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利息、不投機也能獲利?你知道「伊斯蘭金融」嗎?

無利息、不投機也能獲利?你知道「伊斯蘭金融」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伊斯蘭金融」意即以遵循伊斯蘭教律法《Shariah》教義為前提的金融交易,其核心價值反對以錢滾錢、對於「非清真產業」的交易也有重重限制。不過,隨著伊斯蘭金融與國際接軌、以及伊斯蘭世界內對於投資的需求增加,其開放程度逐日提高,重重的限制也漸漸被轉換成法規和標準,一步步打開市場大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新聞整理:葉蓬玲

伊斯蘭的清真飲食、頭巾服飾、日常生活教條你我都時有所聞,但你知道「伊斯蘭金融」嗎?

當傳統金融體系近十年來面臨次級貸款引發金融危機時,提倡「盈虧共享、公平交易」的伊斯蘭金融順勢成長,成為投資者的替代新寵。目前,伊斯蘭教徒佔全球人口約25%,這個龐大的市場理所當然引起了更多的關注。尤其在穆斯林人口更多的東南亞,伊斯蘭金融漸漸散發低調的光芒,如同即將世出的寶石。

今年5月,日經新聞報導,由於政府與政策的支持與市場活力的原動力,馬來西亞有望成為世界伊斯蘭金融的樞紐,而該國政府也正以此為引力吸引更多外資。

那麼,何謂「伊斯蘭金融」? 它何以能成為吸引外資的誘因?

「伊斯蘭金融」意即以遵循伊斯蘭教律法《Shariah》教義為前提的金融交易。根據《Shariah》原則,伊斯蘭金融與傳統金融之間的差異有二:

  • 伊斯蘭金融禁止收付「利息」,金融業務必須「盈虧共享、共擔風險」。
  • 伊斯蘭金融對於產業類別有所限制。

這兩項差異皆起源古蘭經聖訓,以「反對以錢滾錢」為核心價值,並涉及禁止一切「非清真」產業。

islamic_fin

儘管禁止牽涉利息的交易,但伊斯蘭金融仍有替代方案可以讓投資者獲利:伊斯蘭金融體制允許銀行藉由投資賺取利潤。假設今天一位穆斯林欲購買房子,銀行便會替他先把房子買下來,再用成本加上利潤後轉售給消費者,,他可以分期付款,每個月繳交固定金額,且不需支付利息。這種將金融信用的債權、轉化成所有權及使用權的作法,就是伊斯蘭金融的核心,將房貸轉換成房屋所有權的轉移。由此可見,伊斯蘭金融須以實實在在的資產交易為主,一切的商業行為不能單純為了金錢而存在。

在這裡,「利潤」的概念與「利息」不同。銀行收取的利潤經過買賣雙方同意,一旦資產本身發生任何風險,銀行與客戶需共同承擔。這種直接賺取價差,不「以錢生錢」的交易模式,符合伊斯蘭金融「盈虧共享」的核心價值。

至於投資及產業方面,伊斯蘭金融禁足的商業活動可大致分為兩種。第一種是具投機、賭博性質且不確定性高的商業行為,如期貨、外匯投資等。第二種則是「非清真產業」,譬如買賣豬肉、菸酒、武器、賭博及情色產業、基因工程等皆在禁止範圍內。此規定不僅止於交易,連設立相關的公司或對這些公司進行投資都不被允許。所以,現行伊斯蘭基金所追蹤的公司都以生物科技、能源發展、製造業、消費者產業為主。

伊斯蘭世界也成立了關於金融商品及公司的審核機制,一旦發現公司利潤或個人收益源自這些不法交易,其所賺取的金錢,將被強制捐獻給慈善機構或者伊斯蘭相關的宗教組織,並且須立即中止與這些不法交易相關的所有合作。

除了限制產業類別,伊斯蘭投資還有三項規定:

  1. 禁止投資資產負債比超過33%以上的公司 ;
  2. 欲投資的公司利息收入必須少於該公司總收入的33% ;
  3. 欲投資公司的應收帳款不可超過該公司總資產的70% 。
islma

