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炒柯米「自食惡果」,妨礙司法恐遭彈劾

川普炒柯米「自食惡果」,妨礙司法恐遭彈劾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川普不希望柯米調查通俄案路人皆知,但如此露骨地要求柯米不調查,已經屬於妨礙司法公正,已經有理由展開調查與彈劾了,國會已經要求取得柯米備忘錄再進行聽證。

美國時間上星期二(5月9日),聯邦調查局(FBI)總管柯米(James Comey)在加州對新員工發表演講時,背後電視上傳來自己被川普(Donald Trump)解僱,「即時生效」。驚愕的柯米幾番求證才知道不是惡作劇,只得灰溜溜地離開會場。這戲劇性的一幕當即震驚美國政壇。

柯米是去年大選中最關鍵的人物之一,他至少有四個動作影響了大選的結果。首先,在去年7月,他宣佈FBI結束對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私設電郵服務器的「希拉蕊電郵門」涉嫌洩密與刪除文件等指控的調查,得出了「希拉蕊極端不小心」的判斷,卻作出了「沒有一個理性的檢控官會對希拉蕊提出檢控」的結論,隨後,司法部根據建議不起訴希拉蕊。希拉蕊因此掃清了競選總統的障礙。這被共和黨方面與川普指責為「包庇希拉蕊」。如果柯米得出「起訴」的結論,民主黨很可能就會派出另一個人參選。

其次,在去年大選中,民主黨國家委員會(DNC)電郵服務器與希拉蕊的競選主席波德斯塔(John Podesta)的電子郵箱,相繼被懷疑來自俄羅斯的駭客攻破,大批電子郵件被維基解密公開,相當程度上影響了希拉蕊的選情。FBI負責這些案件,卻無所作爲。大選後才公佈這是受普亭(Vladimir Putin)指使的俄羅斯駭客所為。

第三,在選前11天,柯米突然寫了一封信給國會,在希拉蕊助手阿貝丁(Huma Abedin)的丈夫韋納(Anthony Weiner)的私人手提電腦中找到了「與希拉蕊電郵門有關」的郵件,並宣佈將展開調查。這被廣泛解讀為「重啓電郵門調查」,並暗示了希拉蕊將有可能被起訴。很多人都認爲,既然FBI能發出這個信息,那意味著手中一定有過硬的資料。於是選戰最後十天,在FBI招牌的加持下,依據維基解密信件炮製的有關希拉蕊的假新聞滿天飛,嚴重打擊了希拉蕊的選情。

但在選前三天,他又宣佈沒有新發現(現在說是阿貝丁的黑莓手機自動備份的結果),不會「重啓電郵門調查」。這證明柯米的行爲極爲輕率。但事件的影響已經無法消除。希拉蕊最後輸掉大選,柯米之舉甚爲關鍵。川普曾至少三次讚揚柯米「做得好」。

第四,FBI在選舉投票前已調查川普團隊與俄羅斯的聯繫,但柯米一直沒有聲張,直到「二次電郵門」之後,才被民主黨少數黨領袖瑞德(Harry Reid)爆料。但當時這些聲音被「二次電郵門」完全淹沒。俄羅斯干涉大選的真相及「川普通俄」的嫌疑,在選後才被FBI等情報機關公開。

這四件事中表面看來,第一件有利民主黨,其他三件有利共和黨。但第一件事只是有利希拉蕊,而不是有利民主黨:假設FBI作出了希拉蕊可能被起訴的結論,那麽民主黨就會換上副總統拜登(Joe Biden)或者桑德斯(Bernie Sanders),説不定獲勝機會更大。柯米對川普當選至關重要。

柯米之舉,尤其是輕率之極的二次電郵門,以及不同時公佈川普團隊與俄羅斯的聯係,嚴重違反了FBI政治中立的操守:FBI既是文官系統,本來就應該政治中立;FBI同時又屬於司法部系統,更應該遵守「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的傳統。按照瑞德的説法,他已經違反了要求公務員中立的《哈奇法》(Hatch Act)。這樣看來,柯米被炒乃是理所當然的,並不冤枉。

RTS14ZLN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問題是,川普這時炒柯米,卻無法令人相信是因為這個原因。

