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轉型再生能源只花了十年,台灣要花幾年?

德國轉型再生能源只花了十年,台灣要花幾年?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持平而言,政府在能源議題上做了不少努力,包括修訂《電業法》,確定了非核家園與發展再生能源的方向;也透過太陽光電兩年計畫,以及風力發電四年計畫,確保政策落實的時程。然而,在政策的制定與落實之間,綠色和平仍期待政府可以投注更多心力。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蔡絲婷(綠色和平再生能源專案主任)

蔡英文政府上任即將滿一週年,對於你而言,代表著什麼樣的意義?忙碌的日子,常常會讓我們忘記去檢視那些關乎生活的重要政策。對此,綠色和平作為一個獨立的環保組織,我們嘗試在能力可及的範圍內,從能源所涵蓋的不同領域,仔細檢視當初的政治承諾是否被實現,同時提出實質的政策建議。惟有時刻的監督,我們才能確保政府的施政,是逐步朝往環境永續的方向。

能源轉型,怎麼轉?

檢視蔡英文政府的能源政策,基本上是建立在2025非核家園,同時提升再生能源的發電佔比到20%的基礎上。蔡政府認為,「只要能提出能源轉型計畫並加以落實,就可以打造一個就算沒有核電,也不會缺電的非核家園。」按照政府的規劃,我們可以將能源轉型的重點區分成兩大塊,一是加速再生能源的發展;此外,就是加強節電與需量反應的措施。簡單來說,一個是增加供給,另一個則是從減少需求與更靈活的電力調度著手。

修《電業法》是綠能發展的第一哩路為了加速再生能源的發展,政府首先推動了《電業法》修法,從「綠能先行」的角度,分兩階段修法。第一階段先開放再生能源業者可以透過不同的方式,直接售電給用戶端。這將會是一個多贏的局面,對於企業而言,可以透過綠能的採購,降低製程的排碳,進而增加企業的綠色競爭力。對於綠能業者來說,則是有了更多的市場支持,進而可以獲得更多資金去投資再生能源設備。在供給與需求互相配合之下,再生能源市場就可以順利發展。

然而,根據台灣目前的發電佔比,再生能源約佔5%,要達到2025年20%的目標,等於是八年內要成長15個百分點。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非常具有挑戰性的目標。但參考國外的經驗,德國只花了十年的時間,再生能源比例從3%增加到2015年的33%,改變並非不可能,重點在於政府的決心與企業的響應。

圖一:105年發購電量結構
Photo Credit: 台灣電力公司
105年發購電量結構
推動企業簽署再生能源購電協議

綠色和平認為,加速綠能發展的關鍵在於企業的支持。修法是第一步,為的是建立綠能的發展基礎,但實務的運作上,仍需要搭配企業與再生能源業者之間簽署的購電協議(Power Purchasing Agreement,簡稱PPA)。

根據國際通商法律事務所Baker & McKenzie的研究,美國從2008到2012年間,再生能源僅增加650MW,但是之後因為企業積極簽定PPA,光是2015年的上半年,再生能源總量就新增了1.6GW,成長超過2.4倍,由此可知發展PPA將帶動整體再生能源市場的發展。

圖二:西班牙太陽能板
Photo Credit: 綠色和平
西班牙太陽能板

然而,目前台灣在簽署PPA的進展仍停滯不前,癥結是政府仍在訂定《電業法》的子法。包括代輸的費率、備用容量的負擔義務等,細部的規則若尚未到位,企業就無法全盤考量,進而去訂定合約。

能源局在《電業法》修法之後,盤點出有30個子法需要修訂,其中有19個被列為優先目標。若要企業加入響應的行列,子法就必須到位,期待政府可以力拼在今年底,完成相關的子法與配套。

綠能憑證需幫助再生能源發展

政府過去在發展綠電的政策時,並沒有同步規劃再生能源憑證(Renewable Energy Certificate, REC)的制度。所謂的憑證,就如同再生能源的身分證,主管機關會根據特定的標準,確定發電與用電端的使用量,並發出認可。企業取得綠能憑證之後,就可以在國內或國際的市場上,聲稱自己是使用純綠電。

關於憑證的制度,經濟部標檢局已經設立「國家再生能源憑證中心籌備處」,並且預計在6月發出第一張再生能源憑證。這確實是一個值得鼓勵的進展,顯見政府有心要將台灣的再生能源市場與國際接軌。

