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聲大雨點小的「一帶一路」,真是「中國式的殖民計畫」?

雷聲大雨點小的「一帶一路」,真是「中國式的殖民計畫」?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球化普及的今日,不太可能藉由鐵路運輸或經貿架構來傳遞中國文化,而是中國有機會利用這個橫跨歐亞大陸的「一帶一路」,改寫長年以美國為核心的世界貿易規則。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今年5月14日至15日,中國主導的「一帶一路」在北京舉行合作論壇,聲勢浩大。習近平在會議上宣示,要在這項合作框架最重要的「絲路基金」增資1,000億人民幣,提供各國基礎建設的貸款也擴大到3,800億人民幣規模。

雷聲大雨點小,「一帶一路合作論壇」許多國家態度超冷淡

原先預計在這兩天的會議結束後,中國要與各參與國簽署合作備忘錄,但就在這個環節出現了問題。中國政府推動政策雖頗有「效率」,不過長期令人詬病之處就是「不透明」,許多歐洲國家對於中國在「一帶一路」龐大經費預算的不公開表達擔憂。

再者,有部分歐洲媒體形容這是「中國式的殖民計畫」,由中國銀行主導各項基礎建設的貸款、資金發放,等於是由中國間接主導他國內政,引發歐洲多國的疑慮,因此在最後關頭決定收手,不願為中國「背書」。

另外,印度與巴基斯坦長期有國界糾紛,範圍即是今日的喀什米爾;但中國與巴基斯坦的合作計畫,卻包含這段兩國爭議性的邊界,讓印度在「一帶一路」會議開始前就表態不會參加。加上中國讓前幾天試射飛彈的北韓代表出席,引起美國在內的各國一片譁然。

原本預期會造成轟動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卻引起各國因不同理由而出現的負面情緒,最終變成「雷聲大雨點小」的領袖聚會。習近平這場外交大戲,以意外的悲劇形式收場。

「一帶一路」到底是什麼?鬆散卻範圍廣闊的合作倡議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3年9月7日訪問哈薩克納扎爾巴耶夫大學(Nazarbayev University)時,提出一套新的經濟合作倡議:「絲綢之路經濟帶」。

「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簡稱為「一帶一路」(One Belt, One Road, OBOR)。中國歷史上相當重要的「絲路」,分別有陸上與海上兩條路徑,「一帶一路」的概念是便是建立於此。

「一帶一路」的內容雖是現代經濟合作,習近平卻借用歷史名詞「絲路」來命名,除了貿易對象與古代絲路接近之外,更重要的是絲路所涉範圍相當廣泛,幾乎所有歐亞國家都可以納入合作架構。

利用絲路來作為中國與中亞、甚至是歐洲國家互動的管道,法國東方史學家魯保羅(Roux, L.P.)早在1997年就提出類似概念。

魯保羅《西域文明史》(L’asie Centrale Histoire et Civilisations)的其中一小節,以〈會有一條新的絲綢之路嗎〉作為標題,內容多處直指中國在絲路經濟上的發展潛力,與「絲綢之路經濟帶」有許多呼應之處:

對於西域經濟,可能是中國掌握著一張最佳的牌,也就是振興穿越新疆的絲綢之路。……無論如何,人們都不能懷疑,新疆鐵路必然會成為將遠東與泰西聯繫起來的交通大軸心的中樞神經。……西域及其財富將會打破封鎖。……今天,我們發現一條道路基本上重複了古絲綢之路的路線,以解決國際貿易的永久問題時,人們多少還是感到有些驚奇。

古代絲路為中國帶來了西域的各項物品,包含苜蓿、葡萄、胡麻(芝麻)、胡餅(燒餅)、胡椒、西瓜等食物,還有屬於文化層面的佛教、歌舞、歌曲等,真正的貿易行為似乎並沒有想像中的興盛,因此就貿易量而言,絲路所扮演的經濟角色並沒有非常吃重。如同韓森教授(Valerie Hansen)在其著作《絲路新史》(The Silk Road:A New History)所言:

絲路不能算是一條商業路線,不過它具有歷史重要性——這個路線網成為地球上最著名的文化動脈,溝通著東西方的宗教、藝術、語言與新技術。

中國具有歷史、地理上的傳統與優勢,是重新發展絲路經濟最有利的國家,因此這項經濟計畫提出後,中國與絲路沿線各國提出許多區域型合作計畫,作為「一帶一路」的細部架構。加上以貨輪、港口貿易為主的「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一帶一路」將古代中國陸上、海上絲路都納入經貿合作範圍。

