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 01 ── 二十四小時就是金錢:你把時間賣給了誰?

12 : 01 ── 二十四小時就是金錢:你把時間賣給了誰?
圖片來源:意識物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都知道「時間就是金錢」,但時間究竟是「誰」的?金錢又是「誰」的?這可能是一天當中的工作時間被切分與僵化以及勞動時間被等同於商品的產出後,這個隱喻所指向的,更為我們所忽略的問題。

除此之外,為了將抽象的勞動力化為可估算的價值,勞動的「時間」便成為一種交易的依據。湯普生認為,工業化的過程將生產方式從「工作導向」(task-orientation)轉變為「計時勞動」(timed labour)【註9】,雇主評估勞動人力成本、勞工計算薪資的同時,也就是對時間斤斤計較:於是勞工便把自己的時間賣給了雇主,而勞工的一天也正式地被劃分為8小時的工作時間加上其他16小時(其實可能不一定可以休息)的時間。

一天=8小時x133元

一天當中工作時間和休閒時間的區隔,其實表現了時間從「自然」的計量單位進而成為一種「財富」的計量單位的轉化。

但假設今天你是一個每天工時是8小時的電影院售票員,然後你發現其實只要工作5小時,你所產出的價值就足以供應你的日常開銷,而坐在櫃台後的其他三個小時,就算身心疲憊而且坐到下背都痛了,你所從事的勞動其實也沒有為自己帶來任何的「財富」,你可能會感到相當不平。而如果你覺得這樣的分析難以想像的話,政治經濟學家馬克思(Karl Marx)可能可以給你一些指點。

4
Wikimedia Commons
卡爾 ・ 馬克思

馬克思(Karl Marx)將前述例子當中足以自給的5小時稱為「必要勞動時間」,為雇主帶來利潤的三個小時則稱為「剩餘勞動時間」。這種詮釋出自於他所提出的「剩餘價值理論」(theory of surplus value),勞動者在生產過程中所創造的價值,也分為工人為了生存所做的產出,和被雇主佔有的「剩餘價值」。而雇主自然希望工時能無限上綱地延長,以掠奪無盡的剩餘價值,縱然勞工可能從增加的時數獲得加班費,卻同時在這不平等的關係為工作所奴役,畢竟隨著工時的延長,雇主只需要依比例支出薪水,勞工除了付出勞動力外,卻逐漸犧牲本來就被限縮的休息時間、家庭時間、追求工作以外的價值的時間。而在勞方勢必得捍衛自由時間的情況下,勞資雙方對「工時」的角力就此展開【註10】。

我們都知道「時間就是金錢」,但時間究竟是「誰」的?金錢又是「誰」的?這可能是一天當中的工作時間被切分與僵化以及勞動時間被等同於商品的產出後,這個隱喻所指向的,更為我們所忽略的問題。

而從國內「一例一休」相關的修法爭議,其實便不難發現雇主與勞工在工時問題的拉鋸程度是幾乎不亞於工資的。2016年12月7日,立法院三讀通過勞基法部分修正條文,法定工時由原先的兩週84小時改為一週40小時,原先勞團期待的「兩個例假日」被刪減為「一例一休」,七天國定假日也遭砍,對勞方而言都無疑是剩餘價值的剝奪,以及生活品質的加倍減損。即使政府嘗試將加班費調升以向勞團釋出善意,對於部分勞方而言,這仍只是低薪社會下不得已的妥協【註11】,而沒辦法實質改善勞動條件。顯然在資本主義盛行的今日,政府與資本家的雙手,確實大舉地介入我們的時間與生活。

一天<<一天

看到這邊你可能會問,所以我們的時間就是這樣地隨著人類社會的進展,逐漸被綁縛在資本主義的框架下,而越來越不屬於我們自己了嗎?

