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司徒洛?一個五十年前就該問的問題

 誰是司徒洛?一個五十年前就該問的問題
Photo Credit: Jun @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司徒洛遊記雖然不是太可靠的史料,但引用來當作旁證沒有太大的問題。真正的問題是:真的有人翻譯了司徒洛《台灣見聞錄》?引用一本不存在的書當參考文獻真的沒問題嗎?拿政府經費卻寫出這種品質,不覺得丟臉嗎?

文:黎時潮

看到標題多數人心中第一個念頭可能是:「啊是不會Google喔?」可惜人生一旦過了某個階段,遇到疑問通常都Google不到答案;也許已經有人查過了,先說,此處找的不是黃埔二期畢業的將軍。

事情是這樣的:有一次想回味一下老味道,特地跑去民權路劉家吃意麵;由於和記憶中的不太一樣,用餐時心裡有了些疑問:

  1. 味道真的變了嗎?
  2. 鍋燒意麵、鱔魚意麵、汕頭意麵、鹽水意麵,幾種意麵的味道都不同,為何都叫做「意麵」?這個詞的起源是啥?

第一個疑問很快就找到解答,台南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黃淑津的碩士論文,〈台南地區中式麵類之飲食文化研究〉裡面提到:由於技術進步使得水麵(只用水)已經可以做出蛋麵(用全蛋不用水)口感,為了成本以及存放問題,蛋麵必須當天做當天吃,水麵可以存放較久,台南市幾家有名的意麵老店都不再使用蛋麵,改用水麵。

所以,味道真的變了!

第二個疑問原本以為Google一下就解決了,可深入調查後才發現,光是追源探始要把鹽水意麵搞清楚,都是大工程!但既然開始了,就繼續查吧,等資料收集齊全,寫篇〈台灣意麵考〉也蠻有趣的。

麵條是主題,自然就必須探究台灣麵粉工業與小麥種植的歷史淵源。麵粉工業比較單純,就一句話:日治前台灣無麵粉廠,主要依賴進口。小麥種植的狀況,在三本官方台灣省通志經濟志農業篇可以看到以下記載:

臺灣省通志稿》:

臺灣之有小麥,始於漢民移住臺灣時將華南小麥引入,初在中南部之旱田地帶栽培。惟當時栽培方法極為粗放幼稚,故單位面積之收量極低。(卷四・經濟志・農業篇 166頁,1961年版。)

《臺灣省通志》:

臺灣之有小麥,始於漢民移住時將華南小麥引入,其引進時期不明,惟明萬歷年中陳第來臺時,尚未見到種麥,故於所著〈東番記〉中曾有「無麥蔬」一語。迨永歷四年(公元一六五零年),司徒洛 (J. J. struys)來臺,曾見到小麥(見司徒洛《臺灣見聞錄》)可見是時臺灣已引進小麥。」(卷四・經濟志・農業篇48葉,1972年版。這本頁碼採用善本書格式,兩頁算「一葉」。)

《重修臺灣省通志》:「小麥屬於禾本科植物,為我國北方主要糧食作物,早年隨先民由華南引進臺灣,確實時期不詳,最早的記載曾在西元一六五零年(明朝永曆四年)司徒洛《臺灣見聞錄》見到。」(卷四・經濟志・農業篇371頁,1996年版。)

關於這三部省通志農業篇,張孟秋的論文〈戰後臺灣三部省通志「農業篇」之比較〉對修撰始末以及內文評價,有詳細且公允的論述。(台灣文獻61卷4期,頁137-160。)至於本文重點,則在前面第二段引文參考的那兩份文獻。

陳第〈東番記〉全文不到一千五百字,卻可稱為「台灣歷史文獻第一篇」!因為在他之前疑似提到台灣的著作,其作者都沒來過本地;陳第是我們確知來過台灣並留下紀錄的史上第一人。

不過,這篇重要的文章也差點埋葬在歷史的塵埃中;1940年出版的《陳第年譜》,編撰者金雲銘在萬曆卅年那段後面加了註:「按先生作有〈東番記〉一篇,當係記其在臺之事,惜今已佚。」幸好1950年代方豪教授鍥而不捨地上下求索,終於讓這篇史料完整回歸。(過程參閱〈陳第「東番記」考證〉,《方豪六十自定稿》上冊,頁 835-880)

更讓人高興的是,目前〈東番記〉已經是台灣高中教材裡的一篇;遺憾的是,編課本的人出了點小小的錯。教育部國文學科中心網站,〈東番記〉導讀:「陳第等人於大員(台南安平港)登陸,以將近一年的時間,遍歷台南、高雄一帶,深入西拉族平埔社,⋯⋯」

依照各方考證(金雲銘《陳第年譜》,周婉窈教授〈陳第〈東番記〉──十七世紀初臺灣西南地區的實地調查報告〉),沈有容和陳第他們為了趕回家過年,在台灣只待了廿天左右,沒有一年那麼久啦!