由此可知,中國提出「一帶一路」的說法,是希望藉由絲路響亮的稱號,來達成擴大經貿合作之目的。

「一帶一路」由六大經濟走廊作為平衡區域發展的框架,分別是涵蓋歐洲的「新歐亞大陸橋經濟走廊」、阿拉伯世界的「中伊土經濟走廊」、直指東南亞國協的「中新經濟走廊」、印度洋沿岸的「孟中印緬經濟走廊」、巴基斯坦的「中巴經濟走廊」,以及連通西伯利亞的「中蒙俄經濟走廊」,總計涵蓋65國、區內人口近50億。

雖然中國官方對「一帶一路」具體經貿細節措詞含糊,但從國務院所公布的計畫方向中可知,基礎交通建設是中國的主要目標,「一路」是以海上貿易的形式進行,相對需要新增的建設規模較小,這就讓「一帶」的重要性與日俱增。

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路線圖,圖表製作:關鍵評論網 Loso
中國舞劍,意在建設:400億「絲路基金」先行,為了平衡發展與消化產能

2014年11月8日,習近平宣布投入400億美元,成立「絲路基金」。絲路基金的成立宗旨,是要讓「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的基礎建設提供融資,其中以鐵路、公路系統為優先。在中國國務院所公布的計畫方向中,還有針對各省區的任務分工,其中新疆因地理位置被設定為絲路經濟核心區,鄰近的甘肅、青海則受惠而加速開發,寧夏還要設立「內陸開放型經濟試驗區」,若將這幾個西北省區的未來規劃進一步思考,即可發現中國「一帶一路」的重點為何要鎖定於基礎建設。

中國在朱鎔基擔任總理期間即制定出「西部大開發」的政策,目的是用東部沿海省份的發展成果,提升西北地區的經濟與生活水平。雖然「一帶一路」並不是西部大開發的一環,但同是對西北地區的基礎建設著力甚深,藉由「一帶」必經西北的地理因素,趁勢帶動西北各地的交通建設,最終目標是平衡中國內部的區域發展。

再者,許多「一帶」的國家經濟發展不甚理想,這些國家的基礎建設也是中國願意先掏出400億美元的原因。以巴基斯坦為例,在「一帶一路」計畫提出前,中巴雙方即達成共識,將從新疆喀什修建鐵、公路至巴基斯坦瓜達爾港(Gwadar Port);「一帶」沿線國家眾多,若中國都能藉機進行基礎建設投資,不但有助於「一帶一路」貿易額的增長,更重要的是將中國所生產的鋼筋、建材等工業產品外銷至中亞、西亞、南亞與東歐,對近年趨緩的經濟成長與過剩的產能,可達到刺激效果。

英國《經濟學人》曾經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進行風險評估,不過也認為「一帶一路」是中國現階段非常重要的對外政策,原因有三

  1. 數字龐大。目前正在進行中的大小工程多達900項、8,900億美元,未來還會投入約四兆美元的資本額用於「一帶一路」各國的基礎建設。
  2. 外交布局。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曾在2014年將「一帶一路」視為習近平最重要的外交戰略,藉由商業、經濟影響力來增強中國在國際的實力。
  3. 顛覆傳統。以往國際貿易舞台是以美國為核心,分別發展對歐洲、亞洲的夥伴關係,但「一帶一路」卻是將歐亞視為一個整體,並以中國為重心所在。
美麗神秘的「絲綢之路」,本有機會改寫世界貿易規則

「一帶一路」的經貿構想,在川普(Donald Trump)就任美國總統後的發揮空間更大。歐巴馬(Barack Obama)任內大力推動的「重返亞洲」政策,在川普上台後的發展還未明,「跨大西洋貿易及投資夥伴協議」(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 TTI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兩大貿易框架近乎破局,在美國重整貿易規則與外交戰略之際,中國的「一帶一路」剛提出時確實頗能吸引各國的注目。

歐洲正逢政治局勢動盪,美國也在新官上任三把火的煎熬之中,如果貫通歐亞大陸的「中歐班列」能夠在「一帶一路」的框架下,成為肩負貿易重任的商業之路,或許就能讓「絲綢之路」真正名符其實。

全球化普及的今日,不太可能藉由鐵路運輸或經貿架構來傳遞中國文化,而是中國有機會利用這個橫跨歐亞大陸的「一帶一路」,改寫長年以美國為核心的世界貿易規則。但目前各國對中國不夠透明、公正的指控和擔憂,已讓這個看似前途一片光明的「一帶一路」,出現一道難以弭平的鴻溝。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羅元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