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風雲】「川普健保」兩院角力,民主黨提前備戰期中選舉

【國會風雲】「川普健保」兩院角力,民主黨提前備戰期中選舉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眾議院通過「川普健保」法案,正好給民主黨一個狙擊的機會。將要進行的健保法案的參議院大戰、稅制改革、以及預算案等三場大戰,將是民主黨能否翻身的關鍵戰役。

一波三折的廢除歐巴馬健保法案大戰在上週四(5月4日)終於取得突破。眾議院議長萊恩(Paul Ryan)在週三突然推出一份修改過的草案,並宣佈在週四將表決 。草案推出距離表決不足24小時,根本沒有多少議員能完整地看完這個草案,也完全沒有時間讓議員進行辯論。結果草案(American Health Care Act)以一票之差(法定票數是216票,最後投票結果是217:213)驚險通過 。在「川普健保」通過當天下午,川普與一眾共和黨眾議員在白宮花園高調慶祝,川普與萊恩互戴高帽,一掃上次失敗的頹風。

當年民主黨推出健保時,共和黨指責民主黨沒經過充分討論就強行通過法案。但這次共和黨草案推出與表決之倉促,比當年民主黨的有過之而無不及。蓋因上次草案失敗撤回後,議長萊恩、多數派領袖麥卡錫(Kevin McCarthy)、以及川普都對「自由黨團」(Freedom Caucus)的幾個搖擺成員下足了遊說與威嚇功夫,一邊修改法案談判,一邊數著票數,剛剛「過線」就匆忙表決,以免夜長夢多。

這次議案能獲得一些議員的轉態支持,主要是因為方案接納了眾議員亞普頓(Fred Upton)的修正建議,廢除強制保險公司必須對「已有病症(preexisting condition)」人士提供保險的要求,但同時在未來五年內,對這些「已有病症」人士提供80億美元的補助,幫助他們應對保險費的上漲。保險公司不得拒絕對「已有病症」人士投保,是民主黨常提及的歐巴馬健保「三大德政」之一(其他兩個是子女可以跟隨父母健保到26歲,以及多了二千萬人可以擁有保險),即便是共和黨選民也很多贊成。

但自由黨團對此深惡痛絕,認為必須廢除。於是搞出了這條修正案。它對「已有病症」人士來說只是臨時的補丁式的方案,既沒有說明五年後不再提供聯邦撥款時,這些人如何應對高昂的保險費;也沒有一個長期的可以降低保險費的願景與路徑。因此,這只是滿足部分「自由黨團派」要求廢除強制保險公司保險的要求,同時對支持「已有病症」權益的議員又有所交代的權宜之策而已。

有趣的是,為了讓議員自己的利益不受影響,共和黨還在草案中特別加上條款,國會議員的健保可以有豁免權,免於因為法案的通過而健保受影響。這種情況下,仍有二十多位共和黨議員反對,顯示在共和黨內部還有反對的聲音。在眾議院,共和黨還有「走數」二十多人的空間,但在參議院,只有兩票的優勢,形勢更為嚴峻。共和黨參議員葛蘭姆(Lindsey Graham)已經表明態度,對眾議院的方案不滿意,對匆忙硬上馬的方式更不滿意 。

共和黨提出的醫療計劃與歐巴馬健保相比,有幾個最顯著的差別 :首先,民眾不買醫療保險的話,無需繳納罰款;但如果接連兩個月無醫療保險,而之後要再買保險的話,需繳納130%的保費,算是變相的懲罰。其次,各州有權調整和降低保險的覆蓋範圍,這意味著保險公司有可能合法拒絕出售保險給某些人群(例如已有病症患者,或已經懷孕但尚未買相關醫療保險)。

再次,聯邦政府對各州Medicaid(政府救濟性質的主要面向低收入人群的健保)的年度補貼形式從補差額變為定額補貼。而且Medicaid將不再支付流產費用。儘管目前仍難以估計共和黨的醫療計劃在長期消減聯邦醫療開支的作用和幅度,以及醫療市場如何改變,但基本可以肯定:受到負面衝擊最大的人群包括臨近退休、非高收入、有疾病老年人,以及低收入人群;而且將會有更多的美國人沒有醫療保險。

民主黨議員一致反對,這是意料中事。但由於人數處於劣勢,民主黨能做的更多在於發動輿論。對民主黨來說,無論議案過還是不過,總有「為反而反」的攻擊空間。上次議案因票數不足撤回,就攻擊川普領導無方;這次議案通過,就攻擊議案損害人民利益。但民主黨的目標放在期中選舉。相比之下,如果川普健保一直在拉鋸,製造更多的話題,對民主黨就更有利。