然而,若要成功與國際接軌,國際上對於憑證發放的審核標準,仍是需要參考的重要依據。例如,歐盟對於再生能源設備的認證,規定必須要是三年內新設的裝備,超過三年以上的設備,就不會核發憑證。此舉,就是要透過憑證制度,鼓勵業者更積極投資新設備,進而加速再生能源的發展。

總體而言,政府發展憑證的方向固然正確,但更需要確定的是,目前憑證制度要跟國際市場接軌,讓憑證不只是綠能的身分證,同時也是護照,可以在國際市場闖蕩。更重要的是,透過憑證制度的設計,可以幫助整體再生能源的發展,這就有賴於政府在政策擬定的過程,從更高的視野來進行思考與規劃。

建立再生能源交易平台

國際在討論再生能源的發展時,除了環境永續的面向,更多的討論是新興的綠色商業模式。目前規劃中的《電業法》子法與憑證制度,就像在架構綠能交易市場的遊戲規則。只要制度建立完善,就可以期待有更多的玩家投入,進而打破封閉的系統,讓市場可以更活絡。未來,期待政府也能夠建立透明與公開的再生能源交易平台,藉以促進更多元的商業模式。

綠色和平認為,政府應該更積極鼓勵企業投入潔淨能源領域,同時帶動產業轉型。過去台灣的製造與代工業,長期依賴低電價與水價,藉以競逐微薄的毛利。然而,在全球逐漸朝向綠色經濟的框架下,綠能使用與投入,不再是少數企業的專利,而是所有產業都需要加入的戰場。台灣的政府與企業,都應該要有強烈的危機感,並思考如何在能源轉型的過程,順勢帶動產業結構轉型。惟有如此,台灣才能在未來對於排碳規管更嚴格,與要求企業更永續的綠色貿易障礙中突圍。

省下一座核電廠

在非核家園的政策方向確立後,核電將會逐年退場,其空下的電力缺口,預計將會由天然氣與再生能源補上;與此同時,台灣的高溫也屢破紀錄,可以想見民眾對於用電的需求也會增加。在這種情況下,政府除了拼命蓋新電廠,是否還有其他更好的方式來度過能源轉型期間的陣痛期?對此,綠色和平認為,「節電」將會是影響能源轉型成敗的關鍵 。

雖然政府推出了各式政策來宣導節電,不論是工業或是住商用電,目標都是每年節電1%。然而,2016年的用電總量卻創了歷史新高,達到2,552億度,相較於2015年,增加了2.16%。由此可見,政府在節電的宣導,特別是執行層面,仍然有許多需要進步的空間。

圖三:首爾公車亭
Photo Credit: 綠色和平
首爾公車亭

倘若台灣無法有效落實節電,那麼,蓋再多的電廠也無法滿足無止盡的用電需求。參考南韓首爾市「省下一座核電廠」的經驗,在2012-2014年政策推行三年期間,南韓全國用電量上升5%,首爾用電量卻不升反跌4%;同時,儘管總用電量下降,首爾的經濟仍持續成長。首爾市用行動證明,透過各種創意的節電措施,除了可以降低總用電量,更不會傷害經濟的發展。

重建政府信任感與提高行政效率

持平而言,政府在能源議題上做了不少努力,包括修訂《電業法》,確定了非核家園與發展再生能源的方向;同時,也透過太陽光電兩年計畫,以及風力發電四年計畫,確保政策落實的時程。這些都是值得鼓勵的部分。然而,在政策的制定與落實之間,綠色和平仍期待政府可以投注更多心力。

圖四:行政院兩階段修法
Photo Credit: 經濟部能源局
行政院兩階段修法

特別是政府在擬定政策時,應該把相關的利害關係人找來一起討論。然而,在當前民眾不信任政府,政府也不敢相信民眾的氛圍下,政府更應帶頭突破不信任感,邀請關心政策的民眾一起參與討論,而不僅是被動回應民眾的問題。畢竟社會對於能源轉型的目標一致,只是對於執行的方式有不同的期待。

此外,在提高行政效率的部分,行政機關是否有相對應的資源與人力,將會是政策是否有效落實的關鍵。未來,政府應建立合理的程序,同時確保有足夠人力處理相關業務,並善用科技提高行政效率。

回顧新政府上任一年,在核電逐年退場與氣候變遷的雙重壓力下,新政府仍踏出能源轉型的第一哩路,只是未來仍然要持續努力,務必確保台灣能安穩走過能源轉型之路。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綠色和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