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毛治國5個QA告訴你「前瞻計畫」跟「愛台12建設」哪裡不同

【專訪】毛治國5個QA告訴你「前瞻計畫」跟「愛台12建設」哪裡不同
Photo Credit:許毓仁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毛治國認為,台灣的交通應該以鐵路為主,公路為輔,而軌道建設已經完全到位,現在只差鄉村地區的社區小型巴士。

5月12日,國民黨立委許毓仁邀請前行政院長毛治國上直播節目討論前瞻計畫,關鍵評論網在直播結束後,獨家專訪毛治國,請他由前行政院長、前交通部長的角度聊聊前瞻條例、計畫中的軌道建設,以及在他任內所推動的「愛台12建設」與這次前瞻計畫有何不同。

Q1:前瞻計畫有哪些整體性的問題?

毛治國表示,在民主社會、責任政治的前提下,這次前瞻計畫至少有三件事情需要改進:開放資料、政府治理、財政紀律。

「開放資料」方面,毛治國說,政府決策過程,應該經歷一系列的討論與評估,這些過程都有記錄,「而且這些資料都關乎公共利益,不涉國家機密,」是可以公開的。毛治國說,過去台灣在開放資料的技術上曾經領先全球,也花了許多預算及人力精進這部分的能力,他呼籲政府將前瞻計畫規劃過程的資料全數公開,讓大眾檢視、審查。

「國家治理」方面,提出這個政策的蔡英文內閣任期只有四年,卻編列八年預算,有的計畫長度甚至高達12年。「這有治理正當性的問題,」毛治國強調。很多基礎建設的確跨任期,「不是不能做,但政策影響如此之久,要推行的話,應該先取得朝野高度的共識。」

「財政紀律」部分,毛治國說,這次前瞻計畫所需要的總體經費,其實遠不只8,800多億,8,800億只是2017年~2024年這八年的「特別預算」支出,除此之外,還有中央公務預算、地方預算(地方自籌款)、中央基金預算等,全部加起來,前瞻計畫總共需要1兆3,000多億的錢。

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總預算
圖表製作:關鍵評論網 李修慧
資料來源:行政院「前瞻基礎建設計畫」

針對這麼龐大的數字,中央政府應該說明,花了8,800億之後,中央還剩多少舉債額度?

此外,8年過後,起碼還有2-4年的時間,中央政府必須撥出1,300多億的公務預算,以完成前瞻建設後續進進度,這是否會影響中央政府未來的財政狀況?而地方政府的自籌款又怎麼來?如何找到財源?毛治國說,這些全都缺乏說明。

Q2:大型公共建設理想的推動程序應該如何?

毛治國表示,政府決策的過程應該是:行政院、總統府確立目標→政府基層提出數個方案→中央、地方兩層評估→選擇一個最符合目標的方案。

其中,很重要的是由政府基層,由下而上的提案與討論。以軌道建設來說,應該由交通部運研所、路政司,秉持專業提出方案,並根據投資、營運成本、收益、關聯效益等進行評估,最後選出最適合的一個,並與民眾充分溝通。但這次前瞻計畫,看不見這種由基層專業「bottom up」的過程。

而重大建設又如何與民眾充分溝通?毛治國也舉「蘇花公路改善工程」做為例子。

在他擔任交通部長時,連絡東部最重要的蘇花公路,因為容易坍方中斷,一直有「另建蘇花高速公路」的呼聲。但高速公路工程對環境破壞極大,遭到環保團體堅決反對,認為可能加速宜蘭、花蓮地區的開發及破壞。

毛治國當時也處在「做與不做」的兩難中,直到他聽見花蓮鄉親的呼籲,「請給我一條安全回家的路。」

過去對於蘇花交通的討論,在「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的拉扯下,一直處於「要不要」蓋高速公路的零和賽局討論。但公共建設,除了考量經濟與環保,同時也得納入「社會公平」,於是他將重點,從「要不要改高速公路」,轉移到「怎麼改善蘇花公路」,確立了蘇花地區交通建設的原則和方向。