Chicken_chow_mein_by_roland_in_Vancouver
Photo Credit: Vancouver @ CC BY 2.0

但是,和前面《台灣省通志》相比,學科中心網站犯的錯顯得單純多了。〈東番記〉部分原文:「穀有大小豆有胡麻又有薏仁食之已瘴癘無麥蔬有蔥有薑有蕃薯有蹲鴟無他菜」,漢文程度稍好的人,會把這段文字句讀出[無麥蔬]嗎?應該是[穀有大小豆、有胡麻,又有薏仁,食之已瘴癘;無麥,蔬有蔥、有薑⋯⋯]。

但相較於句讀錯誤,邏輯不通才更嚴重。要得到全稱否定的結論,充分條件必然需要全稱的啊;東番只是台灣西南部從布袋(魍港)到高屏溪(小淡水)之間,這裡沒有種麥,如何推論出全台灣都沒有種麥啊?更何況台灣最適合種麥的地區在台中大雅一帶,陳第根本沒去啊!難怪《重修台灣省通志》會把這段整個刪除,很丟臉啊!

至於第二份參考文獻,《重修台灣省通志》犯了大錯,不但未標明引用來源,還把原文姓氏刪掉了!第一次查閱到此,還以為司徒洛是1650年來過台灣的漢人,但是接著搜尋台灣日記知識庫、台灣文獻叢刊資料庫、期刊文獻資訊網、台灣博碩士論文加值系統、等等⋯⋯,一無所獲!

查閱《台灣省通志》才發現一樣沒有註明文獻來源,但幸好有原文姓名,才知道原來[司徒洛]就是十七世紀荷蘭唬爛王Jan Janszoon Struys,硬碟裡還有他那本著名遊記的1683年英譯本 《The Perillous and Most Unhappy Voyages of John Struys》的電子檔。

英譯的品質非常差,書名就有錯字,perillous多了個 "L",翻譯過來,大約是《約翰司徒洛倒楣又鬱悶的遊記》。

這裡不想多談那本書,依照Kees Boterbloem在他的著作《The Fiction and Reality of Jan Struys - A Seventeenth-Century Dutch Globetrotter》裡考證,司徒洛是個半文盲,書裡的前兩次航行(包含到台灣)很可能是代筆人依照司徒洛描述的航海經驗,結合已經出版的 VoC (荷蘭東印度公司)調查報告杜撰的!只有第三次航行可能是真的。

然而,無論司徒洛是否真的來過台灣?至少遊記裡的敘述是有所本的,當作史料參考也無可厚非就是了。

英譯本360頁的篇幅,台灣部分只有54-59不到六頁,裡面還包含在路上遇到海盜船,他們反而搶劫、扣押了海盜船,以及在熱蘭遮城外遇到大颱風等等描述;真正提到台灣風土與人物的文字少之又少。

裡面有提到台灣的緯度,書裡說台灣北端大約25、南端約21,北回歸線大約在島嶼中央,以十七世紀的地理測量水準,這是非常精確的描述。從這細節判斷,遊記裡的客觀數據相當可信。

通志引用的應該是55頁的這句:

The most fruitfull part is at present under the Jurisdiction of the King of Midag. It abounds with Rice, Wheat, Barley, Kaylang, Masquinades, as also Ginger and Sugar.

「水果最豐富的地區目前屬於大肚王領土。那裡有很多稻米、小麥、大麥、芥蘭、Masquinades,同時還有薑與糖。」這個Masquinades不知道是什麼蔬果?麻煩知道的人可以留言告知。這段話最重要的是提到了大肚國王King of Middag。

這裡又出了個錯字,應該是middag意思等於英文的midday,猜測原住民語應該意指「太陽王」。

司徒洛遊記雖然不是太可靠的史料,但引用來當作旁證沒有太大的問題。真正的問題是:真的有人翻譯了司徒洛《台灣見聞錄》?引用一本不存在的書當參考文獻真的沒問題嗎?拿政府經費卻寫出這種品質,不覺得丟臉嗎?

誰是司徒洛?一個五十年前就該問的問題!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