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司陰晴不定、同事很壞心眼,我該怎麼辦?

上司陰晴不定、同事很壞心眼,我該怎麼辦?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總而言之,不管上司無論怎麼濫耍權威、利用情緒操控下屬,你也別想試圖改變他。就像天要下雨,我們無從對抗,但我們可以決定出門撐傘,或是根本不外出、待在家裡避雨。因此,只要注意上司說話的內容,其實也類似於「撐傘」的應變技巧。

文:岸見一郎

上司陰晴不定,好苦惱!

上司的脾氣陰晴不定,只要心情不好,就會痛罵下屬。就算這一秒心情不錯,但下一秒會突然變臉開始痛罵下屬,害我每次遇到他都提心吊膽。每天早上起床,總是緊張到心悸。請問我該怎麼辦?

只要注意他說了「什麼」就好

不管是上司還是一起工作的同事,想必沒有人可以忍受凡事情緒化、不夠理智的人吧。這種人心情時好時壞,當他態度特別差時,總不免讓人懷疑他家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不論工作本身多麼有價值,和這種上司或同事共處一個職場,著實令人苦不堪言。

無法控制情緒的人,是因為內心不夠成熟。他們自覺在一般的狀態下,無法獲得別人的認可,才會藉由感情和攻擊性的表現,來掩飾自己工作上的無能,說穿了,這是一種過剩的自我防衛。

時常失去理智、大吼大叫的人,基本上並不懂得要如何與他人相處。他們從小知道,縱使自己有求於人,但別人並沒有義務要幫他,但如果這時候火冒三丈、威嚇周遭,就能達到效果。他們之所以這樣處理所有事情,想必是從小就很習慣藉由情緒來達成目的。

甚至,這類不理智的人還想透過這種方式爬到他人的頭上。但是他們不明白,職責的不同並不等於身分的優劣。成為上司以後,伴隨的責任也會一同增加,但升遷並不代表地位有變得比較崇高。

如果你希望能坦然面對這種不理智的上司,那麼不管上司再怎麼失去理智、無理取鬧,你也不要在意他情感上的表現,只要注意他實際說了「什麼內容」就好。要做到這種程度並不容易,因為與溝通本質無關的表現,像是語氣之類的表達,在人際關係上顯然具有很重大的意義。當我們和熟悉的夥伴或關係親近的人說話時,對話的內容往往無關緊要,反而更重視說話的態度以及當時的情緒。不過,職場人際關係的重點在於工作的執行,所以我們只需要注重談話本身的內容。只將談話所說的「內容」視為關鍵,至於是「誰」在說話,在工作場合上並不是那麼重要。

因此,你只能把與上司之間的關係,切割成工作上必須的人際交流。即使對方的身分是上司,但若是他的表現並不理智,而且明顯妨礙了工作的執行,你就該當面指明他的失態,並要求日後改善。你不需要為了職場上那些不理智的人而感到痛苦,可以的話,最好先將自己的痛苦擺到一邊,只專注於工作本身。如果上司對你的工作指責有憑有據,那你就要認真聆聽;如果根本毫無道理,而且曲解事實的話,那就該當面挑明他認知上的瑕疵。

不管是部下還是同事,沒有人希望自己被貼上「感情用事、妨礙工作執行」的標籤。倘若上司指出你工作上的缺失,你卻攻擊他的人格,這樣不只會使他心情受損,大多數的情況下,也難免會遭到上司的厭惡。如果上司是位認真的人,只要部下指出的問題合情合理,多半都能夠理性接受。

當然,部下也有犯錯的時候,若因此受到上司的指點,那也是自然的事。但我們一定要先建立一個認知,那就是專注的焦點只限於工作,而非人格上的譴責。我們必須具備這種認知去聆聽上司的評點,一旦有任何不合理的地方,就可以直接提出反駁的意見。

因此,你只要心平氣和地對待,無須在意他反覆無常的情緒,這樣他也有可能察覺到自己總是想在別人面前張牙舞爪,但唯獨這一招對你不甚管用。或許他也能進而明白,自己只要心平氣和地待人即可。不過這終歸是對方自身要不要改變的問題,你還是不要懷抱太大的期待會比較好。

總而言之,不管上司無論怎麼濫耍權威、利用情緒操控下屬,你也別想試圖改變他。就像天要下雨,我們無從對抗,但我們可以決定出門撐傘,或是根本不外出、待在家裡避雨。因此,只要注意上司說話的內容,其實也類似於「撐傘」的應變技巧。

同事很壞心眼,好苦惱!

由於座位調動的關係,我換了新的工作場所,但卻遭到同事的惡意刁難,讓我每天上班都以淚洗面。雖然有其他人幫我加油打氣,上司人也很好,但我不曉得還能不能繼續撐下去。我很喜歡這份工作,並不想辭職,請問我該怎麼辦?

父母、上司、同事都會有做錯的時候

職場上的人際關係,並不僅限於我們與上司之間,也有與同事之間的人際關係。不論我們身處在哪一種職場,都不可能與所有人和諧共處。如果你只顧著在意那一兩個交情不好的人,而忽略了其他難得親切的同事,那就太過可惜。只要確認錯不在己,那麼你和好同事與好上司之間的情誼,就不至於白費。

總括來說,一個人面臨他必須實際解決的問題時,會出現兩種狀況。一是一心只想解決問題,不會太在乎過程中人際關係產生的摩擦;二是不太在乎問題本身,反倒認為與這道問題相關的人際關係才值得關注。以你來說,如果必須擇一,你是比較注重工作本身呢?還是職場的人際關係呢?前者與後者有很大的差異。

後者重視過程大於結果,他們不喜歡事情在自己不知情的狀況下進展。他們追求的是按照程序步步行事,對問題本身並不怎麼關心。用親子關係舉例的話,就像是兒女向父母報備自己的婚事,但父母卻不怎麼關心他的對象,反倒比較關心婚禮會場的細節一樣。對這種人而言,最重要的是自己必須知道事情每一步的發展,凡事都非得要親自掌握主導權不可。

通常很講究這些細節程序的人,多半在職場或親子關係裡都很難與他人建立交情。至於要怎麼應付這種人呢,以前面的例子為例,假設你打算和正在交往的對象結婚,準備向父母報備時,可以先強調自己還沒有把這件事告訴別人,只要父親不同意,大可當作沒有這回事。如此一來,父親因為掌握主導權,可能會龍心大悅,當場就答應了婚事也說不定。當然,結婚畢竟是自己才能決定的事,我只是建議可以用類似的方式,讓事情順利發展。

我希望你能注重工作本身,別在意是「誰」在說話,只要注意對方說了「什麼內容」就好。父母、上司、同事都會有搞不清狀況而做錯事的時候。雖然我們有必要指明對方的缺失,不過假使那個人是脾氣反覆無常的上司,只要一想到忤逆他的下場會很慘,你或許就會猶豫。但其實,儘管會冒犯對方,我們也需要有勇氣堅持自己認為的正義。我希望你能明白,如果因為害怕得罪上司、害怕反抗多數人而不敢挺身指出錯誤的話,最後苦惱的就會是你自己,受傷的就會是你珍視的團體和世界。別讓你喜愛的工作到頭來落得一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