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的未解難題:從「翁山大橋」的命名爭議看緬甸少數民族的悲哀

緬甸的未解難題:從「翁山大橋」的命名爭議看緬甸少數民族的悲哀
Photo Credit:Takeaway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翁山遭暗殺後,軍政府上臺,緬族的將軍們不旦沒有遵守《彬龍協議》,反而提出「大緬民族」主義這個單一民族政策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緬甸孟邦(Mon State)最近為一座新落成大橋的命名吵的沸沸揚揚,近一年來地方民眾無數次走上街頭抗議,國會議員為此爭論不休,還疑似因地方長官和中央嫌隙最後引咎辭職。當地民眾的不滿更不斷升高。

事發原因在於橫跨薩爾溫江的一座新建成大橋,原命名為「薩爾溫大橋」,但執政緬甸全民盟國會議員建議大橋以翁山蘇姬的父親為名,更名為「翁山將軍大橋」。這讓當地孟族人十分不滿,認為以緬族為主的中央政府,漠視孟族文化歷史,宣揚緬族強勢文化。

這個橋樑命名提案最終在國會通過,但造成了當地民眾極大的民意反彈。在今年4月的國會議員補選中,全民盟敗給了在野的聯邦鞏固發展黨侯選人,而該黨在國會中對「翁山將軍大橋」更名提案持反對意見。

597px-Salawin_river_at_Mae_Sam_Laep
Photo Credit:Takeaway CC BY SA 3.0
緬甸和泰國交界處的薩爾溫江

翁山將軍是帶領緬甸脫離英國獨立的軍事領袖,但在緬甸正式獨立前被暗殺身亡,此後被緬甸人民尊稱為國父。他是仰光大學高材生,在學生時代便積極投入社會運動,力圖讓緬甸脫離英國獨立。後來,他在日本協助下成立緬甸獨立義勇軍,也就是緬甸國防軍前身。他外交手段靈活,在情勢詭譎多變的二戰時代,周旋於日、英、中等大國間,幾經波折終引領緬甸獨立。未料在成立政府那日,被他一手策畫成立的國軍暗殺,緬甸從此進入軍政府獨裁時期。

翁山一生充滿傳奇,卻也飽受爭議。他雖然在緬族人心目中備受崇敬,但在緬甸其他民族心目中,卻未必如此。原因是緬甸於英國執政後期,少數民族大多擁有較高的自治權,許多民族都擁有自己的武裝力量,這些民族的文化、語言皆和緬族不同,故一旦英國統治者離開,獨立後的緬甸無疑陷入分裂的局面。

為此,翁山將軍在1947年2月9日至12日,與英國政府代表和撣邦、欽族、克欽族在撣邦彬龍鎮舉行會議,並簽署《彬龍協議》。內容為:除了國防與外交事務,緬甸各個少數民族地區享有充分自治,聯邦須對邊區提供財務援助,且各少數民族地區人民享有民主國家公民的各項權利與特權。

Aung_San_color_portrait
Photo Credit:wikipedia
翁山將軍

翁山遭暗殺後,軍政府上臺,緬族的將軍們不旦沒有遵守《彬龍協議》,反而提出「大緬民族」主義這個單一民族政策,不僅去除地方政府自治權,甚至在緬甸國內推行單一語言:緬語。

緬甸是世界上民族最多的國家之一,單單獲官方認可就有135種,其他佔人口部分百分比的華人、印度人和羅興亞人皆不在此列。緬甸全國上下通行超過一百種語言,單一語言政策的推行讓非緬民族的語言和文化都遭受到空前壓迫。民族語言教學被終止,緬族教師進入學校,教授對少數民族來說,尤如外國語言一般的緬文。由於緬文的強勢,各族人為圖生計逐漸緬族化,因此在少數民族心目中,他們是被翁山將軍所出賣,翁山將軍是一個騙子。

無論是政治權力限縮還是文化打壓,都讓許多民族對緬族中央政府深惡痛絕,一些民族起身反抗,其中又以民風剽悍的克倫族撣族最為強烈。十餘支武裝組織與政府軍的內戰,造成難以計數的人命傷亡,百萬人流離失所,至今尚未結束。

2807216_orig
Photo Credit:KNDO
克倫族保衛組織(Karen National Defense Organization )少將Nerdah Bo Mya

孟族生性溫和,不同於克欽、克倫般擁有地方武裝力量,在文化上還與緬族較為類似,甚至緬族文化是承襲自孟文化,現代緬語大多亦源自孟語,因此孟族在文化上擁有一種高於緬文化的優越感。然而,在單一語言政策實施和緬族政府的打壓下,孟語和緬甸其他百種通行語言般,逐漸式微。也難怪克倫族最具代表性發言人之一的阿倫梭烏(Alan Saw U)曾表示:「這是所有少數民族最氣憤的一點,他們竟不能教、也不能學自己的語言」

相關評論: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