接著,他花了整整一年,花時間設計一條從蘇澳到清水斷崖的路。再花整整一年,「分別跟支持者和反對者談了十幾二十次,一個社區一個社區的去溝通」,而且真的採納民間團體及當地民眾的意見,不只是做做樣子。

與民眾溝通後,他也將發現的兩個環境保護問題,納入蘇花改的建設中。

第一,導入「碳足跡」的環境管理概念,他要求施工團隊提計畫時,施工廠商必須需分析所使用的材料、施工過程的碳足跡,且必須將探足跡狀況寫入報告。「那時,英國是全世界唯一在公共工程引進碳足跡的國家,我甚至要求工程處帶著包商到英國去參訪。」最後他們將所有的水泥材料替換成生命週期較長、碳足跡較短的鋼材,成為當時全國、甚至全亞洲唯一將「碳足跡」納入考量的計畫。

此外,他也發現,蘇花公路上運量最多的,其實不是花蓮鄉親的返鄉客車,而是中鋼運送礦石的貨運卡車,占總運量的70%。這些中鋼卡車不但帶來大量的空氣汙染,也影響行車安全。毛治國說「我花那麼多錢蓋一條路,結果變成中鋼的生產路線,這不合理。」於是他跟台鐵局協調,將中鋼從基隆和平送礦石到花蓮港的路程,改由台鐵軌道來運輸,保障花東鄉親行車安全的同時,也讓中鋼的運送過程暢然無阻。

他甚至先找來環保署,在設計規劃的階段,就將環評委員預先請來,與他們開了兩次「預審」會議,將環評委員有疑慮的部分納入計畫,一次改善。果然之後的環境評估一次就通過。當時的環保署長沈世宏甚至主動告訴他,「蘇花公路改善計畫,可以說是公共工程的『模範生』」。

毛治國說,「經濟發展」「環境保護」與「社會公平」這三項,對於公共建設來說,就像鼎的三隻腳,缺一不可。這也是他當時與民間團體、當地民眾討論時,最重要的原則。

Q3:現在前瞻計畫的軌道建設中有哪些項目值得進行?

前瞻計畫的軌道建設中,包括「鐵路立體化」「東部鐵路電氣化」「蓋輕軌、捷運」「發展觀光鐵路」等,其中,毛治國覺得最重要的,就是鐵路立體化工程。

毛治國認為,台灣的交通,應該是「鐵路為主,公路為輔」,其中鐵軌的建設已經到位,接下來能做的就是增加火車的班次與頻率。但在此之前,必須先將鐵路立體化。

地面鐵路的平交道與鐵軌,長期割裂城市發展,許多車站前站與後站的發展差異非常懸殊,而平交道也總是讓火車司機提心吊膽,因為平交道是他們最容易肇事的地方,經過平交道勢必得減速。

如果能讓火車鐵軌地下化,或者是成為高架軌道,平交道兩邊的都市發展能夠融合,火車司機也不用擔心肇事而刻意降低速度,台鐵便能將發車的頻率提高,讓班次變多,滿足沿線上班族用火車通勤的需求。

Q4:現在前瞻計畫的軌道建設中哪些項目應該修改,用其他方式替代?

秉持著「鐵路為主,公路為輔」的思考,毛治國最詬病的是輕軌與捷運。他舉台北捷運跟高雄捷運做為反例。台北捷運開通超過20年,其實至今仍無法償還建造時的高額成本,只是每天的收入與支出能有盈餘。但開通近10年的高雄捷運,至今仍無法打平收入,過去短暫的轉虧為盈,主要是來自土地活化等業外收入,不是車票收入。

毛治國強調,中南部不應該複製台北的模式,不顧捷運建設的高額成本,也不顧捷運蓋了能不能自給自足,拼命蓋輕軌跟捷運。毛治國建議,真正該做的是增加9-12人小型巴士,解決高齡化鄉村地區的交通問題。

