匈牙利反恐中心派出SWAT部隊,攻破疑似《地球末日戰》劇組在布達佩斯的倉庫,現場起獲剛剛以私人飛機運送入境的各式各樣非法軍火。

匈牙利反恐中心敲鑼打鼓地舉辦盛大破案記者會,針對劇組主張「所有槍枝都是經過申請的道具槍械、已經失去武器機能」,反恐中心還現場示範如何使用螺絲起子卸下零件、恢復武器機能,甚至現場開槍證明真的能用。

本案最後以羅生門的形式結束。匈牙利官方撤銷了對劇組的指控,理由是「無法證明這些武器歸屬於任何特定團體或個人」。

最後劇組仍然在一片混亂中在布達佩斯完成了電影輝煌的第三幕:莫斯科殭屍大戰。

對,就是那場我們從未見過、可能此生也不會見到的莫斯科殭屍大戰。因為它們完全被剪掉了!

在布達佩斯花了七週拍攝出來的電影結尾高潮,在電影粗剪並對派拉蒙(Paramount Pictures Corporation)的高層試映後,他們發現完全行不通。在電影的前三分之二,畢彼特的角色是試圖拯救家人、期盼與家人重聚的家庭英雄,但第三幕他卻搖身一變成為「莫斯科蘭保」,扛著重裝備在莫斯科街頭大肆殺戮。這根本不是同一個角色!

一路上包含導演馬克科士打(Marc Forster)、製作人跟畢彼特自己都對結局是不是能連貫整部電影都有點憂慮,但他們在劇本還沒定案之前就已經開拍,然後所有人都忙碌於解決各種製作災難,在大家有餘裕思考結局該怎麼辦之前,電影已經莫名其妙地拍完了。

《Lost檔案》雙人組殭屍救援成功

《地球末日戰》迄今已經花掉超過兩億美元,後續在全球上映的行銷費用可能也要超過一億美元。派拉蒙經不起這場敗仗,產值驚人的畢彼特本人也經不起這種史詩級的敗仗。

Plan B啟動了對大部分劇組來說是最不可能的方案Plan Z:他們找了電視影集《Lost檔案》編劇雙人組戴蒙林道夫(Damon Lindelof,《普羅米修斯 Prometheus》)和德魯戈達德(Drew Goddard,《屍營旅舍 The Cabin in the Woods》)來擔任「劇本醫生」的工作,對根本已經拍完的劇本進行緊急搶救。

戴蒙林道夫告訴製片說他們只有兩條路,A方案是就現有素材進行修訂,想辦法讓第三幕合理化,B方案是完全放棄第三幕,重寫並重拍。大家心裡都有數B方案救援成功的機會比較大,但難度也比較高。「老實說,如果你們打算說服派拉蒙採用方案B,我真的只能祝福你們了!」他說。

這場史詩級製作災難(Epic Fail)中,終於有人做了正確的決定。

Plan B的製片選擇了Plan B,並成功說服派拉蒙延後半年上映,並且再搬兩千萬美元出來重拍電影的第三幕,也就是我們後來看到的這個沒有莫斯科殭屍大戰的結局。《地球末日戰》最後從製作地獄之中浴火重生,獲得了中上的影評評價,並且贏得超過五億美元的票房,成為有史以來最賣座的殭屍電影,差一點胎死腹中的系列電影宇宙也即將開拍續集。

實際執筆寫出這個比較可行的第三幕的編劇德魯戈達德說:

我從『地球末日戰』學到最寶貴的經驗是派拉蒙、Plan B和畢彼特能有勇氣說「我們來多花點時間把電影搞好一點再賣給觀眾好了」。這可不是荷里活的行事作風。大部分的時候他們會咬著牙把爛電影丟出去,然後說「我們首週先把成本賺回來,反正爛口碑接下來很快就隨風而逝了」。

後記:全文寫完校稿的時候才發現原來電影的台灣片名是叫《末日之戰》,而不是海報上的「末日Z戰」。然後這種自以為有趣的排版「趣味」再度出現在畢彼特監製的新片《失落之城》(The Lost City of Z)上了,因為Z上面多了淡淡的一撇就管它算「之」了。別欺負視力不好的老人家好嗎?

延伸閱讀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葉郎:異聞筆記 / Dr. Strangenote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