柯米在大選結束後,在歐巴馬(Barack Obama)的支持下,陸續公佈大選期間有關俄羅斯干涉美國大選,以及川普陣營是否在大選中「通俄」的調查。經過一輪調查,柯米已經找出證據「普亭指使俄羅斯駭客干涉美國大選」,也證明了前國家安全助理佛林(Mike Flynn)一直受外國雇傭。只是目前似乎沒有證據顯示川普直接與俄羅斯聯繫。但一個「缺失的環節」就是,如果川普對其陣營的人「通俄」知情,那就證實川普參與「通俄」。於是,而佛林則成爲這個思路的突破點。

目前美國國會調查俄羅斯干預大選正以「佛林與俄羅斯人的聯繫」為突破口,「漸入佳境」。週一,同樣被川普突然解僱的前司法部副部長葉慈(Sally Yates)在國會作證,說自己早在川普上任後兩天,就告訴川普的法律顧問,佛林或已被俄羅斯脅迫,但川普置若罔聞。這比此前傳出川普最早得知佛林可能「通俄」的時間再提早了兩星期。而隨後又曝出,歐巴馬在選後兩天第一次與川普會面時,已經告訴他,佛林這個人有問題,建議不能讓他擔任國家安全助理這個重要的職務。現在不清楚歐巴馬當時是否點出佛林「通俄」,若有提及,則川普知道的時間就更早。

那麼川普爲什麽拖到二月下旬才因為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被佛林誤導而炒佛林?是否意味著他早知佛林「通俄」,所以對葉慈與歐巴馬的警告都「無感」呢?這都成爲調查關注的重點。如果川普知道當時身為競選顧問的佛林「通俄」,卻又置若罔聞,享受俄羅斯干預大選的成果的話,那麼川普自己是否也「通俄」,就更具爭議了。

就在川普解僱柯米當天稍早,聯邦檢控官向佛林的助手發出傳票,為調查佛林拉開法律序幕。而稍前,柯米還向司法部申請「通俄案」的調查經費。而這時炒柯米,有極大嫌疑是爲了阻止柯米調查自己。

輿論一開始就把川普解僱柯米,與1973年水門事件中,尼克森(Richard Nixon)總統在「星期六之夜大屠殺」中一舉清洗司法部相提並論。但實際上,兩者仍有分別。尼克森當年要解僱向自己發出傳票要求交出白宮錄音帶的特別檢察官考克斯(Archibald Cox),而司法部長理查森(Elliot Richardson)及副司法部長洛克肖斯(William Ruckelshaus)都不肯執行命令而選擇辭職。但在川普炒柯米事件中,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與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卻站在川普一邊。而且FBI總管職務遠比司法部長非政治化。司法部長是政治任命的官員,FBI總管正常的期限是10年,不是新總統政治任命的職務。

白宮發出聲明:不是川普要炒柯米,他只是聽從了司法部長塞申斯的建議,而塞申斯又聽從了4月26日才上任的副司法部長羅森斯坦的建議。而根據羅森斯坦的信,柯米在希拉蕊電郵門上的過失是解雇的原因,主要是三點:

第一,柯米在去年7月為電郵門蓋棺定論,認為「希拉蕊極端不小心,認為沒有一個理性的檢控官會對希拉蕊提出檢控」。羅森斯坦認為,FBI主管的權限不包括是否應該起訴,決定應該由司法部長作出,柯米篡奪了司法部長的權力。

第二,柯米不應該在此後開記者會,散佈對希拉蕊不利的言論(比如希拉蕊如何「極端不小心」),因為這違反了FBI對已經免於起訴的人,不散佈負面消息的傳統。

第三,去年10月底的「二次電郵門」,柯米在給國會的信中,提及自己不想「隱瞞」新得到的消息(指在希拉蕊助手阿貝丁的丈夫韋納的私人手提電腦中找到了「與希拉蕊電郵門有關」的郵件),但羅森斯坦認為,這種做法是錯誤的,因為保持沉默並非「隱瞞事實」,而是長期以來FBI所遵從的「不公開非公眾信息」的政策。

