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例一休是血汗醫護的照妖鏡——兼談解決之道

一例一休是血汗醫護的照妖鏡——兼談解決之道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一例一休政策實施前,醫護人力早就長期緊繃,實施勞基法新制就如同照妖鏡,讓問題一一浮上檯面現形。根本解決之道是要讓不論醫院或是診所都提高合理的受聘人力配置標準,別再剝削或壓榨原本就血汗的醫護藥人員,另方面也要扭轉現行不合理的就醫用藥醫療體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朱顯光(醫改會副執行長)

台灣醫護人力配置規定本來就偏低,不論醫院或診所都不願意改善勞動條件或增聘合理的人力。結果導致受雇的醫事人員血汗過勞,領有執照的護理或藥師在勞動條件沒保障的情形下執業比率也不高。在一例一休前,人力就長期緊繃,實施勞基法新制就如同照妖鏡,讓問題一一浮上檯面現形。

根本解決之道,還是要讓不論是醫院或是診所都提高合理的受聘人力配置標準,別再剝削或壓榨原本就血汗的醫護藥人員。另方面應該要扭轉現行不合理的就醫用藥醫療體系,例如論人計酬家醫責任制度,取代現行醫師愛衝量或病人愛看病拿藥的論量計酬支付制度、還要建立團隊合作資源共享的醫藥分業分級轉診制度、假日或夜間輪值(諮詢)系統(例如日本醫師公會的做法),才能真正解決問題,讓資源能共享、受雇醫護有保障、民眾需求有管道。

漲掛號費關急診門診都只是鋸箭法。如果只是漲掛號費卻沒有增聘足夠人力,或是醫院關門診但醫護還是過勞,都可能淪為借題發揮或「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之伎倆。

42-72501235
僅示意圖,非台東醫院醫師|Photo Credit: Corbis /達志影像

有趣的是,為何醫界寧願漲掛號費,卻不願意由健保總額加碼來調高假日輪值看診之健保支付標準(診察費/藥事服務費等),箇中玄機,值得大家深究。更有趣的是,當年醫界爭取到將掛號費從醫療費用中切割,由當年的衛生署長張博雅透過行政函釋認定掛號費不屬於醫療費用(算行政費用),所以不受醫療法有關醫療收費標準應由衛生局核定之規範,可由診所自訂。但現在又說為了要反映醫護藥的專業人力成本,所以要漲掛號費。

明明醫事人力費用就是醫療費用,為何可以說改就改到不屬於醫療費用的掛號費來調漲呢?!那掛號費究竟算不算是醫療費用呢,還是掛號費是可自行解釋認定、藉以讓醫界調解反映各種成本的「特別費」呢?

而我們最擔心的是大醫院急診可能受到的衝擊。因為醫改會的調查本就顯示九成醫護認為急診人力本就是硬塞的、高度不足的!如果在家醫責任制度與分級醫療未落實前,也沒有國外急、門診的分流設計,診所及醫院關診最可能讓擠壓至急診看診,假日衝急診的威脅可能更形惡化,必須嚴密監測與預應準備。

本文經台灣醫療改革基金會授權轉載,原文以〈醫改會怎麼看「一例一休」對醫療業的衝擊〉為題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