「在一條路線建設輕軌,只有這條線上的人可以吃到效益,這叫牛排餐,而這牛排有些人還胃口不合。我提議的,是全面性的營養午餐:小型的9-12人座巴士。」

過去,毛治國就曾在新竹橫山以及桃園復興,推行這樣的社區巴士,新竹橫山的九人小巴共開五條路線,一條路線每天11班車,能有70%的客滿率。而桃園復興則開五條路線,採用50人座的巴士,由居民前一天預約,根據預約人數調度車次。

而新竹橫山的小巴士,甚至可以根據乘客需求做調整。毛治國舉例,「我家靠近最後一站,回程能不能把我送到家門口,可以!我家在起站,出車前能不能到我家前面接我,可以!」因為人少,客滿率高,又是社區型的小巴,巴士司機與乘客關係密切,因此能隨狀況彈性調整。

毛治國更期待,未來,希望台灣7,851個村里都能達到「一村一路線」的願景,讓一條條的路線,可以延伸成整「面」的服務,涵蓋全台灣。

他也強調其中的關聯效益,這樣的社區小巴,能夠融合大數據客製化需求,結合清銀共創的社會企業提供服務,未來若與電動車結合,甚至可以成為節能減碳的最佳示範。毛治國說「高齡社會裡有很多商機,硬體部分應該由政府補貼,年輕人自己會在其中找到商機,以社會企業的方式,自給自足,發展出自己的營運模式。」

Q5:馬英九政府的「愛台12建設」,與「前瞻計畫」有什麼不同?

被問到擔任交通部長時,當時總統馬英九所推動「愛台12建設」和「前瞻建設」有何異同,毛治國的回答並不完整,只強調,愛台12建設並不是所有項目最後都有推行,而且愛台12建設也沒有綁定特別預算。

愛台12建設是在2009年,由當時的總統馬英九推動,12項建設分別是:全國便捷交通網、高雄自由貿易及生態港、發展中部高科技產業新聚落、桃園航空城、智慧台灣、產業創新走廊、都市及工業區更新、農村再生、海岸新生、綠色造林、防洪治水、下水道建設。

其中「全國便捷交通網」與這次「前瞻計畫」中的「軌道建設」相差不多,同樣都想在北部、中部、南部建設輕軌和捷運,許多捷運目前已經完工,另外也編列了鐵路電氣化、鐵路立體化等工程,只是愛台12建設多了一部分公路、高速公路的改建、接通工程。

毛治國強調,當時並非所有納入計畫的建設後來都如期進行,行政院的核定本下達到交通部後,他也能拒絕他認為不合理的內容,比如「綠色海港」的計畫。而他主推的,只有「接通莫拉克風災斷橋」「連接西濱公路」與「接通東西向快速道路」三個計畫。

預算方面,毛治國表示,馬英九政府時期只有兩項特別預算:為了「莫拉克風災」災後重建的《莫拉克特別條例》,與用來抵抗2008年「金融風暴」的《振興經濟擴大公共建設特別條例》,但這些都是為了特定、有急迫性的事件才通過,不像前瞻計畫將長期的建設計畫與特別預算綁在一起。

但其實,愛台12建設主要的預算來自2008年因金融海嘯通過的《振興經濟擴大公共建設特別條例》,當時為了愛台12建設,特地編列了四年5,846億元的特別預算,而整體計畫完成,甚至需要2兆7,944億的公帑,遠超過這次前瞻建設的1兆3,000億。

不管是2009年馬英九推動的「愛台12建設」,綁定四年逾5,000億的特別預算,還是今年蔡英文推行的八年8,800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似乎都不脫「劣幣綁良幣」的狀況,其中可能有綁樁疑慮,也真的包含對台灣有利的建設。

這樣的政治環境或許無法一夕改變,但選民的素質可以改變,八年前的愛台12建設,現在怎麼批評都已經太晚,但昨(15)日剛通過初審的前瞻計畫,我們還來得及修改。

理性的分析、思考前瞻計畫中每一個政策,就事論事的討論,並利用公眾的力量,告訴政府「我們很在意」,才是身為公民該做的事。

補充資料:

核稿編輯:羊正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