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去探討為何犯罪只知道處罰,未來罪犯只會像蟑螂一樣多

不去探討為何犯罪只知道處罰,未來罪犯只會像蟑螂一樣多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只要在任何一個環節,稍微幫他一把,讓他在從小到大的窮困又寂寞孤獨的人生成長歷程中,從失序當中「脫軌」回來大家口中所謂的「常軌」,那麼世界上就少了一個兇手。他們需要的,只是「一份穩定的工作,一個溫暖的家庭」。

林北精神科啦!

這樣有沒有屌?而且我不是精神科醫生,是精神科病患耶(每隔兩個星期的某星期五早上的固定背景音效:成~人~精~神~科~六~診~,XX號,報~到~成~功~,請抽離健保卡)!哇靠這真是太屌惹,你有看過精神病患自婊嗎?

從「你不是受害者家屬沒資格說話」,到「你讓殺人犯去住你家啊」!起手式這種東西,奉勸大家沒事別亂用,很容易自婊,而且我沒興趣看你自婊。我不知道為什麼人會喜歡自婊,是抖M傾向太嚴重還是純粹覺得自己欠打所以特別跑來我這裡討打?

為什麼一定要家裡有人被殺過才能夠談論死刑議題呢?那立法院跟司法院通通廢掉就好了啊,有多少立法委員家裡有人被殺?他們憑什麼有立法賦予政府擁有死刑的權限?有多少法官家裡有人被殺?他們憑什麼擁有判決死刑的權限?

我是知道有些代議士自己本行就是殺人放火啦,這大家自己看新聞就好不用來問我,你知我知大家知。但是啊,這就奇怪了,怎麼檯面上好像除了少數人之外,反而是各種包娼包賭包工程外加收賄喬事圍標綁架強姦殺人放火的「殺人兇手」在各縣市議會、鄉鎮市代表會以及立法院比較多呢?

如果從刑罰的立法歷史一路看下來,你就會發現,從古至今,我們的刑法條文以及死刑相關制度,並「不是由被害者家屬」設計出來的,大部分都是由你們口中雙手沾滿血的『殺人兇手』設計出來的耶」!哇~想到這一點不禁讓我覺得好棒棒呢!但,為什麼到了現代,都已經進入所謂的民主制度了,大家還是會「投票給『兇手』來制定法律」呢?

但看在你們那麼想自婊的份上,好吧,那就按照你們的標準吧,這樣以後「骨科大的壓力也會減輕一些。我現在正式在這裡宣布,除非你是來跟我告白的青春高中學生妹,否則以後你家裡沒人被殺的,卻來我文章下面耍白癡,我一個字都不想看,一個字都不想回。因為按照「你自己的標準」,在我面前,「你沒資格」講話。

因為「你們自己說」家裡沒人被殺沒資格說話的啊。所以,我偷偷告訴你好了,按照你自己的邏輯,除非你們身邊有親屬摯友被殺,否則你們也不能說出「你不是受害者家屬沒資格說話」這句話,因為這句話的範圍包含說出這句話的本身在裡面。

我可從來沒有跑去支持死刑的人的臉書那裏大喊「你怎麼不去死」,反倒是一堆支持死刑的人跑來我這裡謾罵「你怎麼不去死」。啊你們不是很在乎法律?不是很在乎言論自由?

真的啦,不管是「你家沒死過人不知道痛」還是「有種就去跟殺人犯住一起」,這種話真的千萬不要隨便講,你永遠不知道你正在跟誰講話。就好像你不會知道穿著白色無袖背心踩著藍白拖鞋在公園或廟口下棋的阿伯當中,誰是身價上億的大地主,誰是上市公司董事長,誰是勢力龐大的角頭老大。

飯可以隨便吃,話真的不要隨便講,尤其是「去跟罪犯住一起」這種屁話。因為林北不只收容過殺人犯,還有曾觸犯傷害、槍砲、毒品、妨害性自主、詐欺、妨害自由、妨害名譽、竊盜、侵占、恐嚇、贓物、賭博⋯⋯等等的「已經更生」的同學們,幾乎快湊滿整部刑法分則了。但我還沒收集到內亂外患罪章的,因為某前總統一直沒來我家做客,況且他也還沒被起訴、審判、定讞。