人們渴望可以「掌控自己的時間而不是被時間掌控」大概並非一時的念頭,這從書店暢銷榜上高居不下的「時間管理」(time management)相關書籍可見一斑。但如果我們仔細地去搜尋,會發現針對時間管理的系統性研究其實寥寥無幾,也少有研究結果直接證實時間管理可以提升效率和工作表現【註12】。美國心理學家特蕾莎.荷夫.麥坎(Therese Hoff Macan)在1994年便曾指出訂定目標、組織計畫、排定事件優先順序等時間管理的行為,確實讓人「感覺到」自己有掌握住了時間,實際上也就是這種主觀的認知減輕了人們的壓力,並催生了更佳的工作表現【註13】。

那我們「感覺到」的那些為我們所能擁有的時間,究竟又是怎麼樣的時間呢?

其實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之下人們是可能會發展出不同的時間觀的,而不同的時間觀所對應到的行為模式,大致上便落在多元性時間觀(polychronicity)和單一性時間觀(monochronicity)的光譜之間。在美國、加拿大,大致上便有著較為單一的時間觀;而在拉丁美洲、中東等地,人們的時間觀則可能偏向較為多元的那一邊【註14】。

5

但無論你運用時間的方式屬於以上哪一種,在繁忙的生活中,你可能還是每天會抱怨時間太少、時間過得太快、時間不夠用,而事情也好像永遠沒有做完的一天。其實這些都指涉著時間的「稀缺性」(scarcity of time)【註15】:時間總是少得讓你會一直後悔時間被浪費掉了,而這也正是「時間管理」漸夯的源頭。美國社會學家莫爾(Wilbert E. Moore)則認為時間觀與死亡有緊密的相關性,時間的稀缺性其實來自於「人生終有盡頭」這個無可避免的命題,莫爾即稱之為「終極的稀缺性」(ultimate scarcity of time)【註16】。

而當時間碰上了工業社會的發展,我們便會發現時間其實不只是稀缺,而且是越來越稀缺。除了在先前提到的,勞資雙方在「工作時間」的「休息時間」抗衡中,時間變成大家爭相搶奪的稀有物,在生活步調越來越快的今日,當單位時間內我們面對到的事件密度越高,我們的時間便更加變得相對匱乏。


猜你喜歡


零售業瘋跨域,深耕各式消費者的全零售時代到來!

零售業瘋跨域,深耕各式消費者的全零售時代到來!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Chome 24h購物的Z世代及壯世代的用戶不斷增長,足見PChome 24h購物運用過去幾十年來的網路零售經驗穩紮穩打,以綜合型電商角色分眾溝通不同的消費者,豐富品牌風格調性,也把握客群黏著度。

根據資策會《2021-2022民生消費數據力大調查》報告,2022年零售業在相關服務或產品的投資成長最大,從各個品牌的布局來看,這兩年零售業不斷推出新店型或是跨域結合,不管是原先產業別、市場、線上線下的界線都不斷被消弭,往全通路邁進。

跨產業-從女性搶攻家庭客 寶雅也賣五金、3C!

原先以美妝生活用品在女性市場打出一片天的寶雅,在去年也開始拓展旗下商品及服務,推出主打複合式居家用品的電商平台,更橫跨3C家電,此外更成立Youtube頻道《寶家POYA HOME》教導民眾如何運用商品自行解決居家修繕。

image1
photo credit:Poyahome YouTube頻道
寶雅拓展觸角,從女性生活用品搶攻複合式居家用品市場,更開設Youtube頻道居家修繕教學。

跨市場-個人化需求激增 超商跨足生鮮快商務

看好個人化及小家庭需求,統一超商也開設open now便利快超市,以生鮮為主要販賣品項,擴大肉品、海鮮等生鮮商品,也與旗下foodomo串接外送服務,搶攻市區的生鮮需求,未來更可能複製類似店型更多進入社區。全家便利商店也跟進711開設社區生鮮便利新店型「Famisuper」,選址在台北市大安區及新竹竹北的住商混合都會區。新店型專攻小份量、易保存的生鮮商品,也配合都市生活習慣,包括冷凍法式料理及常溫酒櫃(紅酒、白酒、燒酒……)。另外近期也在板橋開設新店,更針對「快行動」、「懶商機」和「綠生活」等目標開發許多新服務,如首創APP訂便當功能,與在地商圈便當品牌合作,可以到全家取貨現做便當,除此之外也導入保溫餐食智能取貨櫃,讓保溫延長,不用擔心錯過用餐時段。此外也因疫情網購興盛,並開發了EC自助寄取功能,還有雙溫功能,讓民眾可以自助拿取包裹,減少等待時間。生鮮快商務市場越來越熱,零售商們也前仆後繼投入,紛紛針對都市型態消費推出新模式。

