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鯨遊戲」引恐慌,傳媒有責任謹慎報道

「藍鯨遊戲」引恐慌,傳媒有責任謹慎報道
Image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日引起關注的「藍鯨遊戲」未必直接導致多名青年自殺,但媒體若不小心報道事件,可能會有不良效果。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4小時求助熱線/電郵

  • 撒瑪利亞會︰28960000 / jo@samaritans.org.hk
  • 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23892222 / touch@sbhk.org.hk
  • 生命熱線︰23820000 / admin@sps.org.hk
  • 協青社︰ 90881023 / yoenquiry@yo.org.hk
  • 東華三院芷若園熱線︰18281 / ceasecrisis@tungwahcsd.org

近日香港媒體報道,所謂的「藍鯨遊戲」或「藍鯨挑戰」(Blue Whale challange)疑傳入香港,引起各界呼籲家長關注子女、防止自殺專家出來提供建議。雖然採取「寧可信其有」的態度,先提醒大眾以預防悲劇發生或者合理,但今次事件中,媒體的報道可能不幸有反效果。

(下文中不少提及的報道原文均為俄語,本人主要透過Google翻譯成英語及相關英語報道去理解,如有懂俄語的讀者發現錯誤,請不吝指正。)

先簡介一下,這個「藍鯨遊戲」源自俄羅斯,參與者要聽從「主持」指令完成50項「任務」,當中不乏自殘、令人精緒不穩的要求,而最後一項則是「結束生命」。最初關於「藍鯨」導致自殺的報道來自俄羅斯媒體《Novaya Gazeta》,該報道聲稱2015年11月至2016年4月期間,在俄羅斯城市發生的130宗兒童自殺案件中,大部份跟俄國社交網站VK(VKontakte)的一個群組有關。

死亡人數成疑

有部份本地傳媒指「藍鯨」令逾130名俄羅斯青少年自殺,數字應來自此報道。不過根據流言查證網站Snopes.com,該報道是指上述130宗案件中「最少80人」跟「藍鯨」有關,而非「超過130人」(但該報道的數字亦成疑問,詳見下文)。

2016年11月,俄羅斯傳出VK相關的「自殺群組」管理員Philippe Budeikin被拘留。根據網站「saint-petersburg.ru」刊出的訪談,Budeikin承認自己誘使青少年自殺,但聲稱他們死得快樂,自己給了他們現實生活中所沒有的溫暖、理解和溝通。然而Budeikin否認有130人因此自殺,他指只有17個——這個數字仍然無法證實。

《自由歐洲電台》(RFE/RL)今年2月亦有關於「藍鯨」的報道,提到當局指Budekin涉及15宗自殺案件,但同時引述其的律師Rostislav Gubenko表示現在只有一宗案件仍在調查,亦認為警方是受到媒體報道所引起的反應所影響,但沒有證據。報道又指法院授權警察拘留Budekin至今年5月15日。

參與者和主持

報道又指在調查期間,社交網站的管理員迅速刪除專頁、封鎖跟該「遊戲」有關的標籤。記者又跟十多個「藍鯨」參與者網上聊天,發現他們都沒有走得太遠,據他們描述「任務」通常是在身上或紙上畫一條鯨魚、割脈、在臂上以刀劃出鯨魚或其他圖案。但當中很多人都說,他們在網上尋找適用的圖片或以圖片工具製作,以完成「任務」。

亦有數個受訪參與者投訴他們遇到「假」的「遊戲主持」,一名15歲青年指有3個不同的「主持」給他的第二項「任務」是傳200盧布(約27.5港元)給他們,他沒有付錢,只是封鎖了他們。多數受訪參與者表示,他們參加遊戲是為了「騷擾主持」或「覺得有趣」,不過有少數承認希望自殺。

一名《自由歐洲電台》記者亦在VK偽裝成15歲女孩,聯絡所謂的「遊戲」主持,對方提到「不能回頭」,無法退出「遊戲」,但當這位不存在的女孩完成首項任務——在臂上刮出「F58」並把照片傳回(記者以電腦加工製成圖片)——後,這個主持就沒有再回應。

