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我們可以不拿香拜拜嗎?」形式都是人想的,神明不會跟我們拘泥這種事

「媽媽,我們可以不拿香拜拜嗎?」形式都是人想的,神明不會跟我們拘泥這種事
Photo Credit: Taiwan Junior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每個男孩心中都有一個沈佳怡,那麼每個家裡有拜拜的台北國小孩,心中也一定有一個「行天宮」。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如果每個男孩心中都有一個沈佳宜,那麼每個家裡有拜拜的台北國小孩,心中也一定有一個「行天宮」。

像我本人和行天宮淵源就很深,從我長記憶開始,只要阿嬤或媽媽回家時,掏出米糕或龍眼乾叫我過去吃掉,我就知道她們去行天宮拜拜了。受到什麼奇怪的驚嚇(例如照鏡子看到自己)(咦),阿嬤會帶我去行天宮收驚。長大後遇到某些不順遂的關卡,覺得自己該不會是卡到陰吧?第一件事也是坐公車去請示關聖帝君,請祂cue我一個人生的方向。

題外話一下,後來我漸漸頓悟,人生說穿了就是一連串卡到陰的過程,才終於少去煩祂老人家。例如現在遇到解釋後、人家還是不肯相信你,徹底認定你就是十惡不赦的廖北亞之類的謬事,就隨便他去誤解吧,任憑他們腦中的妄念膨大吧。畢竟我不是醫龍,沒辦法背景音樂一出現,就能立刻掏出手術刀,華麗的把他們腦中的妄想瘤拆除啊。(謎之聲:妳在乘機置入性murmur什麼?)(不要問,很可怕XD)

最近行天宮宣布不用再拿香拜拜,還撤走香爐和大供桌,引起各界的人類激烈討論。我不免想起,我媽該不會在三十幾年前,就已經看到未來會有這一刻發生吧?(害我好想寫一本《我的通靈師老媽其實很雜唸》之類的輕小說喔)

小時候,我媽常帶我們去各地廟宇拜拜,通常她會準備一點水果或小餅乾(重點是拜完一定拿回家,怎麼可能會有忘在廟裡這種奢華事,因為大家都虎視眈眈stand by等著要搶食啊啊啊),但她不一定會拿香。有幾次我問她:

「媽媽,我們可以不拿香拜拜嗎?」

「只要你的心很虔誠,用手合十拜拜也一樣。『形式』都嘛是人想出來的,神明不會跟凡人拘泥這種事啦!而且我們不要這麼現實,想問事情才進廟裡拜拜,平常就要常來跟神明請安、跟祂打招呼,安奈才叫作『做人的道理』。」

在老媽的教育下,長大後去廟裡拜拜,我也不一定會拿香(除非是那座廟規定要先買五十或一百元的金紙和香),也不一定是想求神問卜時才去廟裡。好幾次和先生去拜拜,他問我剛才求了什麼,我說:

「我沒什麼事好求,我只是跟神明說『我又來看您了,您最近好不好啊?揪咪。』」

「喔……(汗)」

面對這個最近和冰桶淋自己一樣熱門的話題,對於「拜拜時為什麼要燒香」這件事,本人也感到十分好奇,因為我是個奮學向上的好人(有嗎),立刻就去查相關資料,結果在「兒童小百科」之類的清流好地方,找到非常驚人的答案。

悉達多王子(釋迦摩尼佛)出家後,經常在戶外例如森林等地方講經,問題是印度氣溫高,大家很容易聽到昏昏欲睡(這些人是跟虎媽借膽嗎?居然在野生的釋迦摩尼佛面前也敢睡啊我大驚),加上蚊蟲又多,所以才會一邊燒香驅蚊,一邊讓人保持心靈的清淨和大腦的清醒。後來佛教傳到東方,才慢慢演變成有「上香」、「捻香」、「過香」等等儀式。

我像學到一些有的沒的的新知識時,就去爸媽面前愛現的小孩子一樣,急呼呼用手刀跑去跟我先生大講這個人生的新發現:

「所以,燒香最最最原始的出發點,其實是『防睡裝置』耶!原來我老媽說的是真的,只要有心,用手敬拜,意念也能直達天聽。」

「嗯,我就知道岳母最睿智了(好諂媚的女婿)。」

*****這是結尾的分隔線*****這是結尾的分隔線*****

最後來說個「我覺得行天宮真是有個性啊」的小故事好了。

多年前(注意:寫職場文章,不管是何時發生的事,時間都要寫『多年前』。大家要銘記在心啊),我在公司受到老鳥女同事霸凌,心情超難受,於是想說「去行天宮求籤好了」。好不容易求到籤(有時關聖帝君覺得你自己明明就可解決,祂是不會讓你求籤的。那次我是鐵了心硬求,好孩子不要學),就抱著「喔耶,終於有人可以幫我解決這問題了」的輕鬆心情,跑去解籤處排隊。

輪到我時,解籤處的大哥問我「妳要問什麼」?我說公司有人會欺負我,每天去上班,就是存心故意這樣那樣的對我,我想請神明幫我指點迷津。大哥聽完,冷不妨說:

「受到欺負,妳為什麼不反擊?」

「欸……蛤?因為我怕反擊了,會被欺負得更慘……」

大哥提高聲量(你嘛小聲一點,大家都聽到了啦):「妳沒試過反擊,怎麼知道不行?不要碰到問題,就想依賴神明,自己先想想有什麼可以做的。假使妳採取行動,情況卻變得更差,我問妳,妳是打算一輩子在那待到老死嗎?」我用力搖頭,大哥說:「那不就好了嗎?妳還可以選擇離開啊!總之,遇到事情,自己先想一想!」

「呃……是!」

我完全沒想到是這種GTO鬼塚英吉式的棒喝超展開,最後被講到面紅耳赤的離開(可能是我還很年輕,大哥對我說話還真不矯飾。重點是你嗓門好大,大家都聽到了。羞>.<)。我回去後,蹲在牆角反芻這番話,於是跑去圖書館借了《變態心理學》、《辦公室裡為什麼有腦袋壞掉的肖仔?與之共處的38個方法》之類的好書研讀,還看了幾部描述霸凌的日劇(喔喔日本人好會霸凌人啊)(這種事不該讚歎吧),我終於想出解決方法,後來也和那個老鳥平安共處到我離職為止。

回首當年,我只能說:「謝謝你,9527。」不,是「謝謝你,解籤處的大哥」。不只如此,小時候我去收驚,身體扭來扭去亂動,還喀喀笑,穿天藍長衫的阿嬤會嚴厲的說:「現在我是在請神明保佑妳ing,妳要站好、站直。」整個就是好會教養小屁孩的表率。總之在我心中,行天宮就是個性的先驅,是帥氣的代表啊。

對於拿香拜拜與否,想必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意見,但我傾向在書中看到的這段話:

「如果你充滿虔誠,整個存在也會同時充滿神性。對我來說,這就是宗教。」

(本文作者為6歲起就去辦行天宮圖書館借書證,至今仍會去借書回家閱讀,而且不管有沒有拿香,內心永遠都很尊敬神明的人類。)

相關文章: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青小鳥』文章
Loader