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be or not to be?中年真是舉棋不定的年紀啊!

To be or not to be?中年真是舉棋不定的年紀啊!
Photo Credit: Dorajim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40年後重回母校,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

文:傅月庵

1970年代唸臺北工專時,學校一堆日治建築:第一大樓、實習工廠、體育教室、風雨教室、游泳池、幼稚園……。其中有間紅磚小樓,成天門扉緊閉,門口掛著一個「省立臺北工專防護團」木牌,防護團跟民防有關,防空、防化學攻擊什麼的,偶而從玻璃窗往內窺視,幾張辦公桌,一排防毒面具掛牆上,奄奄長鼻彷若被宰殺的小象頭標本。

幾十年後,所有日治建築拆光光,平地起高樓,連那個340公尺的運動場也不見了。碩果僅存的、獨一無二的,就剩那間紅磚小樓,如今被命名為「紅樓」,還成了市定古蹟。

幾個月前,忽然接到母校來電,說是紅樓整修完畢,有個揭幕儀式,想找個校友去演講,找來找去竟找到我。

「我是很不成材的校友,從沒捐過錢,也沒認過桌,五專讀六年,還是三修補考才畢業的。」校友會每年校慶辦桌,可認桌,像選舉餐會。
「沒關係啦,就是回學校跟學弟妹聊一聊,講講往事,你比較不一樣,可以給點不同的刺激。」真的嗎?不同的刺激!?
「我老亂講話,口無遮攔,恐怕搞得天下大亂……。」
「傅老師客氣了……」

總之,趕鴨子上架,跑不掉,只好硬著頭皮上了。校方很慎重,一個月前就來問題目?我想了想,反正也講不出什麼好東西,幸好只有一個小時,就扯扯「工專教我的那些事」(譬如作弊啦逃學啦……),隨即被打槍:「工專」可否改成「臺北工專」,我一聽樂了,當下答應,也找到開講的梗:「只有工專,哪來台北?」

上禮拜收到請柬,一看嚇人,致詞長字輩一路排開,館長、校長、文化局長、教育部次長、校友會總會長。代誌那ㄟ舞這大條!?這些長,想必個個西裝革履,奮發有為,其中加顆短褲、T恤、涼鞋的懶散魚頭一起揭牌,那畫面……光想就好笑!
 
「有個人受邀到天體會演講,幾經掙扎,終於克服心理障礙,尊重主辦方,全裸出席;到了會場,一進門差點昏倒,原來為了尊重演講人,全體會員一律穿上衣褲聽講座……」笑話這麼說。
 
說真的,隨著日子一天天接近,少有的為了「俺到底是脫還是不脫?to be or not to be?」而有點苦惱了。

――40年後重回母校,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中年真是舉棋不定的年紀啊!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王陽翎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