image3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為搶攻個人化及小家庭市場,統一超商與全家便利商店不斷開設新店型,也投入生鮮快商務市場。

跨線上線下-疫情渴望接觸 電商開店平台協助開拓全通路布局

電商開店平台shopline近期在台北誠品生活南西店開設實體概念店,集結30間人氣電商品牌,推出三個月快閃實體店,並根據不同波段推出不同主題,如第一波毛孩超市以寵物用品及品牌為主、第二波潮時尚伸展台以穿搭潮流品牌為主,第三波則以城市野餐為主題,販賣戶外露營野餐用品。此外各檔期也與公益團體合作,並搭配社群活動獲得IP贈品,企圖吸引更多消費者上門。一般消費者對於電商購買的疑慮就是沒有辦法接觸到實品,Shopline的做法幫助電商品牌有實際接觸到消費者的機會,開發更多的消費者,對於品牌和電商平台而言是雙贏。

大型電商平台穩紮零售經驗 深耕跨域消費者

根據經濟部統計處的統計,電商市場的銷售成長率又優於整體零售業,原先以3C商品打下電商版圖的PChome 24h購物,近年來也不斷深耕各類消費者市場,根據內部觀察,35-44歲的消費者躍升為今年消費最活躍的族群,年成長率近30%;18-24歲Z世代也有明顯成長,年成長率近20%,2022年整體消費者結構年輕化。掌握這些趨勢,PChome 24h購物也在接下來的檔期調整策略,深耕跨域消費者。以往用首創分會場的情境式購物吸引消費者,今年五月檔期又再進一步讓分會場界限消失,以不同角色類型的媽媽區分,給予消費者送禮建議,從3C到美妝通通都有,集結不同品類商品,在會場內也藉由產品跨域來滿足消費者不同需求!「520」5月20日檔期也將目標受眾擴及到所有想表達愛的對象,以柔性訴求來溝通跨域消費者,不同於過往市場單純向女性或媽媽背景的消費者喊話,有機會持續提升新客群。

image5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PChome 24h購物深耕各類消費族群,柔性訴求也是行銷溝通的重要策略之一。

除此之外,PChome 24h購物今年也特別與皓式宅食工作室跨域合作,推出「藍帶主廚到你家」饗宴料理餐盒,讓消費者在今年母親節不用冒著疫情的危險出門慶祝,在家也能享受星級料理,滿足高消費族群的精緻味蕾。另外,也推出「Lofi Mom」特別企劃,將媽媽的叨念聲如「出來吃飯!」、「又把家當飯店!」等熟悉的語句融入chill beats中,搭配日系動畫並結合母親愛用好物進一步呈現商品,嶄新的跨域行銷手法令人耳目一新!

image4
photo credit: 爆米花數位
PChome 24h購物推出「Lofi Mom」特別企劃,結合媽媽的碎念及Chill beats,引起異鄉遊子共鳴。

在這些操作下,PChome 24h購物的Z世代及壯世代的用戶不斷增長,足見PChome 24h購物運用過去幾十年來的網路零售經驗穩紮穩打,以綜合型電商角色分眾溝通不同的消費者,豐富品牌風格調性,也把握客群黏著度。

無論是實體或是電商起家的零售業不斷在嘗試跨域,提供更多通路和服務,未來的全零售時代將會提供消費者什麼樣的新局面,讓我們拭目以待。

本文章內容由「爆米花數位」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