而當中有很多是「被衝康」入獄的,不用問我為什麼知道他是不是被衝康。我雖然從「政府的走狗(文章參閱)」這個身份退下來整整十年過去了,但我還是有自己的情報管道可以讓我確認在我面前講話的這個人,他所講的話是不是唬爛我。

從之前就開始看我文章的就知道,我很多朋友、同學、學生是七逃郎啊,身上前科累累;關了又放,放了又關。啊就沒有多少人要讓他們「好好過日子,重新當好人」嘛!大家都人手一枚「排擊貝」,排除排除再排除。

他們很多沒工作,沒錢,沒家人,沒朋友,甚至沒地方住。啊要去哪裡?狀況許可的時候我會暫時讓他們來我這裡待一陣子,至少有床可以睡,有飯可以吃,還可以洗熱水澡吹冷氣玩電腦,讓他們可以有個暫時的棲身之處,直到找到工作⋯⋯或者再度犯罪。

我想問那些明明關你屁事的傢伙們:你除了只會嘴砲,你「對社會」做了什麼?除了像跳針的CD一樣一直重複大喊「殺人償命」之外,你做了什麼可以「避免下一個無辜受害者出現」的事情?告訴我啊!來啊!通通來說啊!你做了什麼「實質有益於他人」的事情?在網路上對著受害者親屬喊你怎麼不去死一死嗎?

誰想受害?羨慕還忌妒?想取得跟我說話的資格嗎?那就請隨便挑一個身邊的親朋好友,讓他被殺,然後再來跟我五四三。如果你們什麼都「沒有做」。也就是,如果你們不曾實際真正幫助過特定受害者或受害者家屬或親友。幹,你們可以來幫助我啊,不要只會嘴砲啊,來幫助我啊,你們不是「最體貼最疼愛」受害者家屬了嗎?那就來「幫助我去幫助受害者親屬」啊!

怎樣,還是因為我或者其它受害者親屬沒有哭哭啼啼,尤其是我,完全不符合你們心中所「妄想」的「典型」受害者親屬「應該要有的樣子」,反而狂發幹話連連的地圖砲,所以就不想幫忙,反而叫我去死嗎?那這樣你們他媽的跟犯罪者又有什麼本質上的差別?最多就是形式上的差別:人家真的有種做了,而你們沒種做,所以只敢在網路上嘴砲。這樣而已啊!

不要說我都只會幫犯罪者或疑似犯罪者,除了更生人同學們以外,我幫助、收容的最大宗還是「受害者本人」及其親屬好友,尤其是受「家暴」跟「性侵害」的「黑數」。對,就是那些永遠不會被納入官方統計數字的黑數。

她們完全不信任政府體系了,她們也完全不信任醫療體系了,所以最後她們找上我。而我跟我的一些朋友們,每個月花在這種急難救助的開銷上,至少都以萬元為單位起跳。⋯⋯不然你以為幫忙去飯店開房間給受害者暫時「躲避」不用花錢喔?請她們吃飯不用花錢喔?帶她們去看醫生不用花錢喔?光是「帶著一票人衝去現場救人」就要花上一大筆錢。這些都是需要極大決心和「代價」的,要來跟我吵資格論的話,那麼你們付出了嗎?你們「願意」付出嗎?

RTR2ZXNH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拉回來。

犯罪者也是人,你們不去探討他為何犯罪,只知道要處罰,那沒有任何意義。光是「犯罪」這兩個字就包含了多少各式各樣不同的型態跟內容。我身邊最常有的是犯下普通傷害罪、重傷害罪、或傷害致死的「罪犯」。致死,在一般人眼中等同殺人,因為被傷害的人死了。原因?很簡單嘛,打架啊!

來,我再來跑一遍「暴力性職業罪犯生產流程」給你看,用街頭巷尾最常看見的青少年暴力犯罪為例。

通常這種人家裡本身就是經濟弱勢,而且弱好幾代了。父母可能因為爺爺奶奶生前的重大傷病醫藥費而負擔了非常巨大(以他們的收入來說)的債務(大概幾百萬),或者父母自幼離異(像是爸媽本身就是邊緣人甚至是犯罪者),隔代教養。他們回到家沒有意義,家裡通常只有年邁的祖父母,或「根本沒有任何人」。