不過,隨著伊斯蘭金融與國際接軌、以及伊斯蘭世界內對於投資的需求增加,其開放程度逐日提高,重重的限制也漸漸被轉換成法規和標準,一步步打開市場大門。

2016年,伊斯蘭金融機構會計與審計組織(AAOIFI)首度開放黃金投資,打破長期以來黃金被伊斯蘭金融列為違禁品的宿命。在此之前,雖然伊斯蘭教法沒有明文禁止穆斯林進行黃金投資,但由於此投資與教義存在分歧,大部分穆斯林皆敬而遠之,只進行實體黃金現場交易。因此,伊斯蘭金融協會制定出這套「伊斯蘭黃金投資標準」,對全球黃金而言可說是金價復甦的重要里程碑,世界黃金協會(WGC)預測,全球黃金將因此增加幾百公噸需求。

然而,開放是把雙面刃,隨著更多投資者的加入,伊斯蘭金融市場穩定度亦開始受影響。例如,美國油期大跌就曾讓沙烏地阿拉伯、阿聯酋股市重挫7%,杜拜與阿布達股票市場也都遭受池魚之殃。

當伊斯蘭金融走向開放之道路,穆斯林信仰興盛的東南亞各國開始摩拳擦掌,意圖打造世界爭先踏入的投資處女地。

馬來西亞證券監督委員會(SCM)今年發布全新「伊斯蘭基金與財富管理藍圖」,就旨在透過擴大財富管理服務,吸引全球伊斯蘭基金及更多外資,將伊斯蘭金融的吸引力最大化,藉此吸引更多外資。

穆斯林人口佔六成的馬來西亞是目前為全球最大的伊斯蘭債券(Sukuk)發行國(佔全球市場56%),擁有東南亞區域最成熟的伊斯蘭金融市場結構和法規制度,訂有伊斯蘭銀行法「Islamic Banking Act」。

早在十年前,馬來西亞就成為第一個發行伊斯蘭債券「Sukuk」的國家,並於發行一年內對外國開放伊斯蘭債券市場,允許外資銀行依照伊斯蘭律法辦理Sukuk的發行和流通業務,也開放馬國國內所有銀行從事原本只能由伊斯蘭銀行辦理的伊斯蘭金融外匯業務。同時,馬來西亞也提供外國銀行減稅優惠,增加外資在馬設立營運據點的誘因。

十年後,這些努力已然湊效。就供給面來說,由大馬率先發行的伊斯蘭債券已經吸引了香港、英國及南非等剛開始踏入伊斯蘭金融的投資者。Sukuk債券市場自2000年以來,以每年40%的成長速度增加。依照彭博統計,截至2016年9月,Sukuk市場規模已達到3220億美元。馬來亞伊斯蘭銀行(Maybank Islamic)副主席就表示,「潛在投資者開始發現,選擇伊斯蘭金融產品其實是步入一個更大的市場,這裡尚有許多前進的空間及彈性。」不過,在需求端,全球投資者的動力並不如預期的強。即便作為Sukuk全球最大的發行國,但馬來西亞有95%的Sukuk發行者皆為當地企業,國際化程度相對較低。 安本伊斯蘭資產管理(Aberdeen Islamic Asset Management)CEO Gerald Ambrose認為,這個現象是由於全球各地對伊斯蘭金融條款缺乏認知。

法國巴黎投資伊斯蘭基金(BNP Paribas Islamic Asset Management)CEO、兼汶萊馬來西亞負責人Angelia Chin-Sharpe認為,隨著更多外來投資者的進駐,除了馬來西亞,汶萊對於伊斯蘭金融及產品也將有所成長。她也提及,印尼也正逐步對世界開放伊斯蘭金融市場。

在瞬息萬變的世界經濟局勢中,不同文化與金融此消彼長,造就不同的歷史與宿命。彼時,伊斯蘭金融在金融風暴之際以靜制動,成為備受矚目的新星;如今更在因緣際會下,為新興崛起的東南亞市場錦上添花,成為投資者眼中的另一優勢。這輪乾坤大挪移將如何影響區域經濟、將帶領伊斯蘭國家或東南亞各國走向何方仍未可知,卻已讓各家引頸長盼。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