RTX34GK8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最近兩個星期,歐巴馬與希拉蕊相繼「重出江湖」,標誌著民主黨主流派要重新出發。

民主黨落敗後初期群龍無首,「進步派」的佛蒙特州桑德斯(Bernie Sanders)與麻省參議員華倫(Elisabeth Warren)佔據著民主黨的輿論制高點。作為民主黨內的少數派,他們獲得相當多年輕人的支持,而希拉蕊的失敗,正說明主流派路線忽視「勞動人民」,「行不通」。主流派的歐巴馬與希拉蕊等都輸得灰頭土臉:希拉蕊是敗選的罪魁禍首,自不待言;歐巴馬則被希拉蕊陣營指責,明知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卻既沒有反擊措施,也沒有高調譴責,是希拉蕊失敗的重要原因。出來撐場面的只有前副總統拜登。

在2月進行的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主席選舉中,桑德斯等進步派要捧明尼蘇達眾議員艾里森(Keith Ellison);正是拜登出面力挺,才讓主流派支持的前勞工部長培瑞斯(Tom Perez),有驚無險地當選主席。美國的黨派比較鬆散,全國委員會主席並非擁有很大的權力,但他對黨派的捐款分配卻有一定的「話事權」,而競選政治中最重要的一項就是競選經費。民主黨主流派因此穩住了陣腳。但為維持團結,艾里森則被任命為副主席,進步派對其牽制仍甚大。

四月進行了兩場重要的國會議員補選。首先是4月11日的肯薩斯州第四選區補選。原共和黨議員蓬佩奧(Mike Pompeo)被任命為中央情報局總管而出現空缺。這場選舉原先認為毫無懸念,因為蓬佩奧在剛過去的2016年選舉中以超過2:1的比例大勝,而川普在這個選區也比希拉蕊多27個百分點。結果臨近選舉,選情卻出人意料地緊湊。共和黨候選人艾斯特斯(Ron Estes)形勢不妙。最後,克魯茲親身助陣拉票,川普與彭斯都用電話錄音支持,共和黨才以56%:42%小勝 。

更緊湊的一場是喬治亞州第六選區補選,原共和黨議員普萊斯(Tom Price)被任命為為保健社會福利部長而出現空缺。這個選區歷史上長期被共和黨把持。但由於川普上任後支持率下降,民主黨感到有機可乘。這個特別選舉的賽制也特別:初選時選民對所有黨派的參選人一起投票,如果某人的票數超過投票總數的50%,就直接當選,不需要初選之後再由兩黨優勝者對決;如果沒有人過半數,那麼得票最高的兩個候選人(一般為民主黨與共和黨各一)就進入第二輪投票。

初選時,共和黨多人混戰,票數分散;民主黨則投放大量的資源支持唯一候選人奧瑟夫(Jon Ossoff),企圖一舉超過50%。可惜,最終只拿到48%的票數,略少於半數,故要與只拿到19%共和黨候選人韓德爾(Karen Handel)在六月最後決戰 。

雖然在這兩場選舉,民主黨都沒有贏下來,但從中已經可以嗅到民主黨在期中選舉的勝機。新政府剛開始就說期中選舉似乎有些早。但既然川普已經開始連任競選,民主黨提早備戰期中選舉也不為過。民主黨現在的問題是缺乏整合。歐巴馬與希拉蕊的出山,則為主流派打了強心針。

希拉蕊在選後的動向令人大感興趣。有關她要競選紐約市長的傳言不絕於耳。上星期,希拉蕊終於重出江湖,自稱是「抵抗川普執政」的一分子。而出山之後的第一件工作,就是要建立一個新的政治組織。由於克林頓家族在政壇經營甚久,人脈極廣,是民主黨的吸金機器之一。很多長期大宗的捐款者都認準克林頓這個「品牌」。希拉蕊突然退出政壇後,這些長期捐款者對把錢應該捐給誰都不得要領。於是希拉蕊的新組織就負責募捐再分配的重任,把捐款分配到合適的人手裡。這對民主黨主流派來說,不失為一個繞過全國委員會,另立財政小金庫的良機。對希拉蕊來說,也能重建在民主黨中的權威與人脈。

現在眾議院通過「川普健保」法案,正好給民主黨一個狙擊的機會。將要進行的健保法案的參議院大戰、稅制改革、以及預算案等三場大戰,將是民主黨能否翻身的關鍵戰役。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