在這種狀況下,除非發生「大自然演化出有性生殖的功能」,基因多樣性的目標,他剛好天生萬中選一讀書奇才又努力刻苦善良懂事聽話,然後又有其它親戚願意「照顧、疼愛」他們,否則就會有以下的狀況:

他們回家幹嘛?比殯儀館還冰冷無聊的地方,回去幹嘛?所以就在外遊蕩啊。跟誰在一起?跟同樣差不多類似狀況的朋友們在一起嘛!通常他們依附在廟宇、陣頭、或會打架的大哥、或有錢的闊少底下,賺一些、或者該說「共享」,菸、酒、檳榔、零食、飲料、娛樂,甚至現金、女人。

在青少年時期最常犯的就是傷害罪,因為常常打群架。絕大部分的人會隨著年紀增長、升學成功或找到工作,而逐漸脫離這種團體。但有一部分的人,因為四處飆車打架砍人,外加「實在是不怎麼聰明,總是被抓到,總是被衝康」,從小身上就掛了一串長長的前科。他們就是一路「關關難過、關關不過」。

為了謀生,他們加入各種「公司」,成為一般人口中俗稱的黑社會的一份子,然後還是低階成員。他們販毒或運毒,俗稱煙毒犯;他們走私違禁品,俗稱走私犯;他們假冒檢察官去詐騙,俗稱詐欺犯;他們拿著槍,就成了槍砲犯。

不只老師在課堂上常常對同學們說啦,我自己就常常跟那些屁孩說:「哩模ㄏ一咧頭殼丟賣出來七逃,欸夕就ㄍㄧㄣˋ(你沒那個腦袋就不要出來混,會死很快)。」如果你想以此為業,混黑社會絕對比去考「高考法廉」或「三等檢事官」需要更高的智商和敏銳度。他們處在於一種隨時有可能會被敵人攻擊、被自己人陷害、甚至被白道衝康的狀態,想要活下去的唯一方式就是手段要比別人更兇殘,心思比別人更細膩,謀略比別人更陰險。

當毒品交易出現偷斤減兩或黑吃黑的狀況,槍拿起來就開下去了。或者你他媽的睡了我老婆,槍拿起來也開下去了。或者有「某個政府高官或議員、立委、民代花,錢向我大哥下單買兇,要我去幹掉你這個可憐、無辜又白痴、不長眼硬是要搞正直、清廉、剛正不阿,甚至還想報案檢舉的『你懂不懂什麼叫做不要跟錢過不去』的機八公務員⋯⋯或者不願意配合都更的釘子戶(挖鼻)」,槍拿起來⋯⋯這「絕對要開」,而且「人一定要死」,因為你「擋人財路」!

以上這些,我們叫他:殺人犯。

有人會想一直提自己的傷心事嗎?誰那麼自虐抖M麻煩通知我一下,我很欠發洩。唉⋯⋯但就這種東西就是要這樣講。殺害掉我至親摯友摯愛的人是誰?你可以將他們俗稱討債公司、地下錢莊、高利貸、黑社會、幫派,隨便你們怎麼叫啦。反正就是「公司員工」嘛!啊就以此為業的黑道幫派小弟嘛!好,今天人有人已經死了,然後呢?把兇手抓起來槍斃?

槍斃他我可以得到什麼?每年都有人被槍斃啊,那麼「我們」得到什麼?

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沒有。

什!麼!都!沒!有!

問題會因此而解決嗎?不會啊!他媽的就完全不會啊!管你槍斃還凌遲,管你槍斃掉一個還是一千個,問題解決了嗎?沒有啊,還是會有人前仆後繼踏入黑道,成為亡命天涯人啊。殺頭生意有人做,賠錢生意才沒人做,懂嗎?管他媽的殺不殺頭,對他們來說,能讓他們「賺到錢」就好。

你只看到有人殺了人,卻從來不去管「為什麼」。為什麼有人要殺人?為什麼有人會被殺?不管從個人經驗還是從社會結構來探討都可以,重要的是,除了在各幫派堂口頂端的大哥級人物或中高階幹部之外,「為什麼有人會必須要去當職業黑社會透過殺放火作奸犯科才能養活自己」?他難道「沒別的事情可以做」嗎?我現在說的是「廣大的基層職員」。

從單純的偏差學生要變成真正的職業犯罪者,中間要經歷很多過程的,不是這樣咻~一聲瞬間量子跳躍,就從所謂的不良學生變成職業流氓好嗎?老闆沒有工人,工廠是要怎麼運作?公司沒有員工,公司要怎麼做生意?大哥沒有小弟,黑道幫派是要怎麼「接政府訂單」?

