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查帳》:財務當責影響國家衰敗,掌握會計就是掌握權力

《大查帳》:財務當責影響國家衰敗,掌握會計就是掌握權力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老闆常說「找會計去要錢」,很少人會質疑這句話的正確性。若照此推論,管錢的人就是會計,那麼出納又是什麼角色?難道出納就是會計?

【導讀】大小之間

文: 馬秀如(政治大學會計學系教授)

《大查帳》的英文原著主標題為The Reckoning,本單純為計算之意,副標則為Financial Accountability(財務當責)與Rise and Fall of Nations(國家的興衰)。以「大」為名的書,有《大趨勢》(Megatrends)、《大數據》(Big Data)、《大發現:一場以科學來型塑世界的旅程》(To Explain The World)等;以「大」為名的電影,有《大賣空》(The Big Short)、《大騙局》(Deception Point)、《大藝術家》(The Artist);知名的法國大革命亦稱大。

這些中文冠「大」的名詞,其原文可能有「大」,可能沒,但在中文,都冠以「大」。稱一七八九年的法國革命為大革命,或描述少數集睿智與勇氣於一身的人與市場對作的賣空行為,指明二○○八年的金融海嘯為大,強調其規模、影響之驚人,大概沒人會質疑;但本書的原文書名沒有「大」,只有計算,而會計的計算好像只動用加減乘除,且大部分只有加減乘,除只在算折舊時才會用到,這麼簡單的事,在翻譯時加入「大」字,是否誇大?或自抬身價呢?

我倒認為這樣命名沒有小題大做,也不是自抬身價,因為「計算」一事的影響真的很大!我們可能沒有仔細想過計算的影響有多大,待本書舉出一個又一個西方世界的例子,說明一個國家到底是興還是衰,都由主事者對計算的態度,以及計算的品質來決定時,便再也不能說它不大。更何況本書指明興衰有別的國家,不只一個,是nations,至少有法、義、英、荷、西、奧、葡、日耳曼、瑞典以及美國等,長長一串。既然有那麼多個國家,那麼中文書名中「大」便一點也沒誇口。

本書在講歷史故事,大部分是描述古時人物的行為,分析他(她)們會(能)如此做的原因,以及做了這些行為以後的後果,但也觸及不久前的過去——二○○八年席捲全球的金融海嘯。這場金融海嘯之所以會出現,與過去一樣,都是因為部分人的貪婪、不好好計算、不好好揭露的結果。他(她)們先是計算錯誤,之後又掩蓋正確計算的結果,把財務當責置之腦後,盡情誤導,終至一發不可收拾。本書回顧西方世界過去七百多年來財務當責的歷史,讓讀者清楚見到財務資訊的品質與政治當責效率的關聯,並進而決定國家興衰的事實。

AP_081006010227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書名中除了計算(reckon),尚有當責(accountability)一詞。有時當責會遭人誤會為「應當去責備某人」、「苛責某人」之意,然而它講的其實是一個人要負起對別人的責任,如不負責,他人會要求你負責。這個詞來自「held someone 『accountable』for something」中的「accountable」,而Accountability中,有數數(count)的動作,表示要某人對某件事負責,須先把他(她)該負責的帳算清楚。西元前一七七二年巴比倫的漢摩拉比法典規定「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也暗示了計算,要先算清楚眼是多少、牙是多少,然後才知要還多少。演變至今,這個從襁褓中的嬰兒就開始學的數數動作,便形成會計(accounting)這個技術或學科的核心。

數數、會計的觀念,早在漢摩拉比法典的時代即已用到,但究竟什麼是會計呢?老闆常說「找會計去要錢」,很少人會質疑這句話的正確性。若照此推論,管錢的人就是會計,那麼出納又是什麼角色?難道出納就是會計?

所謂會計,其實是一連串過程的總稱。整串過程從一筆筆交易發生後逐步進行,先衡量每筆交易的經濟後果(也稱財務影響),例如這個月的電費究竟付出多少錢等;衡量完經濟後果,便要記錄、分類、彙總這些經濟後果,並編成財務報表,再交給讀者使用,實踐財務當責。

某一筆交易金額可能小,看似不起眼,但一家公司、一個國家不是只做一筆交易,而是同時進行很多筆交易,會計便是要與每一筆交易打交道。這項工作看起來卑微、繁瑣、微不足道,但很多筆交易累積起來,滴水穿石,就不是小事。如果誠實、透明對待每筆小事,便可取得他人的信任,把公司、國家導向興盛;但若不誠實、不透明,早晚會被懷疑、看穿,喪失他人的信任,公司、國家便會走向衰敗。沒有小,哪來大!大小之間,興或衰的大後果,就是植基於這一筆筆小交易的苦功,沒有前面一筆筆小基礎所賺到的信任,後面哪來輝煌快樂的興盛;或者,另一方向,黯淡悲慘的衰敗!

本書談的是西方世界的經濟制度,而中華民族也有自己的經濟制度,與西方世界略有不同。在中世紀以前,歐洲流行自然經濟,封建領主的莊園自給自足,對商品交易的興趣不高,很少與外界在經濟上發生關係,所以看不見什麼創新的宏觀經濟制度;但相反地,中國社會早在西元前七世紀有文字記載的時代,就是一個語言相通、貿易自由的統一市場,物產商品化的比率甚高,商人階層甚活躍。中國社會所採行的經濟制度,很早就符合經濟原則,其經濟活耀的程度,讓一些經濟史學家認為:在中國歷史上,只出現過政治性的封建制度,未出現過經濟性的封建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