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的「同志情歌」:愛真的需要勇氣,來面對流言蜚語

《詩經》的「同志情歌」:愛真的需要勇氣,來面對流言蜚語
Photo Credit: 陳洪綬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詩經》的時代,到如今少說已經兩千多年了,但我們每個人都還是活在櫃子之中,感受著「人言可畏」的恐怖。希望有一天,每個人都可以走出櫃子,跟自己所愛的人在一起。

古代版的〈勇氣〉:

「愛真的需要勇氣,來面對流言蜚語~QQ」

但是對於沒有勇氣出櫃的人,也請不要苛責他。因為你不知道他會冒多大的風險。

詩經・鄭風・將仲子

將仲子兮,無逾我里,無折我樹杞。豈敢愛之?畏我父母。
仲可懷也,父母之言,亦可畏也。

將仲子兮,無逾我牆,無折我樹桑。豈敢愛之?畏我諸兄。
仲可懷也,諸兄之言,亦可畏也。

將仲子兮,無逾我園,無折我樹檀。豈敢愛之?畏人之多言。
仲可懷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

(超譯)

哥哥啊,請聽我說,不要越過我的鄰里,不要攀爬我家的柳樹。

難道是我太小氣嗎?其實我是害怕父母。

雖然我很愛你,但父母的責罵,也令我感到恐懼。

哥哥啊,請聽我說,不要越過我家的牆,不要攀爬我家的綠桑。

難道是我太小氣嗎?其實我是害怕兄長。

雖然我很愛你,但兄長的告誡,也令我感到恐懼。

哥哥啊,請聽我說,不要越過我的庭園,不要攀爬我家的青檀。

難道是我太小氣嗎?其實我是害怕外人的閒言閒語。

雖然我很愛你,但外人的閒言閒語,也令我感到恐懼。

這是一個沒有勇氣的故事

詩經》的寫作手法是「重複」,所以乍看之下,每一段都在寫差不多的東西,但實際上內容是有在層層遞進的。

我們先看這首詩中的「哥哥(仲子)」,他從一開始的越過鄰里,再到越過門牆,再到越過庭園,可見他已經愈來愈逼近主人公了,所以主人公的心情也愈來愈焦急。

而主人公擔心的東西,從「父母」的指責,到「兄長」的告誡,再到「外人」的閒言閒語,也是一個逐步蔓延的過程。

為什麼要害怕外人的閒言閒語?你根本不認識他們啊,何必在乎他們在說些什麼!但可怕的恰恰就在這個「不認識」與「不了解」。正因為那些外人根本不了解你,所以他們才會用自己下流的思想去揣度你的行為,說你這樣是不知羞恥、目無禮法、道德敗壞。

說穿了,父母與兄長都是你的親人,他們何必要干涉你,讓你不快樂、不幸福呢?原因其實都是「外人」——也就是社會的觀感。他們害怕你不尊禮法,會被大眾唾棄,難以在社會上立足。他們會說,這是「愛」;因為愛你,所以要干涉你,把你導回正途。

可以怪他們,但不要恨他們。其實他們不是想控制你的人生,而是想控制自己的人生。

你的父母與兄長,不想受你的牽連,他們不知道要怎麼跟其他親戚朋友解釋,不知道怎麼在社會上繼續若無其事地生活下去。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其實,我更喜歡把這首詩理解為同志的情歌

從「鄰里」、「門牆」到「庭園」,這就是一個層層疊疊的大櫃子。主人公被鎖在櫃子的最裡面,孤身一人,動彈不得,被許多雙眼睛監視著。

十目所視,十手所指,怎麼能不恐懼?

這個時候,他的情人願意冒著一切的風險來找他,想要把他拉出櫃子,一起逃到天涯海角;但是主人公沒有辦法,他沒有勇氣,所以只能哀求他不要再過來了。

「仲可懷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

哥哥啊,雖然我很愛你,但外人的閒言閒語,也令我感到恐懼。

從《詩經》的時代,到如今少說已經兩千多年了,但我們每個人都還是活在櫃子之中,感受著「人言可畏」的恐怖。

希望有一天,每個人都可以走出櫃子,跟自己所愛的人在一起。

18423825_1001142520016313_65337606245397
Photo Credit: 厭世哲學家

(圖片內容為《西廂記》)

本文由厭世哲學家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