圍標也得「有人去圍」,當老大的可不像你只會嘴砲無敵,會被抓的爛差事當然是付錢雇「細漢耶」去做啊(我十五歲那個時候高雄落人械鬥價碼是一人1500元,打一仗光落人差不多要花十多萬,只是聽說現在有降價?經濟果然真不景氣,顆顆)。

啊人從哪裡來?從天上掉下來?還是從地下冒出來?好啦,砍樹挖礦種田然後從城鎮中心生出來我知道,我幫你回答完了,記得蓋房子,卡人口就好笑了。要不要順便送點泰伯倫礦給你?缺高能瓦斯跟晶礦?學學Sen(附註:前「職業電競聯賽」的星海爭霸遊戲職業選手,俗稱台灣蟲王)啦!

看人家營運做得多好,從商場買的蟑螂有沒有看過,一大群黑壓壓在螢幕裡面開心趴趴走一路平A(編按:自動攻擊)過去還越打越多源源不絕夭壽恐怖(附註:前職業電競聯賽的主播「徐展元」和賽評「Sobadrush」,常常說Sen的蟑螂是直接從商城買來的,因為該選手的造兵速度實在太快太多太源源不斷了)。

任何一個環節,只要在任何一個環節,稍微幫他一把,讓他在從小到大的窮困又寂寞孤獨的人生成長歷程中,從失序當中「脫軌」回來大家口中所謂的「常軌」,那麼世界上就少了一個兇手。他們需要的,只是「一份穩定的工作,一個溫暖的家庭」。你要跟我拿其他犯罪類型來凹也是可以啦,但是我剛剛就說了我現在把焦點放在「以殺人放火為職業」的這群「基層」犯罪成者身上。

我說過前科很恐怖。一個人原本可能只是因為疲勞駕駛出死亡車禍背上過失致死前科的人,被前科和百萬千萬賠償金一打下去,就趴到地上了。如果沒有人扶這些只是因為過失而不小心犯錯的人一把,那就是在逼他們去自殺,或者為了求生而犯罪甚至去殺人。

是了,這就是了。刑事案件通常也掛著一個民事賠償在那邊,侵權行為要負起損害賠償。有人被害了,他當然會需要賠償。醫藥費,喪葬費,遺孤的撫養費,或其他亂七八糟的。你不留個活口,讓他們在監獄裡面,或出獄之後到外面工作,好好活著工作賺錢,他們是要拿什麼賠我們?

很多人會說:「好人都找不到工作了,憑什麼要給壞人工作?」

  1. 這叫政府失職,請找官員們負責。
  2. 他們不叫壞人,叫「觸犯了刑法條文所禁止的事情的人」。
  3. 你不讓他們有一份「合法工作」,你難道想要他們「重操舊業」回去殺人放火作奸犯科?那你乾脆把所有有前科的人通通斃了算了。

整部普通刑法外加其他特別刑法,懲罰通通改成唯一死刑。這樣才能百分之百確保一個人犯了輕罪不會在出獄之後因為找不到工作而接連犯下更重的罪。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我會收留這些朋友,雖然我只夠請他們三餐泡麵便當。他只要在我這裡短暫一段時間,好好打點自己,找到工作,「通常」他從此以後就可以遠離派出所、遠離地檢署、遠離法院、遠離看守所、遠離監獄。通常啦⋯⋯你也知道有些人在街上逛夜市買雞排的時候好死不死看到仇家在對面摟著馬子喝珍奶,就會忍不住抄傢伙直接上去就給他一刀,嗯⋯⋯然後就又進去了。

我不會原諒他們,我當然不會原諒他們,原諒是被害者限定的權力。他們要待在我這邊的代價就是要承受我近乎於24小時的各種碎碎念。你知道,就好在你房間放一台電視機,然後一直重複播放新聞追追追正晶限時批一樣。他們「很受不了」我一直在譙社會議題,活像是自走型政論節目電視機。⋯⋯因為他們根本聽不懂,而且很煩。這種痛苦效果,你就當作是我對他們觸犯法律之後的一點私刑吧。