記者亦聯絡到數名「遊戲」主持,另一位主持對記者說︰「我是你的私人鯨魚」,解釋「遊戲」歷時50日,要完成50項任務,「我會幫你完成整個遊戲,最後一天是遊戲的終結。假如你死了,你就贏,如果你沒死,我們會幫你,你準備好了沒有?」這位主持承諾會在早上4時20分給記者首項任務,但那個時候其帳號已經被封。

假新聞?

《NetFamilyNews》的Anne Collier引述保加利亞更安全互聯網中心(The Bulgarian Safer Internet Centre)的Georgi Apostolov,指「藍鯨遊戲」的新聞為假新聞。Apostolov認為有關新聞帶政治目的,為普京政府「阻止誘使青年自殺」的計劃鋪路,更指有數名俄國政客已指「西方情報部門」或「烏克蘭民族主義者」是遊戲設計者,用以「消滅」俄國年輕一代。

這個見解未能證實,不過Apostolov質疑「藍鯨遊戲」的新聞不無道理。例如他指至今當局只拘捕了一名21歲男子,涉嫌成為「藍鯨」的主持,但因證據不足仍未展開聆訊。Apostolov又質疑,以俄國警方及秘密警察的效率,不可能在超過一年後仍未發現其他疑犯。他擔心的是,有自殘或自殺傾向的青年或會以「藍鯨」為借口,避開不說出他們真正要面對的困難。

Snopes.com的查證亦提到,上述Budeikin的訪談被小報引述,但未能確認任何內容,對於「藍鯨」導致數以十計的青年自殺這個說法,結論為「未經證實」。該查證文章於今年2月27日(英文媒體開始報道「藍鯨」的時間)刊出,並在5月10日作最後更新。

傳媒應謹慎報道

回到香港,近日本地傳媒「報道」指「藍鯨遊戲」傳至香港,主要是根據Facebook專頁「名校Secrets」上,有自稱港大學生的匿名貼文,無法確認是否屬實。

當然,萬一真的有青年參與類似「自殺遊戲」,確實須盡早防範,以免待悲劇發生方發現太遲。然而在「藍鯨遊戲」相關報道成疑的情況下,誇張報道可能變相為「藍鯨」宣傳,不慎弄假成真,甚至令部份本身有自殺傾向的青年傷害自己。

另外,正如英國的更安全互聯網中心(UK Safer Internet Centre)引述意見指出,這類新聞或會令成人只注意特定細節,而忽略了其他傷害或虐待的跡象。不恰當的報道除了製造恐慌外,亦會令人放錯焦點,無法對應青少年的真實需要。

佛羅里達大西洋大學犯罪學家及網絡欺凌研究中心總監Sameer Hinduja博士表示,因為人人都在談「藍鯨遊戲」,他的組織曾研究過這個議題,但未能發現任何自殺跟這遊遊戲有關。Hinduja認為,由於每個人都害怕這個「遊戲」傷害青年,恐慌引起不少人談論,可能會引人自殺。他更指我們能夠單單從反應的方式,就讓虛構的事物變成真實。

研究中心的Justin Patchin亦擔心,即使未有任何自殺案件證實跟「藍鯨」有關,也影響到一些脆弱並想引人注目的青年。他指出,已有充分研究證實自殺具「傳染性」,僅僅是更多人談論自殺跟這個「遊戲」有關,亦有潛在危險。

Patchin認為重點不在於「藍鯨遊戲」是否真實,網上的確存在很多宣揚自殺的網站、鼓吹他人自殺的群組,今天可能是「藍鯨」,明天又會是其他東西。他建議家長應透過這個機會,跟孩子討論他們在網上可能遇到的內容(不論正面或負面),以及多溝通、培養良好關係,讓他們知道遇到麻煩時可以尋求其協助。

資料來源︰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