他總結:柯米在處理電郵門上嚴重犯錯,是為數不多的幾乎所有來自各方面的人都認同的事,所以必須要炒柯米。

RTS14YVY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上述指控有些頗有疑問,比如第一項指控,當時的司法部長林奇(Loretta Lynch)早已宣佈,無論柯米做出什麼結論,都會按照該建議決定,這相當於把權力賦予了柯米,而事實上,最後結案也是林奇宣佈的。這很難認為是柯米篡奪了權力。最大的問題是,雖然民主共和兩黨都對柯米不滿意,但不滿意的方向卻極不一樣。

雖然技術性說來,白宮確實可以稱,川普是根據羅森斯坦的建議炒柯米。但隨後政府内部出現了「自打嘴巴」的羅生門。《紐約時報》在當天報導,川普要塞申斯找個理由炒了柯米。在星期四,川普更在接受NBC電視訪問時說,「無論司法部是否建議炒柯米,自己都早已決定要炒他」。害得白宮發言人隨即在新聞發佈會上又說,川普的説法與白宮之前的説法沒有矛盾,更顯得整個政府前言不搭後語。

但實際上是川普自己的意思。在川普當選後,曾與柯米一起吃飯,根據柯米的説法,川普兩次要求柯米對他「效忠」,但柯米只答應對他「誠實」。川普對情報機關極爲不滿,一再貶低情報機關,與情報機關關係緊張,經常洩密。如果權力最大的FBI總管對他既不效忠,又追查通俄案,那對他極爲不利。柯米在被炒前向司法部要求偵查通俄案的經費,可能成爲怒炒柯米的最後一根稻草。

白宮副發言人說解雇柯米意味著「是時候忘記俄羅斯案件向前走」 。但川普此舉能否Move On,殊為可疑。第一,這個解雇只會為「通俄」案調查火上澆油,難以結束調查;第二,解僱柯米此事,引發新的爭議,甚至還可能引發新的彈劾案,戰線進一步拉長;第三,柯米肯定掌握一些尚未公佈的線索,現在被炒反而可能暢所欲言;第四,FBI很難就此被川普控制,代理FBI主管說上下都支持柯米,炒柯米會進一步加劇情報機關與川普的緊張關係,讓更多情報流出。總之,川普越想盡快結束「通俄案」,可能就越事與願違。

果然,在本週就爆出兩件大事,加快了川普下墜的軌跡。

本週一,先是《華盛頓郵報》爆出川普在上週三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Sergei Lavrov)見面時,疑似「在吹噓自己掌握很多情報時」,向俄羅斯透露了高度機密的情報,涉及「伊斯蘭國」恐怖分子利用手提電腦襲擊飛機的細節。消息是盟國(後來證實是以色列)向美國分享的,根據媒體的說法,它的級別如此機密,美國甚至不能向「五眼聯盟」(美英加澳紐)這最親密的英語國家夥伴透露,分享給其他國家必須得到以色列同意方可,這樣洩露機密,可能會影響以後的合作。白宮第一時間宣佈媒體的報導是「錯的」(False),但川普在星期二的推特中,已經承認了向俄羅斯透露情報一事。

雖然如他所言,總統有權透露一切信息,所以很難說他違法;但此事的關鍵不在於是否有權,而在於是否謹慎與負責任。正如美國總統有權發射核武器,不等於就可以隨便下令,道理是一樣的。對川普來說,更重要的危機在於,他與俄羅斯人會面是機密的。消息如何透露出來,自然是情報機關的傑作。

週二更加震撼的消息,是《紐約時報》爆出,在解僱佛林當天,川普與柯米有一次會面,川普專門把原先與會的彭斯等人請出去,在單對單的情況下,向柯米要求「放佛林一馬」(I hope you can let this go),不要再調查佛林。柯米在會面後,立即詳細寫下一份備忘錄,記下每句對話。《紐約時報》正是得到了這份資料。

雖然川普不希望柯米調查通俄案路人皆知,但如此露骨地要求柯米不調查,已經屬於妨礙司法公正,已經有理由展開調查與彈劾了,國會已經要求取得柯米備忘錄再進行聽證。柯米寫有這份備忘錄,顯然是為自己留下後路,如果川普不炒他,他可能不拿出來。現在拉破臉面,川普可謂自食其果,後果太嚴重了。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