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樹:翻譯幾乎成了我最大的興趣,是向世界打開的一扇窗

村上春樹:翻譯幾乎成了我最大的興趣,是向世界打開的一扇窗
photo credit: Scanpix Denmark/Henning Bagger/via REUTERS/達志影像, 村上春樹 翻訳(ほとんど)全仕事, 中央公論新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村上春樹出席新書《村上春樹 翻訳(ほとんど)全仕事》推廣活動,大談翻譯心得。

深居簡出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樹日前在東京一家書店出席講座,談的是翻譯。他說,發現自己愈來愈多做翻譯工作,「幾乎成為最愛的活動了」,「遊走於兩個不同的經驗(翻譯與寫作),有助帶動思潮能量。」

68歲的村上春樹極少在公眾場合演說,能邀得他出動,是因為要推廣他的新書《村上春樹的翻譯作品》(村上春樹 翻訳(ほとんど)全仕事)。

004967
新書封面攝自村上春樹家中書櫃。photo credit: 村上春樹 翻訳(ほとんど)全仕事, 中央公論新社

村上迷都知道村上春樹愛翻譯,曾經說「比起寫小說,我更享受翻譯」,「三十歲我寫了《聽風的歌》拿下新人獎,當時最高興的莫過於從此可以放心翻譯了」。他早已說過要出版一本談自己翻譯生涯的書,在2000年出版的《翻譯夜話》(村上春樹、柴田元幸合著),以及早前出版的《翻譯教室》,收錄了村上春樹與翻譯家柴田元幸的對談,而這次由中央公論新社出版的《村上春樹 翻訳(ほとんど)全仕事》則是村上春樹回顧自己36年的翻譯生涯,詳細道出70個翻譯作品的想法,同時也收錄跟柴田元幸的訪談。

可能因為是談自己喜愛的事,村上在紀伊國屋書店座談會上,表現得輕鬆幽默。現場有大約460位參加者,據日本傳媒報導,由於太多人想參加,主辦單位最終要抽籤決定誰可以入場。

村上春樹在會上說:「身為小說家,我想寫什麼就寫什麼,但當我做翻譯時,必須以謙卑的態度,尊重所有限制,經常覺得要把那個自我(ego)殺死。」

「通過翻譯,我認識到那些優秀的作家,從他們身上學到了很多很多,而且是繼續不斷地發掘、不斷地學習。對於創作者來説,可怕的是成為井底之蛙。翻譯對我來説,可以説是向外面的世界打開了一扇窗。」通過小說創作與翻譯兩種截然不同的經驗,村上春樹形容是很好的平衡與互動。

村上春樹又在會上朗讀自己翻譯Raymond Chandler(雷蒙.錢德勒)的短篇作品。他說,錢德勒讓他知道「自己還是一個成長中的小說家」。

這段話跟村上春樹多年前的話是一致的,他說過小說創作耗掉很多時間精神體力,以至完成後,必須要休養一段時間,以補充體力,尤其是腦力。那靠什麼補充?就是翻譯(《翻譯夜話》,文藝春秋)。又說:「『翻譯的神』一定真的存在什麼地方,......我選擇自己喜歡的作品,盡心盡力,一部部一直珍惜地翻譯過來。就算還很不夠完美,雖然進步很少,但我想技巧應該在逐漸提升。翻譯的神可能在天上一直盯著,心想『村上也相當努力地在翻譯著。在這裡應該給他一點獎賞』也不一定。為了不辜負翻譯的神,我天天自戒今後也必須努力做優秀的翻譯。」(2008年)

另外,村上迷還可以留意,新書封面照片的攝影師大社優子證實,封面照確實是拍自村上春樹家中的書櫃。

村上春樹翻譯過的作品包括錢德勒的《漫長的告別》、《再見,吾愛》、費滋傑羅的《大亨小傳》、《夜色溫柔》,沙林傑的《麥田捕手》,並花了十四年時間完成《瑞蒙‧卡佛全集》,,以及約翰‧厄文、葛雷斯‧佩莉等作家的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