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權貴當作性奴的阿富汗男孩,該如何重新融入社會?

影片截圖:一名玩童於位於喀布爾的飯店跳舞。該影片由用戶Sofi於2013年9月9日上傳至Youtube。為了保護當事人,舞者的臉部已經特殊處理。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些男孩是被他們武裝精良的主人們買來、有時甚至是綁架來跳舞、娛樂以及作為性玩物的,他們被視為權貴在其同袍間展現地位的標誌;然而,在這些男孩(被拋棄後)試著重新融入社會時,通常是以悲劇收場。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作者:Rustam Ali Seerat
譯者:FangLing

在「孌童」(Bacha Bazi,意為供人玩耍的男童)習俗中,相互關係絕對是毫不平等的—此習俗由兩種男人所構成,並已在阿富汗行之數世紀。

時至今日,這個被粗略地翻譯為「孌童」的習俗通常由兩種男人所共同組成—一個較年長的男人(常為極具權力的政府或塔利班軍事將領),以及一個年屆14至18歲的年輕男孩。

這些男孩是被他們武裝精良的主人們買來、有時甚至是綁架來跳舞、娛樂以及作為性玩物的,他們被視為權貴在其同袍間展現地位的標誌;然而,在這些男孩(被拋棄後)試著重新融入社會時,通常是以悲劇收場。

根據Akhilesh Pillalamarri於《外交家》雜誌(The Diplomat)的撰文,孌童文化持續普遍的現象突顯了「雙方合意的同性關係(在阿富汗)會被處以死刑,而這充滿剝削的孌童習俗卻被視而不見」的悲慘現況。

歷史淵源

孌童的起源已很難追溯而知,但在許多文學作品中皆對此多有著墨。十四世紀時,包括Hafiz Shirazi及Jami Herati等偉大的波斯語詩人都曾在其作品中讚美他們的男童。任教於德黑蘭大學(Tehran University)的一名波斯語教授Sirus Shamisa更於其著作Shahed Bazi dar Adabiat Faris(意即:波斯文學中的孌童)中聲稱,波斯詩詞作品中的無名繆斯(muses)們通常是指男性、而非女性。

部分人士推測,孌童文化存在於阿富汗是因為在傳統上,該國對於童年至青春期間的兩性關係多有嚴厲的限制。

1979年,蘇聯入侵阿富汗並帶來了十年的戰爭,孌童現象毫無疑問地於抗戰期間蓬勃發展了起來。聖戰士們( Mujaheedin)長時間離家,並在偏遠的山區抵禦敵人攻擊—同袍間包括了許多童兵。

更近的例子為,去年十二月,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AIHRC, The Afghanistan Independent Human Rights Commission)提出警告,表示在國內西北部經歷激烈的衝突以後,孌童現象又再度猖絕了起來。該委員會更呼籲,國會應通過禁止孌童的相關法案。

雖然阿富汗北部曾對抗蘇聯入侵長達十年的這段歷史確實與孌童習俗有緊密的連結,然而,以阿富汗南部及東部為據點的塔利班政權實為造成該習俗於現今仍然猖絕的主要禍首。

僅管在2001年以美國為首的聯軍入侵阿富汗前,塔利班組織已宣佈孌童習俗違法,並對涉入孌童事件的較年長男性方進行懲罰,但仍無法阻絕此現象。

反對塔利班的阿富汗網民們批評該政權涉入孌童習俗,然而,在批判之餘,這些言論常常很不幸地更加深了這些男童們心理上的烙印。

雞尾酒與孌童(童戲)—阿富汗武裝塔利班對年輕男性的性剝削是難以言喻的。

Said Azami2016年6月5日(星期日)發佈

塔利班的魚雷

孌童們也可能被當作武器,甚至是戰爭時期的情婦。 2015年四月間,阿富汗國家安全局(Afghan National Directorate of Security)逮捕了一名試圖引爆自殺炸彈的16歲男性,據報,該名男性曾遭受塔利班的集體性侵,該組織遂於隨後命令他對喀布爾Bagrami區的警察總部發動攻擊。

根據法新社(AFP, Agence France Presse)的一則特別報導,塔利班組織也將這些年輕男性們作為獵物,來誘惑阿富汗的士兵及警察

阿富汗的一名臉書用戶憤怒地發洩:

名義上,阿富汗是一個伊斯蘭國家,但這裡卻沒有遵守伊斯蘭教法( Sharia law)。在伊斯蘭裡,改變性別的人會是受到詛咒的,並且應受到嚴厲的處罰;但在阿富汗,孌童現象幾乎變成一種文化了。

— ‎فیس بوک وطنی‎ 於2017年1月20日發佈

在戰場外,這些男童們則抹妝並穿戴得像女性,並被(主人)作為婚禮及宴會場合的舞者。

一旦男童超過十八歲,主人通常就會放走他們,但問題卻非止於此。

這些男孩是受害者、而非罪犯

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呼籲將孌童習俗定罪,然而這對受害者們的幫助不大,尤其阿富汗長久以來都有執法上的問題。

必須被改變的是社會將孌童視為「心靈及身體上皆不潔」的觀點,這讓這些男童們(在被主人釋放後)受到他們家人、以及整個社會的排擠。更精確的說法是,正是因為這種觀點,越來越多的受害者被激進組織吸收,以藉由「神聖的行動」追求救贖。

目前,阿富汗社會仍致力於瞭解此問題的影響程度,並試著認同這些男孩們就和所有的戰爭受害者—例如那些受害於塔利班所設置的地雷、或是國際安援部隊(ISAF)空襲的人—並沒有兩樣。

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可能就是一個能夠幫助這些男童重新融入社會的管道。目前,該委員會已有幫助受家暴的婦女的部門,卻仍未針對孌童習俗中的男性受害者設立任何實質單位。

若能為這些受到創傷的男童們提供更好、且具制度的支援,即可望能稍稍彌補於孌童習俗中,沒有人所該經歷的汙名、及妖魔化。

本文經全球之聲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GlobalVoices 全球之聲』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