我痛苦過。我依然持續在痛苦,隨時隨地,永無止境。未來也會繼續痛苦下去。所以我不想再有人無辜受害。

RTSIC70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再說一次,台灣的監獄幾乎都是被再犯者(尤其是吸毒的)給塞滿的。而為了盡可能減少,就算只是一個人,一條性命。就算在統計數字來看這根本微不足道,我付出了幾乎是全部的餘力(扣掉讀書和寫書)去幫助他們,從各種方面去降低他們再犯的機率、可能性。

  • 你看到的是犯罪,是犯罪者。
  • 我看到的是人們,是無辜者。

我不跟你講人權,我不跟你講感化,我只跟你講「人命」,我只跟你講「生活」。因為只要他們可以不用再犯,就可以讓人不用受害。

我們來大致把上述主要談論的犯罪者分成三種:

  1. 不正常者,需要的是被研究。
  2. 疾病患者,需要的是被治療。
  3. 正常(但從小就缺錢缺愛缺關懷)人,需要的是被理解。

我不跟你雞雞歪歪講一堆五四三理論,我的重點全部都指著一個非常明確的方向:

讓已經犯下錯誤的人以後可以不需要再犯,讓還沒有犯下錯誤的人可以不用初犯。

另外,只要你稍微有點敏銳度,就可以發現,整部《刑法》,其實是「針對窮人」的法律。因為像是經濟犯罪之類的,需要官商勾結之類的,那是有錢人跟社會中上層階級才玩得起的犯罪類型。那並未在《刑法》當中被規範的很詳盡,而是另外制定其它的法律(像是《洗錢防制法》或《貪污治罪條例》或散見於各部其它像是金融相關法律當中,擁有刑罰效果的法條)來規範。

但,通常「有本事」去玩那種的是社經地位高、背景雄厚、後台很硬、政商關係良好到可以干擾行政、立法、司法權的官商權貴。他們「本身就是高官」,甚至是「制定法規的人」。因此,不僅在偵辦上很困難,要定罪更困難,過程當中常常受到嚴重的政治力干擾。換句話說,所謂的普通刑法中的罪名和刑罰,在大部分的狀況下,司法處罰到的,並不是「罪惡」,而是在「處罰貧窮」。

《社會秩序維護法》、《懲治走私條例》、《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組織犯罪防制條例》、《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智慧財產權法》⋯⋯。《刑法》:公共危險罪、妨害性自主罪、妨害風化罪、妨害家庭罪、賭博罪、殺人罪、傷害罪、妨害自由罪、妨害名譽及信用罪、妨害秘密罪、竊盜罪、搶奪罪、侵占罪、詐欺罪、背信罪、重利罪、恐嚇罪、擄人勒贖罪、贓物罪、毀棄損壞罪⋯⋯。上面那串是我收容過的「罪名」,反正你們也不把他們當人看,那就用罪名來代稱吧!

如果都說到了這個地步了你們還要耍白痴喊「你都幫助兇手,都不幫助被害者」,那我也不想再理你們了。麻煩長久以來有在看我文章的老讀者們自行尋找這種腦殘型槍靶,自由開火交戰。我手頭上多~的是各式各樣的被害者,多的呢⋯⋯而且幾乎都是黑數。你們不想幫加害者,那來幫被害者啊!

結果你們連被害者都不幫,還敢來我這裡放屁拉屎高談闊論謾罵侮辱,真是連罪犯都不如的人渣。人家更生的同學都還會跟我說聲謝謝,你們只會來我這邊從嘴巴拉屎,標準的犯賤欠婊。有人問,我有沒有問過他們,如果時間重來,他們還會不會再做?

當然有問,但我不想告訴你們答案,你們這些什麼都沒做的廢物沒資格從我這裡得到他們「用人生為代價」換來的答案。如果你想知道答案,請你們自己去找「同學」問,伸出友誼的手,聆聽他們的聲音,他們自然會說。

我所說以及我所做的一切就只是因為,我希望以後有人可以不用像我一樣活在永無止境的悲傷絕望中。為了盡可能減少、避免再有無辜的人受到任何傷害,我盡全力去做了我所能做到的一切,做了很多。

那你們呢,告訴我,你們做了什麼,去「挽救人命」?你們做了什麼?

本文經Objection-蕭奕辰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